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28章 不知沈姑娘的弟弟是何模样性情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花思慕随口道:“我听说有些动物会偶然出现先祖的体态特征,称为返祖,至于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托腮想了会儿,很快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,“不过,好像还没有哪种人,是从小时候起就长着雪白头发的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小家伙,并未在这个问题上深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登城远望,绵延起伏的雪山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天地浩渺的景致,唯有北幕可以观之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沈妙言却无心欣赏这幅美景。

    她坐在圆桌旁,桌上堆放着几十张画卷,全是北幕贵族小姐的画像。

    她一张张看过去,嘀咕道:“连澈那小子挑得很,寻常姿色的姑娘,怕是入不了他的眼……五哥哥,你找来的这些女孩儿,虽然清秀好看,但远没有人能够叫人一眼就动心的呢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抱着雪莲甘露水坐在窗台上,一边晃悠双腿,一边笑得无奈:“小妙妙莫非是按你自己的姿容标准来挑弟媳的?世间如妙妙这般姿容的姑娘可是少得很,哪儿有那么容易就能碰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苦恼不已。

    她挑来挑去,最后挑中一张画像,“这幅倒是还看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喝了口甘露水,跃下窗台,走过来看了一眼,挑眉道:“水家的姑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哥哥认识?”

    “嗯,从前被母妃弄到宫中住过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“大约又是五哥哥的桃花吧?若给连澈知道,他肯定是不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妙妙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”君舒影勾起她的一缕长发,慢慢缠在指间把玩,“小妙妙要从北幕贵女中挑选弟媳,可是北幕的贵女,有哪个不曾喜欢过我?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默默抽出自己的发丝,暗道这厮的脸皮也忒厚了些。

    然而到底无可奈何,她还是希望连澈尽快成家立业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与君舒影说好了,三日后在御花园办一场花宴,到时候撮合撮合水家姑娘和连澈。

    而她与君舒影的商议,全都被思雅听在耳中,很快就悄悄告诉了连澈。

    三日时间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今日天晴,御花园内群花争艳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为掩人耳目,沈妙言特意邀请了许多北幕贵女和贵公子,园中衣香鬓影,笑语晏晏,较平常繁华许多。

    君舒影苦恼地留在宫中处理奏章,沈妙言独自带着昔年和千金,静坐在八角古亭中,隔着雪白垂纱,观看园中走动的美人们。

    昔年剥了个黄橙橙的橘子,把橘瓣上的白色丝络清理干净了,才递给沈妙言,“娘亲,舅舅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橘子,朝四周张望了几眼,同样不解,“我明明跟他说了这个时辰过来,他从来都很守时的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千金指向连通花园入口的小径,稚声道:“皇姑姑,那位水姑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看去,只见水盈盈身着一袭白裙,系着雪青色貂毛斗篷,纤腰款款,瓜子脸白嫩精致,正款步而来。

    &n

    bsp; 她梳着繁复的云鬓,簪着几支垂金流苏的玉钗,看上去很是华贵妩媚。

    她身后还跟着个模样俊雅的小公子,约莫是她的弟弟水泠泠。

    沈妙言对跪坐在自己身后伺候的思雅道:“去,把水家姑娘请到亭子里。”

    思雅应了声“喏”,立即去请人。

    很快,水盈盈牵着水泠泠的手踏进亭中,恭敬地朝沈妙言行礼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笑道:“坐罢。”

    北幕并不怎么盛行桌椅板凳,因此很多场合,都是地上垫着竹席、绒毯之物,再在绒毯上放置蒲团、小佛桌等物。

    水盈盈姿态娴雅地跪坐下来,望了眼沈妙言,笑不露齿,声若黄莺:“久闻沈姑娘美貌倾国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,真不愧是被皇上惦记了数年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“唔”了声,“水姑娘同样美貌,令我惊艳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又望向板着小脸的水泠泠,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令弟今年多大了?真是可爱得紧。”

    水盈盈轻笑,“舍弟今年刚满十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望向昔年,“瞧瞧,人家看起来可比你斯文多了,你可得跟人家学习才行。我与水小姐说会儿话,你带泠泠去御花园里转转?”

    昔年微微一笑,牵着千金站起身,望向水泠泠。

    水泠泠并无异议,起身跟着他们离开了八角古亭。

    沈妙言这才挽袖,亲自给水盈盈斟了杯酒,“听闻北幕姑娘十五岁就会出嫁,可水小姐已然十九岁,莫非还在等着皇上把你纳进后宫不成?”

    水盈盈一愣,不可思议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说话未免也太直了吧?

    这叫她怎么回答?

    难道,她特意把自己单独叫到亭子里来,只是为了威胁恐吓自己一番,叫自己不准接近皇上?

    沈妙言把她胡思乱想时的表情尽收眼底,微微一笑,又道:“皇上并无纳妃的意思,水小姐再等下去,朱颜易老,就再没办法寻得佳婿了。”

    水盈盈保持着礼貌的表情,淡淡道:“怎么,沈姑娘怕我的存在,威胁到你与皇上恩爱?能够如此被沈小姐看得起,当真是盈盈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我请你来,可不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儿。”沈妙言呷了口雪莲酒,“我有位弟弟,容貌不下于你们北幕皇帝,才华不亚于大周皇帝,乃是世间罕见的好儿郎。若水姑娘愿意,我想给你们牵条红线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抬眸直视水盈盈,“比起镜花水月、虚无缥缈的等待,触手可及的爱情,才算是真正的爱情呢。”

    水盈盈也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知晓这个姓沈的女人很美。

    可她刚刚抬眸的刹那,漆黑卷曲的睫毛微微撩起,露出两汪水莹莹的琥珀色瞳孔,眼角的绯红艳丽入骨,搭配羊脂白玉般的肌肤,着实令人惊艳。

    有这般艳绝天地的美人珠玉在前,怪不得皇上看不上自己。

    她想着,紧了紧拢在宽袖中的双手,十分明智地说道:“家父家母亦是十分操心我的婚事,我也知晓不能再继续拖下去。不知沈姑娘的弟弟是何模样性情,可否请来与我一见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