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80章 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!

时间:2018-05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徐思娇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连澈挑了挑眉,“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徐思娇哭得更加厉害,忙不迭从地上爬起来,不舍地望了眼徐湛,旋即提着裙摆,飞快朝出口而去。

    连澈把弯刀扛在肩上,敛去英俊面庞上的笑意,冷漠地瞥向那座城池。

    君舒影绑住略嫌宽松的袖管,“走罢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三人抬步,扛着刀剑,一同朝光源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走后不久,躺在地上的徐湛,原本苍白的脸庞,突然逐渐恢复了血色。

    他静止的心脏开始跳动。

    一枚枯败的榕树叶,从高空悠悠落下。

    他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西郡郊外。

    几个小包子挖了很久,终于挖通了一条进入地底的通道。

    花思慕挖开最后一块土时,猛然尖叫一声,从上方疾速朝下面坠落!

    念念等人紧随其后,也跟着掉了下来!

    大风从耳畔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他们尖叫着,掉进了一处柔软的地方。

    鳐鳐小心翼翼睁开眼,环顾四周,只见周围陈列着军队,他们身下,则是一大车粮草。

    军队里的所有人,都静静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离她最近的一个男人,骑在高头大马上,英俊挺拔,穿着霜白对襟劲装,外面松松垮垮披着件暗紫色绣如意纹外裳,右手握着缰绳,左手端着一杆描金细烟枪,简直像极了她那位鬼帝伯父。

    “哇!这个地底有好多假人啊!”

    她惊讶地伸出小手,摸了摸那个男人的脸,“佑姬、佑姬你快看,这个假人长得像不像鬼帝伯伯?”

    君佑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沉默半晌,轻声提醒:“鳐鳐,他就是我爹爹。”

    鳐鳐的手僵住了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她讪讪收回手,声音弱弱的,“皇伯伯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烬抽了口烟,徐徐把眼圈吐出来。

    四个小包子俱都低着小脑袋,一声也不敢吭。

    君天烬轻笑,“偷偷过来的?”

    小家伙们一同点头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张祁云帮你们瞒着皇弟与我的?”

    小家伙们再度点头点头。

    君天烬伸手,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爆栗,“长本事了!”

    花思慕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温声道:“伯父,咱们能在这里遇见,也算是一场缘分。您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

    君天烬又要伸手揍他,却被他躲了开。

    然而,他刚避开君天烬,却还是从背后挨了结结实实一个爆栗子。

    他茫然地回过头,只见自己的老爹不知何时出现在粮草车旁边的,正挑着一双桃花眼,没好气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他声音甜脆。

    花容战没再跟他计较,和君天烬对视了一眼,认真道:“我这儿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爹但说无妨,上天入地、刀山火海,孩儿必然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花容战示意手下取出一只红木小箱。

    四个小包子好奇地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鳐鳐脆声道:“我知道这个的,这是我娘亲的箱子!”

    “鳐鳐乖,你要和哥哥妹妹们想办法把这口箱子带进焚城,找到你娘亲,将这箱子交给她。喏,焚城就是那座灯火通明的城池。”

    小包子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忙点点头。

    君天烬示意手下给他们牵

    来两匹马,又备足干粮,叮嘱他们路上小心,才放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他与花容战静静目送小家伙们远去,眼中俱是不舍。

    虽然不忍叫他们去冒险,可他们人小,不容易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是潜伏进焚城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花容战握住缰绳,低笑着望向君天烬,“想来,四哥他定然没料到,咱们这些人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注视着那座千灯万盏的光源,唇角勾起。

    四弟前脚踏出镐京城,他后脚就点了功夫最好的两千禁卫军,悄悄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焚城之战,并不是四弟一个人的战争!

    他,也要参与到底!

    他要彻底扭转上一世的战争中,那惨烈的败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边的幽绿色磷火宛如萤虫,与苍穹上的水银山川图一起,将这座废弃的大地,照得影影绰绰。

    黑夜之中,点着数万盏灯火的城池,宛如巨大的光源,吸引着这地底一切生物。

    他们犹如飞蛾,被绝美的光所吸引,即便明知会被灼烧掉羽翼与生命,也飞扑得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君天澜三人,出现在了焚城外那广袤的平原上。

    平原上,枯草如蓬,白骨遍野。

    这是千年前的战场。

    他们在距离城楼半里地的地方站定,仰头望向这座古城。

    墨金的匾额褪了色,更显古朴沧桑。

    城楼内那高高低低、错落有致的建筑,那尽头高耸的皇宫,依旧带给人强烈的震撼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充满神秘的城池,即便它破旧不堪,却也依稀能看出它曾经的辉煌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有震天鼓声从城楼内响起。

    城门的吊桥被缓慢放下,无数阴兵骑在马上,高举着绣了“元”字的旗帜,踏着吊桥,呼啸着朝三人而来。

    三人立在原地,即便明知要迎战的是千军万马,俊脸上也不见丝毫慌张,反而尽显冷漠与凛贵。

    马蹄阵阵,将大地都给震动。

    那些战马同样死去多年,却被人完好地保存了躯体。

    如今,它们嘶鸣着,随生前的主人,再度踏上战场!

    所有的阴兵,宛如生时一般,在这广袤而黑暗的平原上疾驰着,零零星星高歌起来:

    “身既死兮神以灵,

    魂魄毅兮为鬼雄!”

    错落的歌调,被重复吼唱。

    渐渐地,这歌调连成大片!

    千军万马以一往无前的姿态,共同齐整高歌:

    “身既死兮神以灵,

    魂魄毅兮为鬼雄!

    身既死兮神以灵,

    魂魄毅兮为鬼雄!!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歌声,响彻苍穹!

    君舒影与连澈同时后退三步,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三个人形成了牢固的掎角之势。

    随着那铺天盖地的歌声逼近,君舒影的手指轻轻叩击过剑身。

    “铮”,

    一声轻鸣,震动着三人附近的小方天地,余音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声音犹如天山之巅的冰雪,缓声轻歌:

    “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。”

    连澈挑了挑眉,清越的嗓音透着特有的慵懒,“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抬起苍龙刀横亘于胸前,暗红色丹凤眼透着帝王该有的威严,周身的气息,更是节节攀升!

    他盯着逼近的千军万马,薄唇轻启,声音缓慢而富有磁性: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