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28章 大婚

时间:2018-05-15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清秀无害的小脸,在刺骨的北风中浮现出冷漠的嘲笑。

    少女说完,错身走向暖阁。

    君舒影打横抱起沈妙言,蹙眉疾步朝莲华宫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她从龙床上坐起来,抱着只金丝软枕,精致的玄月眉紧紧蹙起。

    细长的指尖不停轻刮着金丝软枕的缎面,将上面的绣线刮花了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君舒影端着药从外面进来,见她身着中衣傻坐着,轻声斥道:“不知道披件衣服的?”

    说着,把药碗放在床头,随手拿起挂在木施上的木槿紫暖厚大氅,给她披在了肩头。

    他的大氅带着清冽的莲香,瞬间把沈妙言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沈妙言捻着刺绣衣襟,只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喝药。”君舒影在床榻边坐了,捧着玉碗,舀起一勺药喂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乖张嘴喝了药,忍不住悄悄瞅他。

    “看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“五哥哥,议和吧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舀药的动作一顿,眸中寒光乍现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只手搭在他的腕上,“我知晓,如今无论是大周朝堂,亦或是北幕朝堂,都有很多大臣骂我红颜祸水,可我却不愿意把这罪名坐实。五哥哥,恩恩怨怨都是私人的,你又何必搅动天下烽火?”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。”君舒影坦言,“我曾发过重誓,此生必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满脸坚定,知晓自己是劝不动他了,只得轻轻叹息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眼见着已近除夕。

    北幕皇宫中张灯挂彩,十分热闹,以庆祝除夕佳节以及北幕立后。

    原本君舒影是要大操大办的,但沈妙言要求一切从简,所以这次立后大典比起上一次帝后大婚,要简单得多。

    但即便简单,君舒影仍然昭告天下,并且大赦天下,减免赋税徭役,以举国庆祝此次大典。

    除夕这日,天尚未亮,就有宫女前来莲华宫,为沈妙言梳洗打扮。

    沈妙言尚未睡醒,半阖着困倦的眼帘,由着她们折腾。

    等她们给她收拾打扮好已是两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饱了,睁开眼,只见自己正坐在梳妆台前。

    镜中的姑娘身着凤袍。

    那正红的缎面上,刺绣着精致的凤穿牡丹图案,这袭皇后礼服衬得她面如白玉,甚是好看。

    乌压压的发髻上,戴着一顶贵重的纯金明珠凤冠,凤冠前垂下十二条细珍珠面帘,更显眼眸纯净清澈,涂着胭脂的樱唇饱满宛如含珠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儿,忽然忍不住轻笑。

    算起来,她好像嫁过好多次了。

    若论起成婚的经验,天底下怕是没有旁的姑娘比她更丰富。

    她胡思乱想着,很快瞧见柳依依带着千金,兴奋地进来为她添妆。

    柳依依坐在绣墩上,笑道:“沈姐姐如今成了北幕的皇后娘娘,太子殿下若是知道,定然也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。

    北幕的皇后娘娘,这个称呼对她而言,挺陌生的。

    她抬手摸了摸心口,这么多日以来,她似乎都没有再想起过镐京城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心中整日里装着的,是那个冰雪般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大约是爱上他了。

    表姐妹又说了会儿子话,外面大宫女兴冲冲进来,说是吉时到了。

    柳依依亲自为她盖上喜帕,扶着她朝外而去。

    北幕的大婚习俗原是与中原不同,只是君舒影坚持要用寻常拜堂成亲那一套,因此锦绣大殿的立后大典,与平常成亲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等所有典礼结束已是入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坐在新落成的椒房殿,轻轻靠在拔步床的镂花床架子上,双手不安地攥着重纱裙摆。

    没让她等太久,君舒影已然踏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今夜兴致不错,因此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他随手掩上殿门,目光落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床上坐着的小姑娘身着大红嫁衣,露在外面的小手白若琉璃,好看得紧。

    那喜帕底下的脸儿,定然更加好看。

    男人的唇角忍不住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他抬步,慢慢走到床榻边。

    他在沈妙言身侧坐了,轻轻握住她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地想要挣脱,然而那莲心蛊却厉害得紧,不过瞬息就令她认为身侧这个男人是她的夫君,被夫君握住手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

    “妙妙。”

    那人在唤她。

    她在喜帕下眨了眨眼,“嗯?”

    君舒影有千言万语,然而那千言万语,都抵不过此时的激动。

    他拿起紫红喜秤,小心翼翼揭开喜帕。

    喜帕下的小姑娘,低垂着卷翘漆黑的眼睫,小脸莹润如玉,一点朱唇带着水莹莹的光泽感。

    她肌肤在灯火下呈现出一种瓷白的光泽通透感,比珍珠面帘还要素白莹润。

    叫人欢喜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在打量身侧的男人。

    但见他穿正红喜服,精致的挑金线立领,衬得他肌肤白皙,那巴掌宽的乌色腰带更显他宽肩窄腰、身姿挺拔。

    一条织金正红发带束起了他的长发,漆黑的发尾松散垂落在腰间,有琉色笼光跳跃其间。

    面庞线条犹如精雕而成,那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更是勾魂摄魄,令人沉沦。

    真好看……

    她想着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大掌轻轻落在她的面庞上,细腻的指尖带着怜惜,一点点拂拭过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他目光幽深,嗓音清冽:“妙妙,被岩浆吞噬的感觉,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种灼热的痛感深入骨髓,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回。

    君舒影眼眸湿润,俯首吻了吻她白嫩的额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嗅着他身上的莲香,心跳得有些快。

    成亲之后要做什么,她自然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种事,她只和君天澜做过,跟别人的话……

    似是看出她的羞窘,君舒影轻笑着,伸手给她解开嫁衣上的玉质盘扣。

    一粒粒精细盘扣,被男人修长的指尖,极有耐心地挑开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透着小心翼翼与郑重,仿佛是在对待一件珍贵易碎的瓷器。

    很快,他替沈妙言除去了嫁衣。

    小姑娘里面穿着简单的素白挑银线暗花纹衬裙,小小的腰肢拢在宽松的衬裙里,显得盈盈不堪一握。

    君舒影又替她除去凤冠,用五指替她梳顺鸦青色浓密长发。

    沈妙言始终低垂眼睫,因为紧张的缘故,浑身绷得很紧,甚至忍不住地轻颤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