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702章 我还是欢喜你

时间:2018-05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小姑娘心想,太子哥哥可是从来都舍不得打她的,如今她被那个坏蛋哥哥打了一巴掌,难道他就不心疼吗?

    然而魏化雨的反应注定叫她失望。

    少年只是百无聊赖地朝河里扔小石头,压根儿就没有搭理心疼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哭了会儿,身后传来花思慕唤她烤火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细声打了个喷嚏,抬起眼睫,轻声道:“太子哥哥,你果然不要我了吗?”

    魏化雨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鳐鳐低下头,眼圈越发红透,哽咽着去了火堆边。

    等到萌宝们收拾好重新上路,已是一刻钟后了。

    他们穿过一片还算宽阔的空间后,约莫是进到皇宫地界了,前方的路再度狭窄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地图丢了,几个小包子只能小心翼翼避开各种陷阱,前进得极为缓慢。

    然而这密道里面的陷阱太多,也有不能避开的。

    鳐鳐因为不想看见念念和魏化雨,所以自告奋勇地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她随意挑了条岔路走,却不知怎的,这条岔路似乎格外地长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前方传来窸窣声响。

    她顿住步伐,举起夜明珠,好奇地朝前方张望。

    那声音逐渐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百无聊赖跟在最后的魏化雨,在听到前方传来的奇怪声响后,稚嫩而英俊的小脸上,那散漫的神色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踩着鹿皮靴化作残影,飞快掠至鳐鳐身畔,把她往肩上一扛,厉声道:“撤!”

    所有人毫不犹豫,跟着他快速潜逃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跑过去不久,一座巨大而滚圆的石头,恰恰塞满地道,地动山摇地飞快滚来!

    鳐鳐趴在魏化雨肩头,望着他唇瓣紧抿的模样,心头的怨气忽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她凑到他耳畔,轻声道:“太子哥哥,你果然还是心疼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温温软软的声音,吹得魏化雨耳畔发痒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“我不过是怕你被石头压成了肉泥,到时候皇姑姑又要心疼。”

    鳐鳐歪了歪小脑袋,却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几个小包子在地道里没跑多久,却听得前方也传来了同样的声音!

    他们停下脚步,瞳眸中俱都现出震惊。

    到底只是一群六岁、七岁、九岁的小孩儿,哪里见过这种阵仗。

    年纪最大的风玄月先慌了,紧张地摇着折扇,问道:“殿下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魏化雨仰起头,望向上方。

    既然前路后路都被堵住,那么只有从上方逃跑了。

    可上方是坚硬巨大的岩板,也不知能否撬开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思索之时,正上方竟然传来了响动。

    很快,那块岩板被撬动,露出一双胖乎乎白嫩嫩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小胖妞娇气地大呼一声,直接推开了那座岩板。

    她回头,“太子殿下,咱们可以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幕昔年懒散坐在一张大椅上,正嗑着瓜子儿瞅她。

    而魏千金说完,却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正对上地道里乌漆漆的几双眼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小姑娘惊恐尖叫,一个趔趄跌倒在地!

    此时,地道两头的巨石已然翻滚而来!

    魏化雨当机立断,直接把鳐鳐扔了上去,继而转向佑姬。

    风玄月已然扛起她,嘴里啰嗦道:“让女孩儿先走,向来是我魏北男儿的气度。虽然佑姬小姐打了我一巴掌,但我还是欢喜你得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运起轻功一跃而上。

    念念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花思慕同魏化雨对视了眼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交汇,尽管只是两个小孩子,但眼中的情绪却很是复杂。

    半晌后,花思慕冷冷挪开视线,跃上了地道。

    魏化雨最后上来。

    他堪堪站稳身形,下方两座巨大的石头已然碰撞在一处!

    脚下的土地震了震,好在并未塌陷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望向鳐鳐。

    小姑娘与魏千金久别重逢,此时正抱着她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魏千金注意到她脸蛋上的五指印,忙关切地从兜里掏出灵药,抠了一大块细细给她涂抹上,“鳐鳐,谁打你的?他可真坏!”

    鳐鳐噘嘴,没好气地盯了眼念念,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幕昔年托腮,转向念念,似笑非笑道:“鳐鳐好歹也是我唯一的妹妹,你不欢喜她,我却是要爱护的。”

    娘亲是欢喜小妹的,若能把小妹争取到北幕,说不准娘亲也会回心转意,重新回到父皇身边。

    他仍旧打着这样的算盘。

    念念面容冷漠,只定定望向皇宫里最华丽的一座宫殿。

    那座宫殿建在远处,十八重檐角高高卷起,檐下挂着古朴陈旧的青铜铃铛。

    一排排红绉纱宫灯从宫檐下垂落,看上去分外精致华贵。

    而此时,宫殿最高的阁楼里,暖黄的雕花窗棂中,正透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那人影纤细窈窕、长发及腰,似乎正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来自血脉深处的召唤,令念念知道,那就是他的娘亲。

    他背着红木箱,义无反顾地朝那座宫殿而去。

    其他小包子对视几眼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鳐鳐牵着千金的小手,好奇道:“千金,你们怎么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魏千金望了眼幕昔年,笑得双眼眯了缝,“我们是从北幕赶过来的,太子殿下把西郡调查了一遍,发现大家都进了西郡城地底,怀疑这里藏了些什么,所以派侍卫们在地面挖洞。谁知道,刚好就挖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外面有那些可怕的阴兵把守,我们出不去,所以就在这儿待了两个多时辰。太子殿下说听见下面有声音,叫我把岩板搬开瞧瞧,兴许是离开的密道也说不准,哪晓得正好撞上你们。”

    鳐鳐听着,忍不住瞥了眼自己这位二哥。

    他穿戴凛贵,银冠束发,脖颈间还围着一条珍贵稀罕的雪狐尾巴。

    周身携着冰雪气息,看起来就很傲娇。

    她撇撇小嘴,提醒道:“千金,你亦是世家贵女,还是魏北的小郡主呢,干嘛要那么恭敬地唤他太子殿下,叫他表哥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太子殿下不让我唤他表哥……”

    魏千金漆黑的双眸泛出迷茫水光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把他惯得,不喊表哥喊什么?”鳐鳐不悦。

    幕昔年盯着走在前方的小胖妞,唇角忍不住微微翘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