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25章 小怪物的爹爹,自然是老怪物啦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第六日傍晚,放课后。

    君佑姬与鳐鳐慢慢走回东宫,走到一半时,她忽然想起那卷《诗经》落在了学堂里。

    她让鳐鳐先回东宫,自己则转回去取那本书。

    书卷就在桌子上,她珍惜地捧在怀里,低着头离开教室。

    谁知还未走出明德学堂,就有一群混小子把她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为首的依旧是那个小胖墩。

    他双手叉腰,得意笑道:“哟,小怪物你这是怎么啦?怎么没和公主殿下一块儿走啊?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啊?给我瞧瞧!”

    说着,劈手就去夺那本《诗经》。

    君佑姬避开他的手,冷冷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小胖墩“啧”了声,“不过是公主殿下的伴读,也敢如此命令本公子?!你可知本公子的爹爹是谁?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我爹爹是谁?”

    君佑姬抬眸,声音冷冷。

    小胖墩等人哈哈大笑,腆着脸侮辱道:“小怪物的爹爹,自然是老怪物啦!”

    君佑姬猛然攥紧拳头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我说,小怪物的爹爹,自然是老怪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君佑姬忽然冲上前,直接揍了他一拳!

    小胖墩猝不及防,被打得跌倒在地,只觉颜面尽失,忙红着脸爬起来,哭嚎道:“这个臭女人打我,她竟然打我!兄弟们,给我狠狠揍她报仇!”

    他周围簇拥着的那群狐朋狗友,只当君佑姬果真是身份低微的公主伴读,因此毫无顾虑,立即冲上前,不由分说地对她拳打脚踢起来。

    君佑姬抱住脑袋蹲在角落,任由那些拳脚踢打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怕疼,一点儿都不怕。

    她只是,不许别人说她爹爹坏话!

    那群小公子都是半大的孩子,正是最顽劣的时候,压根儿不懂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他们扯住君佑姬的头发,一边骂她是小怪物,一边找来剪刀,说要剪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君佑姬挣扎得厉害,死死护住头发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却倔强地不肯掉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看见了人群外的程承。

    那个干净的少年,摇着折扇,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张开小嘴,想要说什么,却没能发出任何音调。

    小胖墩顺着她的视线看见了程承,顿时哈哈大笑,一把将程承给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程承的肩膀,把剪刀塞到他手上,“程兄,你不也很讨厌这个小怪物吗?来,你把她头发剪掉。”

    程承握着剪刀,平静的目光始终落在君佑姬带着伤痕的面颊上。

    她的瞳孔一向很干净清澈,盛着莹莹水光,像是世间最纯粹的黑曜石。

    而此时,她紧紧护着那头雪白长发,那双漂亮的丹凤眼里,正含着淡淡的乞求。

    程承垂眸,掂了掂手中的剪刀。

    小胖墩推了他一把,怂恿道:“程兄,你这个时候犹豫个什么劲儿?大家伙都想亲自剪掉她的头发,我们可是特意把这个难得的机会留给你呢!你到底拿不拿我们当朋友啊?”

    程承望向君佑姬。

    两个小男孩儿已经上前,把她的双手从背后反剪,逼着她跪在地上,将她的长发狠狠拽起来。

    他上前,在她面前单膝蹲下。

    君佑姬的表情仍旧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里,盛着的晶莹泪水几乎要抑制不住地滚落。

    她仰望着这个干净的少年,轻声道:“程哥哥……我们不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程承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他身后,小胖墩等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小胖墩上前,拍了拍君佑姬的脸蛋,嘲笑道:“你说的是你亲程兄的事儿吗?哈哈哈,那次是因为我们玩骰子,程兄输了,身上又没带足够的银子,所以我们跟他说,若能让你亲他一下,我们就不问他讨要他输的银子了!那出戏可是程兄精心设计的呢,小怪物,你喜不喜欢啊?”

    君佑姬猛然一怔。

    她盯着程承,少年面容清秀干净,表情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他对刚刚那小胖子的话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显然,那小胖子说的,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滚了几滚,终于从睫毛间隙滚落。

    它们顺着脸蛋滑落,从下巴滴落在地,溅起了点点尘埃。

    程承摸了摸她的脸蛋,似是怜惜。

    小胖墩见他还不下手,顿时不耐烦起来,“程兄,你搞什么啊,你到底剪不剪啊,不剪把剪刀给我,我亲自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已经迫不及待地撸起了衣袖。

    程承没搭理他,只对君佑姬淡淡道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语毕,他一手攥住君佑姬那及腰长的雪白发丝,抬起剪刀,毫不犹豫地一缕缕剪断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很软,如同丝绸般顺滑。

    他想着,眸光淡然,如同修剪花枝般,将那头及腰长的发丝,慢慢剪得七零八落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君佑姬始终低垂眼帘。

    她的余光,看见自己那头留了好多年的头发,散落地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雪白干净的长发跌落在泥土之中,有的折射着夕光,有的染上了尘埃。

    很脏。

    很脏……

    程承剪掉她最后一缕长发,丢下剪刀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淡淡道:“抱歉,我的手艺不是很好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夕光中笑了笑,嗓音清冷而戏谑:“不过,对你而言,有没有这头长发,又有什么分别呢?都是小怪物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佑姬始终跪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那头漂亮的及腰长发,如今只恰恰及到耳朵边缘。

    看起来与其他女孩儿格格不入,很是可笑。

    小胖墩玩得十分满足,又踢了她几脚,才和其他顽劣的男孩儿们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程承看了她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君佑姬哑声,“我是把你当朋友的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语带散漫,“可我,不需要一个怪物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语毕,径直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夕阳的光,带着暖和的温润,洒落在这个与其他姑娘都不一样的小女孩儿身上。

    她慢慢站起身,始终低垂着脑袋,朝明德学堂外走去。

    地上有一本《诗经》。

    她视而不见,甚至在经过时,还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晚风拂过,吹开了那本诗册。

    里面夹着五朵野百合。

    干净,清甜。

    —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