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24章 哪怕是做咸鱼,也一定要做最咸的那条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语毕,他没再搭理连澈,径直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他踏进门槛,回头望了眼仍旧坐在地上的连澈,还不忘将殿门掩上。

    他把托盘端到寝殿内,看见沈妙言正对镜梳妆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姑娘肌肤如羊脂白玉,很是嫩白光滑。

    他微讶道:“身上那些红疹子都消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,把全部头发都梳拢到头顶上,挽成一个简单的男子发髻,又随手拿起一顶小巧玲珑的金叶子发冠固定住。

    “消了就好。下次可不敢乱吃东西了。”君舒影说着,把托盘放在圆桌上,“我叫人给你煮了药粥,你过来尝尝可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起身走过去,男人体贴地给她盛了一碗虾仁粥,柔声道:“已放温热了,可以直接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过粥碗,小口小口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她对面坐了,见她很快吃完一碗,于是又给她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她,小姑娘吃东西的模样很着急,像是饿了很多天似的。

    听说大魏皇族吃东西都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慢点儿。”他温声细语,余光瞥了眼殿门,不经意地提起道,“说起来,小妙妙的弟弟也过了弱冠之年,今年该有二十三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二十三。”沈妙言点点头,动作很自然地把掉在桌上的粥米捡起来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君舒影托腮,“二十三,也该成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粥的动作一顿,抬眸望向他。

    姿容艳绝的男人,笑弯了一双丹凤眼,“北幕贵族中,美人极多。我以为,可以为沈弟弟寻一个好的,小妙妙觉得呢?”

    沈妙言眨了眨眼睛,仔细想了会儿,点点头,“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连澈总不能一直跟着她,都二十三岁了,也该成家了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回雪城之后,我就着手操办他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笑得明媚不可方物,拿帕子细细给她拭去唇角的米粒。

    只是那丹凤眼底,却有腹黑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呵,他好不容易把小妙妙弄到手,那家伙怎敢打小妙妙的主意?

    另一边,大周镐京。

    正是清晨。

    东宫之中,鳐鳐梳洗完毕,对着镜子细细给自己小脸抹上玫瑰珍珠膏。

    她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琥珀色圆眼睛,肌肤娇嫩雪白,吹弹可破,粉嘟嘟叫人喜欢。

    她涂抹好了,轻轻拍了拍面颊,将那只珐琅彩陶瓷小罐递到君佑姬面前,“佑姬,试试我调制的雪花膏?”

    说着,拿小手背娇气地左右摸了摸嫩滑脸蛋,柔声道:“我做的雪花膏比宫里分派下来的要好很多呢,这可是我钻研很久的配方,能让肌肤白嫩如雪,粉嫩有气色。长久使用,可永葆年轻。”

    君佑姬“唔”了声,淡淡道:“我就不用了,我皮肤白着呢。”

    鳐鳐望向她那白的近乎透明的肤色,讪讪道:“呃,也是哈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儿很快收拾好,各自背上小布兜,往明德学堂而去。

    今儿阳光好,两人沿着树荫走,背上也出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鳐鳐摸着小脸,笑容甜蜜,“幸好我早有所料,临行前还涂了些别的防日光香膏,如此就不怕被晒黑了呢。将来我若没银子花,就去售卖我自己做的花膏,想来定会有很多人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鳐鳐你若是把这份研究香膏的精力,投放在学习上,想来定不会被夫子三天两头的说教罚站了。”君佑姬毫不留情地戳破了鳐鳐梦想的泡泡。

    鳐鳐尴尬地捂住小脸,“佑姬你干嘛总是与我唱反调嘛!人一定要有梦想的,哪怕是做咸鱼,也一定要做最咸的那条!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走到了明德学堂。

    早课是朗诵诗文。

    鳐鳐自是趴在桌上打盹儿。

    君佑姬翻了翻这些诗文,她很小的时候就把它们全都背诵过了,懒得再看一遍,因此一手托腮,默然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学堂里种着古朴粗壮的榕树,庞大的树冠绿茵茵的,很是清凉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会儿,突然发现那树冠上坐了个人。

    小小的十岁少年,身着学堂里统一的青衣服制,腰间挂着个玉佩,手持折扇,正慢慢扇着风。

    不是程承又是谁。

    程承似乎也注意到了她,带着薄凉的目光慢慢落在了她脸上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他忽然笑了笑。

    君佑姬也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她看见金阳从榕树碧绿的枝桠间隙洒落,给少年镀上一层绝美的金芒。

    很好看,很耀眼。

    值得人欣赏。

    程承也在欣赏这个奇怪的小女孩儿。

    他看见几缕金色阳光在她雪白的发梢间跳跃。

    她的发质很好,及腰长的雪白发丝,看起来就很柔软。

    若是簪上艳丽的牡丹发钗,一定很好看。

    然而这宁静的时光并未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其他少年在远处催喊着程承的名字,唤他回去上早课。

    程承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朵小小的野百合,朝君佑姬随手一抛,继而从树枝上跃下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君佑姬望着书卷上的野百合,漆眸中闪烁着浅浅光泽。

    她珍惜地把野百合夹进《诗经》里。

    傍晚,放课后。

    依旧有一大波人不远不近地跟着君佑姬,骂她是小怪物。

    君佑姬始终神色淡淡,微微偏头,不经意就看见那个少年坐在榕树枝桠里,正摇扇轻笑。

    他笑得很温暖。

    仿佛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朋友。

    君佑姬抱紧了兔子布玩偶,对四面八方那些嘲笑声,越发觉得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她,也是有朋友的人呢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早课时,君佑姬看见那个干净的少年,又坐在窗外那高高的树枝上。

    如同昨日一般,他临走前,又抛了一朵野百合过来。

    她把玩着野百合,嗅了嗅百合特有的清甜气息。

    “真好闻……”

    她轻声呢喃,将野百合小心翼翼藏在书卷中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阳光很好,她过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偶尔不经意望向窗外时,她看见阳光清透,初夏的时光里都弥漫着野百合的清甜。

    一连五日过去,她收到了五朵野百合。

    就连那卷《诗经》,都被染上了百合的清雅淡甜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地面上这种充实轻盈的生活,甚至在想,她是否要告诉爹爹,以后不打算回地下鬼市了。

    可美好的事物,向来犹如海市蜃楼,昙花一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