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86章 前世:送你一片锦绣江山(10)

时间:2018-05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(再次标注:这是接着第1601章到第1607章的前世)

    ,

    君舒影抬眸轻笑,“忘了告知谢小姐,本王刚刚进宫,已经和父皇说明,推掉与你的婚约。本王的小妙妙,绝不为妾呢。”

    谢昭不可置信地睁大眼,尖声道: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本王与你的婚约,取消了。并且已命人送了两箱古董字画作为赔礼,送去了谢府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手抱着小昔年,一手牵起沈妙言,转身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有暗卫从角落出现,面无表情地朝谢昭抬手:“谢小姐,请吧?”

    谢昭一张艳美小脸遍布惨白之色。

    她双膝发软,扶住芳儿才堪堪站稳。

    “退……婚?”

    她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还是,抬了两箱古董字画,大张旗鼓地去谢府退婚……

    她的脸面何在?!

    她推开那名暗卫,不管不顾地往木屋中闯去:“我不答应!宣王殿下,我从未失德,你凭什么退婚?!”

    君舒影冷冰冰的声音自木屋中传出: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挤开谢陶成为谢家女儿的,不需要本王提醒你吧?你与本王有婚约之后,又是如何暗中与镐京城里其他王孙公子眉目传情的,不需要本王一一细说吧?

    “谢姑娘若再纠缠不休,本王难保不会把你干的那些好事,一桩桩一件件全部公诸于世!”

    他要退婚,自然是派人暗中细细调查过。

    他占着理呢。

    谢昭往里闯的步伐,陡然顿住。

    她咬住唇瓣,竟生生没敢再踏进半步。

    若她干的那些事被人知晓,她谢家大小姐的位置,也算是做到头了……

    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   她怨恨地盯了眼紧闭的屋门,不甘地带着仆妇离去。

    寝屋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木盆中拧干毛巾,递给君舒影,“你是跑上山的吗?脸上的汗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坐在纱窗边,正抱着小昔昔逗弄。

    他接过毛巾,随意擦拭过面颊,丹凤眼中噙着浅笑,“父皇同意我退婚,我心中高兴,因此急着赶回来告诉你。小妙妙,我不想要皇位,也不想争权,我就只想与你相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隔着小佛桌坐在软榻上,低垂眼睫,只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君舒影起身,把睡着的小家伙放在拔步床里,才走回来,挨着她坐下。

    秋阳的霞光透过纱窗落进来,越发衬得屋中光影昏惑。

    君舒影捋起她的一缕秀发,清越的嗓音染上了几分枫叶的凉,“小妙妙,你的心不安定……是因为,他要回来了的缘故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不语。

    君舒影揉了揉她的脑袋,起身去外间的小厨房里做饭了。

    他细细做了精致的三菜一汤,端到寝屋里时,霞光已然褪去。

    星辉遍野,明月的光辉仿佛清水,把窗外几丛瑶台仙凤的花影,摇摇曳曳投洒在雕花墙壁上。

    那个身姿纤细瘦弱的小姑娘,趴在小佛桌上,似乎已然睡去。

    松垮发髻上的乌木簪早已滑落,满头青丝垂落在腰间,像是一把展开的黑绸折扇。

    君舒影把菜肴放在圆桌上,脚步轻缓地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温热的大掌,轻轻覆上她带着旋儿的发心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,起来吃晚膳了,我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肉和酱肘子。”

    趴睡的小姑娘,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舒影心下起疑,把她抱起来,才看见她哭红的小脸。

    那犹如水洗过后的黛青眉尖紧蹙着,眼圈四周皆晕染开牡丹般的绯红,湿润的睫毛凝结着水珠,白嫩小脸上,晶莹泪痕斑驳交错。

    红润的樱唇紧紧抿着,像是受极了委屈。

    她紧紧抓住君舒影的衣襟,嗓子早已哭哑:“为什么要来镐京……他为什么要来镐京……五哥哥,我其实不想听见他的消息,一点点都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花了一年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心情,跟着五哥哥抄写佛经,学习刺绣磨练心境,好不容易沉静下来,好不容易不再想起他,可他竟然再度出现!

    她泪眼朦胧,茫然地望向拔步床上熟睡的小昔年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无力地靠在君舒影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五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千万,千万不要放手……”

    她昏沉沉地呢喃着,渐渐晕睡过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低头凝视怀中人儿带泪的睡颜,却不知心头是何滋味儿。

    秋风四起。

    圆桌上的饭菜,逐渐凉透。

    半晌后,宛如谪仙般的男人,终是无奈地发出一声宠溺轻叹。

    他低头轻吻过女孩儿的额头,“我答应你,此生,绝不放手……”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君天烬及君天澜,带着军队出现在了镐京城外。

    宫中举办了歌舞宴会,以庆祝他们凯旋归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想去的,然而君舒影却一早起来,亲自把她打扮得明媚夺目,又抱了昔年,笑吟吟道:

    “母妃想见见你,咱们的婚事,也该提上日程了。我跟母妃说,小昔昔是我儿子,她欢喜得很,一定要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犹豫良久,终于答应同他一道进宫。

    待到乘坐马车进了皇宫,她先跟着君舒影去给萧贵妃请安。

    萧贵妃很不待见她,但却很欢喜小昔年。

    甚至,还特意拿出了一副早就准备好的纯金项圈、手镯、脚镯等物,送给小家伙。

    国宴乃是在隆庆殿举办的,沈妙言戴了一张面纱,不安地随君舒影落座,静候君天澜他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就听得外面礼炮声响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秋水剪眸慢慢望向殿外。

    只见天神般的两位天家皇子,身着箭袖劲装,腰悬玉佩,正朝殿中而来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认出了左边的人是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的身姿看起来比一年前更加高大,丹凤眼中多了几分岁月沉淀的深沉。

    周身的血腥与戾气,如何也遮掩不了。

    而殿中的贵女们忍不住拿团扇遮面,悄悄窸窣出声。

    她们原以为这两位皇子在外漂泊长大,应当没什么见识,大约只是草莽之辈,可今日一见,分明是龙章凤姿,丰神俊朗!

    因此,一些胆大的姑娘,已然悄悄对他们投去充满爱意的脉脉秋波。

    君天烬含笑,用内勾外翘的丹凤眼,轻佻地向她们投去足够骚撩的眼神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不斜视,却在走到大殿正中央时,微微顿足。

    凤眸中那道漆黑深沉的暗光,慢慢落在了沈妙言身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一咯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