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57章 没好气地刮了下她的鼻尖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鳐鳐跌坐在地,紧盯着这个突兀出现的可怕少年,惊恐地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她指着他,哆哆嗦嗦道:“你,你是谁啊?我不曾招惹你,你为什么要推我?”

    稚嫩的嗓音,已然带上了委屈的哽咽和啜泣。

    像是被逼到绝路的娇弱小羊羔。

    少年沉默着在她面前蹲下来,掐住她的面颊,借着路边灯火微弱的光晕,静静打量她。

    鳐鳐眼底掠过极淡的腹黑,在他疏于防备的时候,猛然抬脚踹向他的心口!

    那双清澈见底的琉璃眼中,盛着满满的期待。

    她从小力气就很大,这一脚踹出去,定然能把这个坏人给踹倒的!

    她算计得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殊不知,她所有微小的表情,都被少年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脚即将踹到少年时,少年顺势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,骤然加紧力道!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鳐鳐疼痛地哭出了声,呜呜咽咽的模样,比刚刚装出来的还要可怜。

    “呵,”少年在狐狸面具后低笑,“精心娇养的小猫咪长了些尖利的爪子,倒是和路边的野猫没什么区别了,真叫我厌恶得紧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比平常要低沉许多。

    而他说完,握住鳐鳐脚踝的手,再度加力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鳐鳐空无一人的长街中惨叫出声!

    脚踝处的疼痛深入骨髓,这个人的力气大得可怕,仿佛要生生握碎她的骨头!

    晶莹的眼泪顺着嫩颊滑落,她浑身发抖,根本就没有力气再去对付这个诡异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松开手,淡淡道:“若有机会,小野猫身上这些爪子,我定是要再度给你剪掉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瞟了眼她身边装满铜钱的小布袋,伸手拿起,漠然地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鳐鳐独自坐在寂寥无人的长街中,捂着脚踝,哀哀地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她低头,撩开裙摆和罗袜,只见自己的脚以诡异的姿势扭曲着,脚踝处已然逐渐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冰凉的泪珠子跌落在伤处,她委屈得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那哭声回荡在整座长街。

    少年靠在远处的街角上,听着那响彻心扉的哭声,狐狸面具后脸晦暗不明,令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侍奉他的那对双胞胎侍女寻了来。

    两人长得一般乖巧可爱,穿绫罗裁制而成的襦裙,挽着整齐的双丫髻。

    白嫩的手腕上,还各戴着两只金镯子。

    她们恭敬地对魏化雨屈膝行礼: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夜深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风公子请殿下回客栈休息。”

    少年摘下那张狐狸面具,随手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英俊稚嫩的小脸上,始终透着淡淡的疏离与高贵。

    他抬步,朝客栈而去。

    双胞胎姐妹对视一眼,忙低头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君念语等人左等右等也没等到鳐鳐,于是紧忙寻了来。

    鳐鳐抱住佑姬哭得厉害又委屈,连说话也断断续续:“我又没得罪过什么人……呜呜呜,为什么要这样打我……他是坏人,是天底下最坏的坏人!”

    花思慕心疼得紧,“咱们还是快去找医馆吧!免得伤口

    恶化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背起她,几个小孩儿一道去找医馆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君舒影,随着君天澜逛起了夜市。

    君天澜拿着夜凛手绘的舆图,把夜市中每一个卖花凉糕的摊位都询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然而得到的结果都是同样的,他们并没有看到过徐思娇那样的小姑娘前来买花凉糕。

    三人找了两个时辰,仍旧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徐思娇知道徐府的秘密,会不会是那位徐家老爷子,把她灭口了?”沈妙言边走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语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是很有可能的事儿。

    然而徐思娇还有些用处,这般死了,未免太过可惜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陷入苦思冥想,于是摸了摸肚子,“我饿了,刚刚那花凉糕看起来挺好吃的,我想买两块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买!”君舒影自告奋勇,“小妙妙,那里有座酒肆,你在酒肆门口坐会儿,叫些茶点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她和君天澜在方桌旁坐了,小二哥肩上打着毛巾过来,恭敬地询问二人要吃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随意点了些菜,便打发小二哥走了。

    此时夜市很是繁华,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托腮,一边张望长街,一边说道:“若找不到徐思娇,四哥是不是打算直接去徐家老宅,把徐冬荣那老狐狸揪出来,逼问焚城的入口?”

    “只能如此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“听闻徐家老宅高手如云,比城主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揪出徐冬荣,乃是下下策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,看见一辆青皮马车匆匆从街市驶过。

    那马车车帘晃动,隐约露出里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只见徐思娇蓬头垢面,小嘴里被堵着布子,十分可怜地靠在车壁上。

    她似是也从窗帘缝隙里看见了沈妙言,忙拼命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猛然站起身,“四哥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。

    他还未说话,沈妙言已然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紧追着那辆青皮马车,谁知还没追上,对面又有一辆庞大而奢华的马车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马车周身携带着一股奇异的浓香,所过之处,空气中都是那种香。

    而车中主人显然是在西郡招摇过市惯了的。

    车夫看见道路中间的沈妙言,压根儿就没有避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耐烦地挥打着马鞭,马蹄在半空中高高扬起,眼见着就要朝她重重践踏下去!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却已来不及躲避!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黑色残影掠过!

    君天澜抱住沈妙言,几个旋身之间,堪堪在路边停下。

    那辆庞大的马车迅速驶了过去,徒留下奇异浓香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君天澜怀中钻出脑袋,仰头望向他。

    男人剑眉轻蹙,没好气地刮了下她的鼻尖,“下次再乱跑,被马儿踩死,我可是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虽是斥责的话语,可语气却莫名宠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摸了摸鼻尖,没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而这亲昵的一幕,尽数落进长街对面那个男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君舒影捧着几包花凉糕,一双潋滟尽天地艳色的丹凤眼,静静看着他们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