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33章 思雅之死

时间:2018-05-19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思雅惊呼一声,整个人跌倒在地,急忙捂住身子,不可置信地望向龙床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君舒影居高临下,面无表情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几名宫女忙踏了进来,屈膝道:“皇上!”

    “把这个女人碰过的东西,全部拿出去烧了。”

    思雅眼睛倏然睁大,不可置信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似乎还嫌不够,起身朝屏风后的浴桶而去,嫌恶道:“把她拖出去,杖毙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思雅如五雷轰顶,急忙膝行上前扯住他的袍角,“皇上!您已然占了奴婢的身子,若是太后娘娘知晓,定会为奴婢做主!奴婢不求后位,您随便给奴婢一个贵妃之位,奴婢已经心满意足!奴婢保证绝不会与沈姐姐争宠,将来生下孩子也不会与小太子争宠j上!”

    君舒影顿住步子,面无表情地解开衣襟盘扣。

    那身宽松中袍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浑身一丝/不挂,肌肉健硕,继续抬步朝屏风后而去。

    思雅呆呆抓着一角中袍跌坐在地,杏眼中满是震惊,“皇上这是什么意思,皇上就这么不喜欢思雅?”

    她还要去扑君舒影,几名侍卫急忙奔进来,不顾她的大喊大叫与挣扎,直接把她拖出庭院杖毙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冷水中沐过身,浑身携着寒意踏出屏风,“皇后呢?”

    寝殿已然跪了满殿。

    为首的宫女浑身抖如筛糠,到底不敢说出是萧城烨送走了皇后,于是只低头啜泣。

    “不说?”君舒影懒懒歪坐在大椅上,如墨青丝垂落下来,犹如展开的丝绸。

    那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斜挑着寒芒,他淡淡道:“全部拖出去,杖毙。”

    殿中众多宫女们浑身一抖,立即痛哭出声,不停求饶。

    那名大宫女终于忍不住,把萧城烨的事情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端着茶盏,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,“传萧城烨。”

    事情的结果,便是莲华宫所有宫女都被发配去了尚衣局洗衣服,萧城烨挨了五十军棍,却死也不肯松口吐露沈妙言的去向。

    君舒影中衣敞开,独自站在殿檐下,冷漠地注视着满园落雪。

    有侍卫迈着急促的步伐过来禀报:“皇上,思雅已经杖毙,可要寻一处地方埋了?毕竟她是太后娘娘那边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扔到城外乱葬岗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微讶,斗胆抬眸望了眼自家皇上,忙收回视线,道了声“喏”就去办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又有侍卫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!已经查到沈姑娘的踪迹!按照时间算来,这个时候她应当已经到了黄州,咱们怕是追不上!”

    黄州是前往南方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君舒影眯了眯狭长凤眸,随手折下恣意横生进廊中的一枝梅花。

    修长的指尖碾碎了梅花瓣,花汁晕染了满手,他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更远的地方,他挑眉,凤眸中浸润了浓浓冷意。

    幕昔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背后。

    他一听见沈妙言跑掉的消息,连鞋也顾不得穿,就匆匆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

    他皱眉。

    君舒影未曾回头,只淡淡道:“昔昔放心,她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昔年抿了抿唇瓣,漂亮的丹凤眼中逐渐盛满水光,在寒风中呢喃,“父皇骗人……她不会回来了,她再也不会回北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年,阳春三月。

    一辆毫不起眼的青皮马车,慢悠悠行驶在镐京城外的官道上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日暮,山衔落日,余光映水,山脚下的景致迤逦无限。

    一只素白小手慢慢卷起竹帘,从车窗后露出张清丽无双的小脸来。

    琥珀色的瞳孔倒映出远处一座尼姑庵,她开口,嗓音清冷如冰雪,“城门恐怕要关了,便在这处尼姑庵暂住一夜罢。”

    车夫是萧城烨手底下的姑娘,唤作麦若,训练有素,武艺超强,闻言应了声是,恭敬地调转马车方向,朝尼姑庵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透过车窗遥望向远处暮色中的宏伟城池,嫣红唇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三个月了,她带着麦若,一路避开五哥哥的眼线,跋涉过雪山与荒原,如今终于来到了镐京城。

    不知那些欠她命的仇人,如今在做什么,可有乖乖等着她来报仇?

    她想着,戴上帷帽,扶着麦若的手,款款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青泥庵的主持是个心善的老婆婆,听说沈妙言要借宿一晚,于是非常慈蔼地差人给她们备了清幽禅院。

    领路的姑娘始终低着头,穿深蓝僧衣,戴着尼姑帽,隐约从帽子底下露出乌漆漆的鬓角。

    长廊蜿蜒,麦若接了沈妙言递给她的眼神,随口笑道:“姑娘并未剃度,莫非是俗家子弟?”

    那女孩儿回转身,恭敬地朝两人施了一礼,“外间容不下小女,因此借住在青泥庵中,常常为主持帮忙,也算是半个外门子弟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声音轻柔如水,叫人觉得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沈妙言细细打量她,刚刚未曾仔细瞧,如今看着,这女孩儿气度出众,只是脸上竟有块比碗口还要大的黑色胎记。

    她心中唏嘘,暗道这女孩儿约莫该是世家大族的小姐,可因为脸上这道胎记,所以不被家人喜欢,把她送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她兀自推测,那女孩儿又继续引路,很快将主仆俩带到了一座小禅院。

    禅院幽深雅静,乃是清净之所。

    引路的女孩儿推开槅扇,笑着跨进门槛,“主持是心地仁慈之人,姑娘若是想在此多住几日,也是使得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朝她双掌合十,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道清脆的嗓音忽然从背后响起:

    “小姐!你怎么能做下人做的事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望去,透过帷帽垂纱,看见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,急匆匆地奔进来,一把将那位引路的女孩儿拉扯到身后。

    小姑娘跑得有些急,气喘吁吁的,朝沈妙言皱眉:“你是什么人,可知我家小姐是什么身份,也敢支使她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还未说话,那生着黑斑的女孩儿笑了笑,柔声道:“绿翘,我不过是帮这位妹妹引个路,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歉意地朝沈妙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小丫鬟撇撇嘴,“小姐,陈嬷嬷奉了夫人之命来接您,您过两天就该返回镐京,过不久就要嫁给江公子,做江家的少奶奶。您身份贵重得紧,以后各种粗话,您都不能碰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小姑娘笑得无奈。

    小丫鬟白了眼沈妙言,急吼吼地拉着她家小姐走了,“陈嬷嬷带了好些首饰和漂亮衣裳,奴婢给小姐好好打扮下……”

    麦若殷勤地开始铺床,啰嗦道:“姑娘,那丫鬟眼睛长在了脑袋上,忒看不起人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