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66章 凤二姑娘,皇上召您侍寝

时间:2018-06-06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就有宫女捧来衣裳请凤琼枝穿好,不由分说地带着她离开了这里,仍旧乘坐软轿回储秀宫。

    把她送走后,李福望了眼君天澜仍旧冰冷的脸色,又硬着头皮命人把殿中摆饰与拔步床全部换成新的。

    上百名内侍与宫女被调动起来,一时间乾和宫搬东西的搬东西、烧东西的烧东西,兴师动众十分忙碌。

    凤琼枝被送到储秀宫门口,被宫女请下了软轿。

    她裹着披风站在夜风中,一张俏脸苍白得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宫门在她面前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她知晓这储秀宫内,定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这里,盯着她是如何被原封不动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艳羡她的秀女,在得到侍女的回报之后,也定会暗地里嘲笑她……

    少女眼圈通红,踏着绣花鞋,心不甘情不愿地踏上了回寝卧的路。

    此时麦若也打听到凤琼枝被召侍寝,结果人过去了,也沐过身了,却没能在皇上的龙床上待上半刻钟,就又被送了回来。

    宫里的消息向来传得快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今夜皇上原是想召幸秀女,结果嬷嬷接错了人,而皇上却连将就都不肯,直接把凤琼枝送了回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柔软的锦被上打着滚,笑得直不起身。

    麦若抿着嘴,同样低笑。

    主仆俩正乐着,凤琼枝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去,只见少女在关上殿门后,那原本苦苦维持的温婉委屈表情,在灯火下瞬间化作狰狞。

    她大步踏进来,走到她的梳妆台前,把上面的胭脂水粉、珠钗首饰等物一气扫落在地!

    乒乒乓乓的声音,在寂静的寝殿中分外清脆响亮。

    凤琼枝的眼眶红得厉害,泪水在其中打转,最后溢出眼眶,顺着雪腮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她哽咽着奔到床榻前,把自己睡得被褥枕头全部掀翻在地,发泄般狠狠用脚去踩!

    她的两个丫鬟原本已经在偏殿睡着了,听见响动奔出来,却见她们小姐正满脸狰狞扭曲地折磨那床可怜的锦被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其中穿红衣服的上前,温声道:“小姐您怎么了?您不是在乾和宫伺候皇上吗?怎的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不问还好,这么一问,越发叫凤琼枝怒气冲冲,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!

    小丫鬟连忙捂住面颊,惊慌失措地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凤琼枝胸脯起伏得厉害,侧首盯向沈妙言,眼中冷意弥漫:“皇上召幸秀女,召幸的却不是我……凤妃夕,我出了这样大的笑话,你是不是很高兴?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所谓地滚进锦被里,只露出一双晶莹剔透的琥珀色眼眸。

    那眼眸水莹莹的,看起来无辜极了,仿佛是被凤琼枝惊吓到。

    然而转眼之间,那双妙目立即弯成了新月,小姑娘嗓音甜糯清脆:“是啊,我是挺高兴的。凤琼枝,你一倒霉,我就高兴。”

    凤琼枝猛然瞪大眼睛,尚未来得及说话,之前来过的掌事嬷嬷又闯了进来,朝沈妙言屈膝行了一礼,笑吟吟道:“凤二姑娘,皇上召您侍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“啥?”

    “皇上召您侍寝。”

    寝殿中瞬间寂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茫然地攥住锦被,连舌头都开始打结:“侍……侍寝?我?”

    “刚刚接人的时候弄错了,后来奴婢跟李公公仔细核实过,皇上召幸的确实是凤二姑娘无误。”

    掌事嬷嬷说着,抬手示意身后的宫女,扶着沈妙言去坐凤鸾车。

    只是她们的手还未碰到她,小姑娘骤然缩进床角:“我不侍寝!”

    掌事嬷嬷已然得了福公公的知会,知晓这个女孩儿在皇上心里不一般,于是好声好气地陪着笑,“姑娘可莫要使小性子,进宫的女孩儿那么多,姑娘可是头一个侍寝的,这是您莫大的荣幸呢!”

    “呸!这样的荣幸我可不要,你若稀罕,你去给那厮侍寝好啦!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,一头钻进锦被里,鼓囊囊一团鹌鹑也似。

    掌事嬷嬷一张老脸又青又红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侍寝,然而她这把岁数了,纵便是皇上不嫌弃她,她自己难道不会臊得慌吗?!

    对面的凤琼枝是又嫉又妒,努力敛去狰狞之色,柔声对那掌事嬷嬷道:“我这位二妹妹就是这般性子,她决定的事儿,一般是改不了的。嬷嬷还是去回禀皇上,请他另外挑选秀女侍寝吧。”

    掌事嬷嬷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凤家大姑娘虽是落落大方的态度,可话里话外,却无一不在给凤二姑娘使绊子。

    寻常帝王,哪里能容忍秀女拒绝侍寝?

    这是对皇权的挑衅。

    而此时,已有不少秀女被惊动,纷纷围在殿门外看热闹,窃窃讨论着沈妙言的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顾湘湘冷笑着踏进来,“琼枝,你这位好妹妹当真是给脸不要脸。旁人盼都盼不来皇上召幸侍寝,她竟然还如此不屑一顾。我倒是好奇,她究竟是不是在玩欲擒故纵?”

    四周其他秀女纷纷点头,看向沈妙言的目光充满了鄙夷,宛如是在看妖媚惑主的狐媚子。

    顾湘湘又冷眼睨向拱起的锦被,道:“别以为皇上白日里吻过你,心里就有你了。我表哥是天子,吻你不过是心血来潮。你可知今夜拒绝侍寝,是何罪名?莫非你认为表哥依旧会放过你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低沉的靴履踏地声慢慢响起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身着龙袍负手而来。

    殿中琉璃灯盏的光晕落在他的面颊上,令他看起来明晃晃宛若神祇。

    他睨向沈妙言的被褥,只见那拱起的一团正不断蠕动,可见小疯子大约在里面耍把式暗暗怒骂顾湘湘。

    众女见他过来,忙屈膝行大礼。

    顾湘湘在行过礼后,更是直接走到他身边,告状道:“表哥,这个女人不识好歹,竟然拒绝给您侍寝!”

    君天澜仍旧盯着拱起的被团,压根儿就不理睬她。

    他一想起那小疯子躲在被褥里抓狂的模样,就觉娇俏可爱得紧。

    男人的唇角,止不住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顾湘湘呆了呆,不可置信地盯着君天澜的脸。

    表哥他,竟然在笑?!

    ,

    顾湘湘:表哥,凤二如此不识抬举,定是在玩欲擒故纵,她不知廉耻想勾引你!

    君天澜(微笑):妙妙真可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