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35章 四哥,我没有喝酒哦……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海棠馆豪奢大气。

    君舒影点了几十道海鲜,亲自动手,细细剥了蟹肉放在沈妙言面前的碟子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喝了许多酒,赞叹道:“这里的酒,真好喝……五哥哥,我要打包,打包十坛——不,二十坛回宫喝,嗝!”

    君舒影事事都依着她,闻言,立即叫来侍卫,命他们搬二十坛好酒回莲华宫。

    直到月上中天时,两人才返回皇宫。

    马车堪堪在莲华宫门外停下。

    在小几旁托腮假寐的君舒影睁开眼,望向对面的姑娘。

    小姑娘抱着只空酒坛子,盘膝端坐着,小脸圆鼓鼓的,甚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,咱们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轻唤着,拿起一根孔雀毛,拂了拂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小姑娘伸手摸了摸痒痒的脸颊,打了个酒嗝,推开他的手跳下马车,跌跌撞撞地朝宫里跑。

    君舒影忙担忧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月光清透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两日便要大婚,宫里已然张灯挂彩,打扮得十分隆重。

    游廊里挂满了华美的八角宫灯,在地面投下艳丽的朦胧光影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酒坛子,踩着绣花鞋,独自穿行于这人声寂静的长廊之中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瞳眸盛满了莹莹水光,眼角绯红艳丽入骨,小小的樱唇上还隐隐沾着晶莹酒渍。

    白嫩如牡丹的面容,透着醉酒后的酡红,因为少女心事的缘故,看起来像是染上了淡淡的焦急。

    她步伐生风,裙摆高高扬起,纤细的脚踝在光影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她听不见四周的风声与君舒影在背后的呼唤,她一路往前跑,终于闯进了一处偏僻的殿宇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推开门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,你跑到这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舒影终于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沈妙言回头,认真地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畔,“他在睡觉,不要吵醒他……不然,他要数落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不解,“睡在睡觉?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有回答他,睁着湿漉漉的圆眼睛,弓着小腰,蹑手蹑脚地跨进昏暗的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君舒影蹙眉,下意识地跟着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来到殿中,脚步极轻地走到拔步床前。

    她转身把酒坛子交给君舒影,又对他甩甩手,“去,去!”

    君舒影满脸困惑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边脱鞋上床,一边悄声道:“去,把酒坛子丢掉,别给他发现了……他要是知道我喝酒了,定要骂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倒头钻进被褥里,十分熟稔地抱住枕头。

    她用小腿蹭了蹭枕头,“四哥,我没有喝酒哦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就沉沉睡了去。

    月光从窗棂洒落进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凝望着床榻上独眠的姑娘,忽然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果然,忘不掉呢……

    她还是忘不掉他。

    寂静的月光里,他低笑了声,把酒坛子放到圆桌上,走过去抱起沈妙言,往殿外而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怀里仍旧抱着那只大软枕,睡得极甜。

    他踏在月光中,长长的漆墨青丝在风中飞舞,宛如谪仙。

    回到寝殿,他把她好好安置在拔步床上,孤单地守了她一会儿,才不舍地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熟睡的沈妙言,眉尖越发蹙得厉害。

    混沌的梦境中,她仿佛看见了一座影影绰绰的城池。

    雄浑的号角声回荡在天地之间,她看见无数骑兵从城池中涌出,在平原上排列成军阵,与敌人兵器相交,杀戮成河。

    而渐渐的,城池这一方的军队,很明显地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看见有肤色极白的英俊少年,身穿黑色铠甲,从城池中杀出,如龙卷风般,疯狂席掠向敌军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,令那些快要支撑不住的军队,猛然欢呼起“太子殿下”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那欢呼声响彻天地,犹如恭敬地呼唤他们的神明。

    她看见少年功夫出神入化,手中墨金色长刀所过之处,尸横遍野!

    无数人朝着少年围拢刺杀。

    一柄长枪骤然刺向少年的脑袋,少年歪头堪堪避过,头盔却被挑落在地!

    明明是年轻英俊的面容,却生了一头雪白银丝。

    那长长的银丝随风而舞,衬着他俊脸上的斑驳血迹,看起来犹如降世的阎罗。

    而城池这一方的军队,在看见他的银发时,皆都臣服在他挺拔健硕的身姿之下,望着他的目光越发恭顺崇敬。

    因为那是,皇族的象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骤然从睡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她捂住脑袋,只觉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好容易平静下来,她睁着湿漉水眸,瞳孔中满是茫然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梦到这些东西,那个银色头发的少年是谁,那座城池又在哪里,征战的双方,又是什么人?

    正在这时,昔年跨进门槛,“娘亲!”

    她回过神,朝他伸出手,“昔年来了。”

    昔年见她面色有些憔悴,于是皱眉转向侍立在角落的宫女,“还不快替我娘亲梳洗打扮?”

    几名宫女忙福身应喏,恭敬地伺候沈妙言洗漱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梳洗完毕,用罢早膳后,昔年提议道:“父皇怕娘亲在宫中无趣,说我可以带娘亲去宫中的学堂转一转,娘亲可要去瞧瞧?”

    “昔年功课那么厉害,夫子定然也是极厉害的人物,我定是要去拜访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。

    昔年吐了下舌头,“才不是夫子的功劳呢,是儿臣生来就天资聪颖的缘故!”

    两人乘坐轿辇来到学堂,学堂里的孩子从四五岁到十几岁不等,皆都好奇地望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昔年把她带到自己所在的教室,“夫子还没到,娘亲先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刚在后排盘膝坐下,胖乎乎的魏千金奔了进来,“皇姑姑!”

    她忙接住小胖妞,见她手里拿着一束小花,不由逗她道:“这花可是送给皇姑姑的?”

    魏千金红着脸,娇羞地扭捏着,“才不是送给皇姑姑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妙言挑眉而笑,目光不着痕迹地望了眼昔年,“那是送给你表哥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越发扭捏,“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“那我就猜不着了,莫非千金有喜欢的公子?”

    “皇姑姑真讨厌!”

    魏千金跺了跺脚,圆乎乎的小脸红得通透。

    沈妙言忍不住被她逗笑,余光却注意到昔年绷着小脸,一言不发地盘膝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啧,小家伙这是在吃醋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