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64章 诡异的徐家老宅(3)

时间:2018-04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沈妙言很努力地嗅了嗅,却猝不及防嗅到一大口那种浓郁诡异的香粉味儿。

    她呛了两口,紧忙端起茶盏喝了半盏凉茶,才将胸腔里涌出的恶心感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寿宴逐渐进入高潮,众人觥筹交错,大厅中的温度也逐渐攀高。

    沈妙言鼻子灵,清晰地嗅到一股子腐坏的肉味儿。

    然而那腐烂的酸臭味儿并不十分明显,再加上有浓郁香粉压着,所以四周的人好似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可两者混合的气息着实难闻得紧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沈妙言忍不住拿绣帕遮住口鼻,只盼着这场宴席尽快结束。

    终于盼到寿宴进入尾声,下方的徐思倩却又兴致勃勃地要献舞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献完舞,沈妙言也终于憋不住了,提着裙裾匆匆起身,飞快往大厅后门奔去。

    后门有侍女恭候着,她拽住一名侍女的衣襟,冷声道:“西房在哪儿?”

    侍女被她骇了一跳,忙指了个方向:“穿过这条游廊左拐,一直往前,再右拐,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忙不迭捂住小嘴奔了去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奔到西房,胸腔里那股子涌动的恶心感彻底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几乎把寿宴上吃过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张小脸憔悴苍白,仿佛连丰润的面颊都瘦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扶着墙壁,净过手和脸,才虚弱地步出西房。

    西房外是雕花游廊,四周古木参天,树荫清凉,偏僻无人。

    她扶住朱廊,在扶栏上坐了,捂住胸口,轻轻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若有可能,她再也不想靠近那位古怪的徐老爷子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气息,就像是一些不爱干净的太监,夏日里为了掩盖身上那股子阉味儿,而拼命往身上扑香粉遮掩。

    又像是集市里那些轻微腐烂的猪肉,撒过香粉后,继续售卖的味道。

    总之,令人闻之欲呕。

    就在她吹着凉风放松自己时,一道人影缓慢逼近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只见那位面如冠玉的凤家公子,正笑吟吟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挑眉,“凤公子?”

    凤北寻轻笑,“我自幼居住在西郡,从小在老爷子的膝下长大,也算是地道的西郡人呢。只是。我从未在西郡,看到过如姑娘这般容貌惊为天人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声音淡淡,“那是你孤陋寡闻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凤北寻在她面前俯身,用扇柄挑起她的下颌,“我前些时日,曾到过镐京城。当时教坊司中住着一位大魏女帝,与姑娘真真是一样的容貌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凤北寻双眼笑得眯起,“真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起头,尚未来得及说话,男人忽然一把擭住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淡笑道:“女帝陛下放心,我父亲是凤国公,我自然是站在皇上那一边儿的。陛下若想在徐府中找到什么,大可找机会去老爷子的后院,仔细研究一下他那口井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笑吟吟地松开手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解地盯着他的背影,这个男人什么意思,投诚卖好吗?

    找东西,难道他知道他们要找什么?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只得悻悻起身,去前院寻君天澜了。

    此时大厅里,客人们已经散了。

    只君天澜、徐冬荣等人还在。

    徐思倩穿着露骨,围在君天澜身边,捧着一盘葡萄,娇声问他可要吃她剥的葡萄。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吵得生烦,眼底已经涌出浓浓的戾气。

    偏徐思倩毫无所觉,仗着自己是徐府的掌上明珠,娇软的身子使劲儿往他身上贴。

    徐冬荣搂着娅娅,不顾她哭泣,随意扯乱她的衣裳,干枯的大掌尽情对她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他瞥见君天澜,开口笑道:“皇上这是作甚,难道是看不上我徐家的姑娘吗?对了,听闻你对思琪和思娇都很不满意,不知确有其事否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苍老,像是坏掉的风箱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喉管里还带着浓痰,叫人听了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道:“徐府姑娘甚好,只是朕心中已有良人,因此无福消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就是傻。不趁着年轻多享受一番,难道要等老了,才像我这样,开始玩女人吗?”

    他如乌鸦般咯咯笑着,手指不老实地乱动,引得怀中姑娘连连战栗哭泣。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眼哭得不成样子的娅娅,她的眼睛很清澈,倒是有些像妙妙。

    冷硬的心中泛起一股爱屋及乌的怜悯,他嗓音始终清冷,“这位姑娘算是朕相识之人,不知老爷子能否放过她,另觅佳人?”

    徐冬荣无所谓,拍了把娅娅的翘臀,笑道:“我便给皇上这个面子。还不快滚?”

    娅娅朝君天澜投去感激的一瞥,红着脸快速跑走。

    徐冬荣用那双浑浊的老目,扫了眼旁边一脸花痴相的徐思倩,笑道:“今儿既然来了,便在我这老宅里多住些时日吧,也好与我这曾孙女儿,好好培养一番感情。”

    说罢,笑呵呵地扶着侍女的手,颤巍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徐思倩得意不已,越发往君天澜身上贴,娇羞满脸地问道:“皇上,你听见没有,老爷子可是支持咱们在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着一张俊脸,始终不为所动,只专注等着沈妙言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大厅外,沈妙言兜兜转转寻来,正好在拐角处撞上徐冬荣。

    旁边立即有侍女呵斥:“走路不长眼睛吗?看不到老爷子在这里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唯唯诺诺地退避开。

    徐冬荣老眼从她的面庞上掠过,不自觉地张开嘴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太老了,这么一张嘴,立即有一串涎水从嘴角滑落。

    满是褶子的老脸上,还浮现出猥.琐的表情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恶寒,强忍着冲动才没上前给他一耳刮子。

    徐冬荣盯着她看了片刻,笑呵呵道:“怪不得是皇上心尖尖儿上的宝贝,这副容貌,若是搁在老夫手里,那也是捧着怕掉了,含着怕化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得意味深长,抬步缓慢离开。

    逆风送来他身上那股子浓郁的香粉味儿,沈妙言捂住嘴,好不容易才压下胸腔里的恶心感,这才抬步继续去寻君天澜。

    她踏进大厅,一眼看到徐思倩拐着弯儿地往君天澜身上贴。

    大约徐府的姑娘都十分豪放,只见她夸张地推挤着胸前那绵软巨大的两团,借着仰头与君天澜说话的功夫,很努力地用它们去蹭男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君天澜大约始终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在沈妙言看来,男人额角青筋直跳,指间的墨玉扳指几乎快要被捏碎了!

    显然,已是爆发的边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