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51章 万鸟朝凰,为她而来!

时间:2018-05-26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挣开她的手,冷冷道:“我如何,还轮不到你一个丫鬟多嘴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径直进了屏风。

    绿翘噎了下,还要追进去,麦若已经过来攥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她的力气极大,绿翘挣不开。

    两人对峙半晌,面对麦若冷冰冰的目光,绿翘的气势弱了下去,只得皱起眉头,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此时屏风后,水雾蒸腾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玫瑰的幽甜清香,十分好闻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乌青发丝皆被盘起,露出一截纤细白嫩的脖颈。

    纤纤玉指拈起几枚花瓣,慢悠悠地拂拭过嫩藕般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正凝神静思时,忽而想起今日众人们议论最多的万鸟朝凰之事。

    万鸟朝凰果真是因为凤琼枝而来?

    还是……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翻开手掌。

    右手掌心处,赫然有一个小小的金蚕印记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从北幕天池里苏醒时,在行宫里沐浴,身上还没有这个记号。

    后来随着她南下镐京,越是靠近这座城池,手掌心的这枚标记就越发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这枚金蚕,还是当年在魏北鬼市里,鬼帝叫她服食的。

    那日他说的话,她仍旧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——凤凰非浴火不得重生,我给你做了标记,愿你浴火重生那日,凭着金蚕印,有凤来仪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她心中逐渐浮起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鬼帝早就知道了她会重生吗?

    他怕她归来时,他的弟弟不知道她在何方,因此特意给她做了标记。

    万鸟朝凰,为她而来,却也是为君天澜而来!

    沈妙言慢慢合拢掌心。

    如果凭此推断,鬼帝应当能猜到凤妃夕就是她沈妙言。

    那么,他会告诉君天澜吗?

    可是看君天澜的态度,他分明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小姑娘在水雾中颇有些烦恼,慢慢把整个身子沉进了水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绵的灯火不见尽头,照亮了这片漆黑的地底。

    高楼四起,长街繁华。

    这里是镐京城的鬼市。

    鬼市最中央是一座巍峨磅礴的七星楼,此时楼内灯火通明,丝竹管弦声四起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最高的七楼之上,一位面容英俊的高大男人,穿霜白中衣,衣襟大敞着露出健硕的胸肌,随意披着件暗紫色绣金芙蓉大氅,慵懒地斜倚在窗弦上。

    他凝望远处的黑暗,指尖端着一柄小手指粗的紫金细长烟杆,正慢条斯理地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姬如雪牵着佑姬和鳐鳐进来,笑眯眯道:“夫君,快看谁来了!”

    君天烬遮掩般将细烟杆熄灭藏好,含笑走到两个小姑娘跟前,先把鳐鳐抱起来,拿生了些胡茬的下巴去戳她脸蛋,“鳐鳐可是好久没到伯伯这里玩了,今晚过来,定要玩个痛快才好。”

    鳐鳐被他的胡茬弄得痒痒,忍不住咯咯笑起来,乖乖点点头。

    姬如雪招呼两个小女孩儿吃了好吃的宵夜,才让碧落黄泉带她们去逛鬼市,买些喜欢的小玩意儿。

    她目送两个小女孩儿走后,才转向君天烬,“师弟,你的脸色不大好看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在地面盘膝坐了,闻言,扯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怀里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吻女子娇嫩的唇瓣,哑声道:“叫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素来乖巧贤惠。

    君天烬抱着她,轻声道:“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很大,惊喜道:“这是好事啊!你可有告诉皇上?他若是知晓,定也会十分高兴!”

    君天烬垂下眼帘,大掌不规矩地解开姬如雪的腰带,“事情就麻烦在他身上。他如今对沈妙言的感情,不知怎的都无影无踪了。我怀疑,是琼华岛主对他做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啊?可是那位岛主与皇上无冤无仇,干嘛要害他?”

    君天烬唇角轻勾,把姬如雪放在软毯上,欺身而来:“沈连澈是琼华岛主的儿子,你说那岛主,会不会对他儿子有私心?他没办法叫重生后的沈妙言欢喜上他儿子,于是他就让天澜失去对沈妙言的深情。如此一来,他儿子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不过,相爱之人的情深,又岂是术法就能轻易抹除的?师姐等着瞧吧,纵便我什么都不说,那两人之间,也定会再度产生刀剑也斩不断的羁绊……”

    姬如雪回味了许久,才若有所悟地点点头,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回过神,才惊觉自己衣带早已被解开。

    她抬眸,正对上男人含笑的凤眸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男人略一沉身。

    熟悉的感觉袭来,她惊呼一声,“君天烬,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男人按住她的胡乱拍打的双手,唇角笑容邪肆,“这些事儿师姐就不必操心了,还是尽早为我生个小子,才算正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还很长。

    栖凤园中。

    晕厥不醒的凤琼枝,终于在冯氏的低泣声中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她扶着胀痛的脑袋,在侍女的搀扶下坐起来,不解道:“娘,我这是怎么了,我不是在花园里弹琴吗?我怎么睡在了这儿?皇上呢?皇上可有夸赞我琴艺出众?”

    冯氏泣不成声,低声把白天时花园里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凤琼枝满脸震惊,不住摇头,“不可能,不可能!明明出丑的人是凤妃夕,怎么会是我?!娘,你们故意与我开玩笑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可丫鬟们愁眉不展的模样,再加上冯氏那满脸的泪痕,又哪里像是开玩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琼枝眼睛里逐渐呈现出悲愤之色,咬住帕子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冯氏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轻拍她的后背安慰道:“罢了罢了,改明儿娘寻个由头,好好替你教训她!”

    凤琼枝含泪点头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侍女在外面禀报,说是凤百灵来了。

    凤百灵飞快冲了进来,直接扑进冯氏怀里,“呜呜呜,娘,穆王把女儿踹到了水里!他喜欢的竟然是凤妃夕那贱人,他竟然喜欢凤妃夕!女儿到底哪里不如凤妃夕了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冯氏又是一阵心疼,厉声道:“穆王有眼无珠,着实可恶!我的女儿都生得国色天香,便是比起从前那位沈姑娘,也不遑多让!只有我女儿嫌弃别人的道理,哪有别人嫌弃你们的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