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29章 一日不杀他,我便一日不临幸妙妙

时间:2018-05-15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她等待着男人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可对方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诧异抬眸,只见君舒影正怔怔凝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她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男人忽然捧腹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,妙妙你干瘪瘪的,跟以前简直不能比!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,一眼看到自己平坦的胸脯。

    莹白小脸逐渐涨红,她扑上去就把君舒影压在榻上,羞恼地紧紧按住他,一只小手还紧攥住他的长发,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君舒影垂眸,她骑坐在自己腰间的姿势,真是相当的……

    暧.昧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察觉到不妥,红着脸想要下来,却被男人攥住细腕,一把带到怀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摔倒在他胸口,听见他的心跳强而有力。

    她察觉到一只大掌轻抚过她的长发,带着绵绵密密的怜惜。

    她垂眸,正要从他身上爬起来,男人却翻身将她压在缎被上。

    她睁着双眸,怔怔凝视上方的男子。

    而君舒影也在看她。

    她的青丝犹如展开的丝绸,乌漆漆铺散在大红绣金丝龙凤的缎被上。

    白瓷般的小脸上绘着精致妆容,美得像是个娃娃。

    他垂眸,幽深的目光,落在那微微张开的水润樱唇上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慢慢低头,咬住了那饱满宛如含珠的唇瓣。

    继而,他解开她立领上的盘扣,埋首于她带着清甜莲香的颈间,在那白细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一连串的深红印记。

    沈妙言浑身战栗,双手紧抓着身下的缎被,湿润的眼眸满是无措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闭上眼睛承受男人的临幸时,君舒影忽然抱住她滚进了缎被里。

    他伸手,将缎被拉过两人的头顶。

    缎被里细细薰过花香,好闻得紧。

    他咬着沈妙言的耳朵,含混道:“一日不杀他,我便一日不临幸妙妙……

    “朕曾说过,谁骂妙妙,朕就杀谁。若全城人骂你,朕就为你杀光全城人。若天下人骂你,朕就为你屠尽天下人。如今那人害你遭受烈火焚身之痛,朕不还他千倍万倍痛楚,朕就无颜拥有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中,男人含恨的声音近乎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沈妙言呼吸着热气,在这寒雪之夜,原本的紧张与害怕尽数消弭无踪,只余下暖暖的安心。

    雕花窗外风雪呼啸。

    暖殿中的琉璃灯盏晕染开层层玉色,烛影投落在重重大红垂纱帐幔上,摇曳出满帐暖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一夜溯雪,满园剔透。

    几树病梅的嶙峋枝干上零落开着红梅,空气里还残留着茫茫白雾般的雪霰。

    君舒影面无表情地立在雪地里,本黑色中衣衣襟大敞,露出白皙而肌肉分明的健硕胸膛。

    鸦青的长发松松散散地垂落在腰间,那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潋滟着冬日里惨白的日光,毫无感情地注视着南方起伏的山峦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有宫女恭敬地小步迈到他身后,屈膝道:“皇上,娘娘已经在梳妆打扮了,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就能去坤宁宫给太后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并未回头,只淡淡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此时寝宫内。

    沈妙言迷迷糊糊地坐起来,由着几名宫女给她梳妆打扮。

    她坐在梳妆台前,正撑着额头打盹儿,莲华宫的大宫女捧来金凤衔珠发钗,仔细为她戴上,温声叮嘱道:“皇后娘娘,太后娘娘她最不喜人迟到,您今儿起得晚,便是不用早膳,怕也要迟到。等会儿去坤宁宫时,可千万记得乖顺些,莫要顶撞她,这事儿也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寻常百姓家,新媳妇进门第二日给婆婆奉茶,也万万不能迟到,更遑论礼法森严的皇家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,困倦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宫女们手忙脚乱地服侍她梳洗好,余光看见君舒影负手踏进来,忙屏息凝神,退至殿角。

    君舒影站在沈妙言背后,望向镜中的小姑娘,但见她穿刺绣皇后服制,衣领上镶着的一圈淡紫貂毛,遮住了昨夜细颈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点着朱色的绛唇,却微微透出不同寻常的红润饱满,可见昨夜被肆虐了多久。

    而她大约是从铜镜里看见他过来,面颊逐渐红透。

    如同新婚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男人很满意她略带羞涩的反应,于是握住她的小手,牵着她往外殿走,“先用早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请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母后就在坤宁宫,又不会跑了,什么时候请安奉茶,不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男人不以为意地说着,若是给萧太后听见,估计得削他。

    两人用早膳时,昔年带着千金过来请安。

    小家伙从没有这么开心过,他规规矩矩地给沈妙言行过大礼,稚嫩小脸上噙着浅浅笑意,脆声唤道:“母后!”

    沈妙言轻笑,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,给他和千金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之后,他们一起去了坤宁宫,给萧太后请安。

    大雪初停,坤宁宫内景致极好。

    萧太后素来不喜沈妙言,然而自己儿子和孙子都拿她当个宝,她还能怎么办,只能接了她奉的茶,又叮嘱她安分守己,莫要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旁边笑,扶着沈妙言站起来,在殿中坐了。

    午膳也是在坤宁宫用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用罢午膳,就要先回莲华宫午歇,君舒影本待跟过去,却被萧太后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保养得宜的皇太后,拿金剪刀细细修剪梅花枝,淡淡道:“舒儿,哀家不管你是用什么手段把她留下来的,既然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人,就好好去珍惜。哀家做过皇妃,吃过与人争宠的苦头。你既爱她,就勿要再纳妃选秀了。”

    此番话,是站在女人角度上讲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对沈妙言有诸多不满,可她还是觉得,男人就该一夫一妻,少整那么多女人,后宫里也能少些麻烦。

    君舒影笑了笑,“母后放心就是。儿臣此生,只要妙妙一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抬步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他沿着长廊,尚未走出坤宁宫,迎面正好碰到从司衣局回来的思雅。

    思雅如今仍然回到了萧太后身边伺候。

    她咬唇,脉脉含情地望了眼君舒影,旋即恭敬地屈膝行礼,娇声道:“思雅给皇上请安……”

    她身后其他宫女也一同屈膝。

    ,

    再过三章,妙妙回镐京虐渣渣见四哥。

    本文1v1,身心干净,大家可以放心地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