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70章 君天澜的女装

时间:2018-04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他俊脸上的表情不大好看,垂眸坐下,自斟自饮起来。

    连澈倒仿佛习惯了似的,不以为意地撩袍落座,“海夫人那里也不安全,我与他费了大力才摆脱掉监视我们的人。下一步怎么做,你们可有想好?话说在前面,一旦有什么致命的危险,我可是会毫不犹豫带着姐姐先行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澈澈,你也太薄情了些。”君舒影挑眉。

    连澈皱眉,“别这样叫我,恶心!”

    “你还叫我花孔雀呢,你能取给我外号,我就不能给你取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事情还没解决,这两人倒是先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目光忽然一凝,从桌前这三人脸上慢慢扫过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,“妙妙盯着我做什么?莫非是终于发现了你五哥哥的绝世美貌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容恶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会儿。

    她与娅娅坐在圆桌前,屏风后则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娅娅蹙眉道:“我的衣裳给他们穿,大约小了些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托腮,姿态闲适,“先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很快,屏风后换完衣裳的三个男人转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皆身着轻纱罗裙。

    娅娅的衣裳穿在他们身上,很是显小,再加上胸部垫了棉垫的缘故,倒越发显得胸大腰细,腿长窈窕。

    三人的肤色皆是比较白皙的,除了偏高,倒是比寻常姑娘还要美貌。

    尤其是君舒影,他本就生了一张雌雄莫辩的脸,如今细细打扮起来,若是再梳起云鬓,细敷妆容,定是比姑娘还要美。

    沈妙言打了个响指,“真是好看。我寻思着,那徐沛是个好色之人,这几日他忙着接手西郡,定是没有功夫来逛蓬莱阁。等过几日他得了空闲,必然会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们三个出去色诱他,必然能把他诱惑得神魂颠倒。你们再趁机把他灌醉,央他带你们去徐家老宅,岂不就有机会正大光明地前去勘探那口水井了?”

    三人异口同声:

    “我们拒绝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沈妙言扶额,“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,既不需要打架,也不会叫你们受伤,可是安全得很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拒绝!”

    三人声音冷淡,毫无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喝了杯酥茶,“那我可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这办法虽然荒诞,但的确是进入徐家老宅最安全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沉吟半晌后,非常冷静道:“罢了,便以此试上一遭吧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见他同意,生怕他抢了小妙妙的好感,于是也立即道:“那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连澈摊开手,表示无所谓。

    三人去屏风后更衣,沈妙言忍不住捂住面颊,努力压抑住大笑声。

    娅娅颇有些汗颜,低声道:“沈姑娘,你不会是故意恶整他们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很是不好意思地挠挠小脸,“你看得不也挺爽嘛!”

    大周皇帝啊,北幕皇帝啊,再加一个游戏花丛、纨绔浪荡的连澈,他们仨儿一起扮女装,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!

    称之为大饱眼福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下巴,忍不住想到,若是顾钦原还在世,看见他表哥被自己怂恿着穿上女装,不知该做何感想……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而不出沈妙言所料,没过三日,徐沛果然来了蓬莱阁。

    他原本对自己父亲的离世充满了悲伤,然而在尝到做徐家掌舵者的滋味儿之后,那份悲伤便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志得意满,摇着折扇,大大咧咧便进来了。

    蓬莱阁的老鸨向来是个见风使舵的性子,靠山徐禄不在了,那么巴结他儿子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媚笑着贴上来,“哟,这不是徐大公子吗?今儿怎的有空来我这儿玩?”

    徐沛重重捏了把她那丰,盈的胸,惹得她连连嘤咛娇呼。

    徐沛大笑,环顾四周,摇着扇子说道:“娅娅呢?叫她过来伺候我!”

    说罢,径直抬步往楼上雅座去了。

    老鸨忙遣了丫鬟去通知娅娅,又招呼人去雅座送上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徐沛在雅座中没等多久,很快就等来了娅娅。

    君天澜等人扮成女子跟在娅娅身后,低着头,迈着莲步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怕被徐沛认出来,所以用黑炭稍稍把白嫩的面颊涂抹得发黑,装扮成寻常侍女,还特意在脸上点了一颗痣。

    几人跪坐下来,徐沛一抬头,正好看见君天澜、君舒影与连澈那高高隆起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惊了惊,嘴巴大张,一双眼睛几乎快要贴上去了!

    娅娅见他如此,笑得很是温婉,“徐公子,娅娅给您斟酒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徐沛敷衍地应着,擦了把唇角的涎水,目光流连过三人,眼睛里的贪婪几乎要满溢而出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嘴唇,朝连澈伸出手,把他抱到怀中,大掌不规矩地在他身上摸索起来,“这几位姑娘可真是漂亮,蓬莱阁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漂亮姑娘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君舒影微微一笑,挽袖端起酒盏,柔声道:“我们是从东边过来的,公子不知道也是有的。公子这般刨根问底的,莫非是嫌弃我们?”

    他生得比女人还美,如今面敷珍珠粉,艳丽的丹凤眼晕染开极致的绯红,越发衬得人比花娇、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徐沛忙笑嘻嘻地喝了他敬来的美酒,顺势摸了把他的手,“瞧美人说的,我哪里敢嫌弃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又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他的表情却微微僵住。

    他蹙眉,疑惑道:“我瞧着你,倒是面善得紧。咱们莫不是从前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心中一咯噔,下意识望向君天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