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61章 妃夕果然爱慕朕

时间:2018-05-2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凤琼枝想着皇上到底是爱她的,唇角的弧度如何也止不住,笑吟吟在梳妆台前坐下,抬手扶了扶云鬓上的并蒂流苏发钗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她的侍女红笺过来禀报,说是顾小姐找她去御花园说话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去告诉她,我换件衣裳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红笺应了声“嗳”,立即去办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枕在脑后,抬眸盯向帐顶。

    镐京城还能有哪个顾小姐,必然就是顾湘湘无疑。

    方才选秀时她并未看见她,想来是通过顾家走了后门,直接绕过第一轮大选,到了这储秀宫。

    小姑娘眨了眨眼,瞳眸中暗意弥漫。

    凤琼枝走后不久,她也收拾了下,带着麦若往御花园而去。

    她对周宫十分熟悉,可惜在御花园绕了小半个时辰,却也仍旧没能碰到凤琼枝与顾湘湘。

    正无聊着打算回储秀宫,转过拐角,却正好碰到一名妆容华贵的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生得高挑纤瘦,珠钗琳琅,一袭藕粉宫装衬得她气色极好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了她一会儿,才想起来这位女子正是她当皇后时,与徐思琪等人一同进宫的盛晴。

    也是常常被盛雨挂在嘴上的姐姐。

    看其服饰,这些年她应当仍旧还是个婕妤。

    位份虽算不得高,可是后宫统共就没几个女人,她因为知书达理识时务,看起来大约也还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这些思绪只在沈妙言脑海中转了转,盛晴身后的宫女已然斥道:“你这秀女,冲撞了我家婕妤,如何也不知道行礼致歉?”

    盛晴抿了抿涂着嫣红口脂的唇瓣,也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了挑眉,她不过是在转角处遇见这盛晴,都没挨到她半边儿衣角,如何称得上冲撞?

    怕是盛晴当婕妤当得不过瘾,想在秀女们面前拿捏起架子来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盈盈一笑,微微福了福身子,“盛婕妤。”

    盛晴的宫女小心翼翼望向自家主子的眼色,又立即斥道:“你既识得婕妤,如何也不知赔礼道歉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折了枝花,眼中淡然,“婕妤安居后宫多年,大约看过太多花开花落。可你却能好好活到现在,可见比其他女子要聪慧许多。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,婕妤如今竟也开始试着走到前面,争宠献媚。你若本分,自然能谋得一个善终。可若是企图谋求不适合自己的东西,那么下场,与后宫中其他姑娘,大约也没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那宫女怒极,正要大骂,却被盛晴拦住。

    少女盯着沈妙言,杏眸中闪烁着思量,“听闻凤二姑娘长居青泥庵,原以为不过是泛泛之辈,没想到随意就能说出这么一番道理,倒是我小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被小瞧无所谓,关键还是婕妤自个儿的心思暴露地太明显。”

    盛晴拢在宽袖中的手早已攥紧成拳。

    她的确有着争宠的心思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打算在后宫中不争不抢安然度过一生,可对着镜子时,她才记起,她亦不过是二十余岁的女子,正是好年纪。

    春夜寂寞,她独自躺在香帐中时,也想被夫君疼宠,也想被人捧在手心。

    于是她舍弃了从前用来保命的安分守己,在面对即将进宫的秀女时,多出了许多敌意。

    她觉得,既然皇上愿意临幸这些秀女,那么自然也有可能临幸她们这些宫里的老人儿。

    她,还是有机会上位的……

    可是,面对这凤二姑娘的一番话,她突然又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对峙半晌,她终是只字不言地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望了眼这个女人的背影,她和她妹妹盛雨的性子全然不一样,若是能继续在这后宫里老实呆着,就算得不到帝王宠幸,却也能谋得一世荣华。

    端看,她如何抉择了……

    她正凝神暗思之际,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,忽然自旁边响起:

    “你倒是还有心思操心别人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只见身着龙袍的男人正在花间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他生着张极俊美的面庞,狭长的凤眸斜飞入鬓,瞳眸中蕴着浓若泼墨的深沉,叫人摸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揉着刚刚折来的牡丹,淡笑道:“若只凭一番口舌,便能叫我少去一名潜在敌手,岂非妙事?”

    “敌手?”

    男人咀嚼着这个词,缓步走到她面前,单指挑起她的下颌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纯净不染的眉眼,薄唇缓慢勾起浅浅弧度,“如此说来,妃夕是爱慕于朕,因为吃醋想要争宠,所以才称呼盛晴为敌手?”

    “呸!”沈妙言推开他的手,迅速往后退了一步,“你少自作多情,我为着什么进宫,莫非你还不知道吗?!”

    明明是这厮逼迫她进宫,却反过来成了她爱慕他!

    她从前怎么不知道,这人竟这般厚脸皮的?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落在她身后,忽然拦腰抱住她,带着她掠入不远处的假山里。

    假山里面十分黑暗狭窄,空气中弥漫着青苔的潮湿气息。

    她被君天澜抵在石壁上,顿时紧张不已,忙抬手护胸,“你,你要作甚?!”

    君天澜于黑暗中,借着超越常人的视物能力,面无表情地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小姑娘大约以为他要做什么坏事,吓得脸色都白了。

    他便这般叫她害怕吗?

    男人想着,目光落在她饱满宛若含珠的嫣红唇瓣上。

    那唇瓣看起来软嫩可爱,诱着人浅尝辄止。

    他想着,慢慢伸出一根食指抵在那唇瓣上,“嘘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立即意识到君天澜把她抱进来,是为了躲开旁人。

    她竖起耳朵,果然听见外面由远而近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假山,很快就停在了假山外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