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44章 沈妙言被君天澜夹着

时间:2018-05-26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江堆雪笑道:“柔儿,我看她眼神不似说谎呢。”

    柔儿不好多言,于是又撒了会儿娇,这才与他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只是回眸之间,望向沈妙言的目光却充满了嫉恨。

    即便公子退了亲,可夫人又怎么会允许公子娶她一个侍婢?

    若她也是世家贵族的小姐就好了,哪里还会这么麻烦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走远了,沈妙言靠坐在梨花枝桠间,一手托腮,眼中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从前她倒是不知道,镐京城里原来还藏了这么多好玩的婚事。

    那侍女明显是小人得志,连江堆雪出门参加花宴都得跟着,仿佛生怕她到手的香饽饽被人抢了似的。

    按照她从前对江府的了解,江府家风严谨,江夫人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么个侍女勾引她儿子的。

    那侍女就算逼着江堆雪退了婚,将来,也绝不会落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却觉有簌簌花雨兜头落下。

    她仰起头,只见更高的枝桠上,赫然坐着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穿墨金常服,胸口绣着金色团龙图案,墨玉冠束发,一张脸半隐在梨花中,分外凛贵从容。

    沈妙言竟没料到君天澜也在这儿,想来刚刚她与江堆雪的谈话,这个男人定是全部偷听去了。

    她冷笑道:“权倾天下的君王,竟也学人干些偷听壁角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运着极致的轻功,跳落在她身侧。

    他负手站在枝桠上,明明是高大修长的模样,可那纤细的梨树枝桠竟颤也不颤一下。

    春阳从万里云层中落下,他的阴影笼罩住沈妙言,叫小姑娘多出几分压力来。

    她皱眉,下意识往旁边挪。

    君天澜踩着梨花枝,步步逼近,“小疯子,刚刚那事,分明是江堆雪不占理,你何故轻易放过他?朕不过是不小心撕了你的衣裙,你便嚷嚷着朕占了你的便宜。这般鹌鹑嘴里寻豌豆的抠门性子,竟会这般轻易放过江堆雪?你是不是在酝酿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鹌鹑嘴里寻豌豆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嘴角微抽,忍不住仰头骂道:“你是你,人家是人家!我就是单纯地讨厌你、不喜欢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无视男人暗红摄人的凤眸,站起来就要往树下跳。

    谁知她被自己的裙摆绊到,惊呼一声,眼见着就要跌下树去!

    君天澜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捞了起来!

    沈妙言仰靠在他的臂弯里,呆呆望着这个冷漠的男人,张了张嘴,到底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一道红衣身影在远处若隐若现,正往这边寻来。

    凤百灵还在旁边叽叽喳喳:“穆王殿下,我这位二姐姐没学过规矩,素来不知礼义廉耻,说不准就带着江公子去干那不要脸的事儿了!”

    旁边的凤百香满脸不悦,担忧地攥住绣帕,目光不停朝四周逡巡,生怕看见了江堆雪与凤妃夕那个丑八怪亲热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沈妙言着急忙慌起来,“绝不能让他们看见我与你在一块儿!我要躲起来!”

    说罢,挣开君天澜的手,手忙脚乱就要往树下爬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悦,一把将她扯了回来,冷声道:“被看见与朕在一起,可是伤了你的颜面?”

    好似,他才更应该不想被人看见与这个小疯子孤男寡女地待在一块儿吧?

    沈妙言对上男人冷厉的目光,气势弱了弱,谄媚道:“瞧皇上说的什么话,我这不是知道自己长得丑,与皇上待在一块儿,有辱皇上威严吗?我可是一心为皇上着想呢!”

    她的琥珀色琉璃眼好看至极,清晰倒映出君天澜发脾气的模样,衬着些粉白梨花,恍若江南三月的春水。

    君天澜刚刚暴起的戾气,在这样水润的眼眸注视中,莫名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他紧盯着沈妙言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他记得很久以前,也有个小姑娘总爱这般看着他。

    胸腔里沉寂太久的心脏,在这一刻,忽然重新剧烈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按捺下那份不平静,淡淡道:“放心,不会叫人看见咱们。”

    连澈等人寻过来时,就看见君天澜靠坐在树枝上,正悠闲地闭目小憩。

    春风吹起他的宽袖与宽大袍摆,临风小憩的姿态,甚是英俊养眼。

    众女没敢多看,一道行过礼。

    君天澜未曾睁眼,抬手示意她们退下。

    连澈却发问道:“皇上可曾看见凤二姑娘与江堆雪?”

    “未曾。”

    连澈目光扫视过这棵粗壮的梨花树,淡淡道:“他们是朝这个方向过来的,皇上应当碰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质疑朕?”

    男人睁眼,暗红凤眸中,冷意弥漫。

    连澈见他不似说谎,于是拱了拱手,又去别处寻人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送他们走远,才撩开袍摆,“他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被男人夹在了两.腿之间。

    因为龙袍宽大的缘故,整个垂落下来,再加上宽袖和开满梨花的枝桠遮掩,所以未曾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她咬牙,艰难地仰起头,一张小脸涨成通红之色,一字一顿道:“下一次,你再敢如此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,她好像还没有威胁这个男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轻勾,“不愿意被夹着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愿意!”

    “那我松腿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!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半空中惊恐挣扎,惹得梨花树落英缤纷,花雨簌簌而落,粉白淡金的,缱绻如梦。

    君天澜凝着她,回忆里那个小姑娘的神态,与这个小疯子逐渐重合。

    仿佛她们就是一人。

    潜藏在心底的悸动,被慢慢勾起。

    遗忘许久的诸多细节,再度回到他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男人有些出神,原来从前,他与她曾那么好过吗?

    他还在思考事情,沈妙言整个人吊在半空中,眼圈通红,快要急哭了:“我说,你能不能先把我弄上去?”

    君天澜慢悠悠瞥了她一眼,“朕上次给你的玉佩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放在屋子里好好供着呀!”

    男人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那玉佩是他的御用之物,一出现在当铺,就被送进了宫中。

    这小疯子转手就把他赏赐的东西当了,还敢大言不惭地说放在屋子里供着!

    他慵懒托腮,“凤二姑娘可否带朕去瞧瞧那枚玉佩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