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62章 他有的是手段叫她臣服

时间:2018-05-2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……湘湘,我也不想做皇后的,可是万鸟朝凰并非是我能控制得住的,上苍非要我做皇后,我能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是凤琼枝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顾湘湘阴冷而尖锐的嗓音陡然响起:“我把你当朋友,却不曾想,你才是背后捅刀子的那个人!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欢表哥,如今却弄这什么万鸟朝凰,你是不是故意要与我抢表哥?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湘湘!凤家女进宫,乃是皇上亲自下的圣旨,我们哪里敢违抗?更何况,更何况如果我不做皇后,那么我二妹妹就会当选。湘湘,难道你也希望那个丑八怪凌驾在你之上吗?我其实,我其实真的也很希望当皇后的那个人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凤琼枝哭了,呜呜咽咽的哭声听起来十分悲怆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!凤琼枝,我算是看透你了,你与其他人也没什么区别,你们都想抢走我的表哥,你们都是故意与我为敌!”

    顾湘湘不知怎的,忽然很有些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凤琼枝紧忙柔声道:“从前有过一宫两后的事儿,所以湘湘你放心,等我当上皇后,我定然奏请皇上,也立你为皇后。咱们姐妹分别住在东西宫,共同侍奉皇上,岂不是一桩妙事?”

    顾湘湘大约是在考虑,因此外间安静下来,只有凤琼枝的啜泣声时不时地传进来。

    假山内。

    君天澜仍旧凝着被他抵在石壁上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小姑娘竖着耳朵,警惕偷听的模样,像是一只从窝里探出脑袋的兔子。

    莫名可爱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轻轻按压起她的唇瓣,捏扁揉圆,玩.弄成各种造型。

    沈妙言察觉到这人手指的不规矩,忙皱着眉头望过来。

    男人浑然不觉她警告的眼神,只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,添了一指捉住她的唇瓣,把它们弄成嘟起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沈妙言眉间皱得越发厉害,抬手欲要打开男人的手,却在半空中被他捉住手腕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着,又听到外面传来顾湘湘的声音:

    “的确,比起你,我的确更厌恶你妹妹。那样丑陋的模样,如何也能进宫侍奉我表哥?!就凭她的姿容,给我表哥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凤琼枝柔声道:“我妹妹品行不端,还勾搭过穆王殿下,这般不要脸的女人,我实在羞于承认她是我妹妹呢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又道:“那便说好了,将来不管咱们中谁做了皇后,必须得提携另一个人。咱们两姐妹从小就玩在一块儿,如今就算嫁给同一个男人,也须得地位平等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湘湘你放心就是!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只是远远看过你妹妹,就觉得她长得丑又嚣张。不如你带我回储秀宫,咱们联合其他秀女,狠狠捉弄她一下?也叫她知道,这后宫不是那么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听湘湘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大约是手拉手又走远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唇瓣,她和顾湘湘还真是宿敌啊,她还没去找她算账,这人自己倒是先找上了门儿。

    君天澜掰开她的小嘴,不许她咬住唇瓣,淡淡道:“听见你姐姐的话了吗?她们可是厌恶你得紧,这后宫中,唯有投靠朕,你才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看白痴般看向他,“就算没有你做靠山,你怎么就知道我活不下去?更何况,我进宫,并不是为了做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就像是火焰,若是靠近他,定然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    上辈子那般惨烈的爱,她再也不要经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进宫是为了什么?为了阻拦凤琼枝成为皇后,好叫她体味一番从云端坠落到泥土里的滋味儿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语道破沈妙言的心思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说话,只微微偏过头。

    算是承认。

    “凤二,对朕态度好些。毕竟这后宫里,若是没有朕的庇佑,你活不过五日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还真是小看我了,我这人没其他本事,就是命贱,轻易死不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不如你与朕打个赌,若五日之内你有求与朕,选秀结束时,你就得乖乖做朕的皇后,如何?”

    五日时间,他有的是手段叫她臣服。

    一旦她臣服,那么念念就有母亲了。

    这无关乎他爱不爱她,她是念念的生母,她必须留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轻笑,“那若是我赢了,你必须任用我为乾和宫的掌事女官,负责你的贴身事宜,可自由进出你的书房,如何?”

    听闻如今北部边疆战事十分激烈,五哥哥仍旧不肯放弃攻打大周的计划。

    若她能自由进出君天澜的书房,偷盗些军事布局图之类的东西,再请人偷偷传给五哥哥,想来也能叫五哥哥打一场胜仗。

    两人皆都算计得妥当,定下这个赌约后,沈妙言才信心满满地离去。

    而凤琼枝与顾湘湘原本打算捉弄她,只可惜回到储秀宫却没见着她的人影,无奈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御花园游荡了半日,直到傍晚才回到储秀宫。

    凤琼枝已经用罢晚膳,正在屏风后的浴桶里洗玫瑰浴,打算好好保养肌肤。

    她听见外间沈妙言回来的动静,温声试探道:“二妹妹今儿去哪里玩了,一下午都不见踪影呢。”

    圆桌上摆好了饭菜,沈妙言坐了,接过麦若递给她的筷箸,“去宫里转了转,叫大姐姐忧心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凤琼枝爱演这姐妹情深的戏码,她自然是要奉陪的。

    “宫里贵人多,妹妹可千万小心,莫要冲撞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在意地应着,开始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爱睡懒觉,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麦若从御膳房回来,无奈道:“小姐,御膳房的人说,过了时辰就没有饭食了,奴婢使了银子也不成。”

    坐在梳妆台前剔指甲的绿翘,没好气道:“这不是废话吗?宫里可是礼法森严,你们以为是在国公府啊?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搭理她,眼眸微转,便已料想到了缘由。

    宫里的人最是见钱眼开,不存在拿了银子却不肯办事的情况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,是君天澜暗中下了旨意,不准御膳房的人给她饭吃。

    ,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