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23章 至少,我还有追求小妙妙的机会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沈妙言……

    她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她竟然妄图谋害少主的女人!

    黎明前,最后一缕月光消散于枯寒的树梢间隙。

    寒风四起。

    思雅缓缓抱紧了自己。

    当年,他们几个小孩儿偷偷划船送少主离开琼华岛后,那五个小男孩儿跟随少主去中原,少主却命令她和妹妹马上返回岛屿。

    可是,她和妹妹也很想看一看中原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于是,她和妹妹不顾少主的命令,在他离开之后,也紧跟着来到了中原。

    她与妹妹中途失散,她辗转流落,最后被萧贵妃收在身边,也算过得还不错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能够嫁给皇上,也尝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滋味儿,却没想到,竟然又碰到了少主!

    “幸好少主没有杀我……”她喃喃自语,“定是少主觉得我还有用,所以才没杀我……我应该帮少主,帮少主获取沈小姐的芳心。如此一来,沈小姐离开了皇上,我也能趁机上位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迎着朝阳,痴笑出声。

    而连澈从殿顶跃下后,找到了沈妙言的寝殿,直接从窗户潜了进去。

    寝殿中点着雅致的安神香,他朝思暮想的姐姐,正辗转不安地躺在拔步床上。

    他上前,轻轻掰开沈妙言的嘴巴,将那小瓷瓶里的解药尽数倾倒进她嘴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惊醒,一口咬住连澈的手指!

    那张遍布红疹子的小脸上,满是怒意,似是在控诉他怎么又闯进了她的寝殿。

    连澈挑眉,手指顺势地在她软软热热的齿舌间搅了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忙吐出他的手指,坐起身朝旁边“呸呸呸”了几下,“我好不容易睡着,你做什么要把我弄醒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连澈说话,她一把揪住连澈的衣襟,“还有,你怎么又跑到我寝殿来了?我跟你说过多少遍,不许随便进我的寝殿!”

    连澈拿小手指掏掏耳朵,“君舒影都可以进,为什么我不可以?姐姐偏心也该有个谱。还是说,姐姐已经打算嫁给他了?”

    “嫁给他?我还没有想好今后到底怎么办呢,嫁人什么的,暂时应当不会考虑……”沈妙言认真说着,很快又回过神,“我跟你说你擅自闯进我寝殿的事儿呢,你别转移话题!”

    连澈在床榻边坐下,懒散地踢掉长靴,盘膝坐在缎被上。

    他晃了晃手中的小瓷瓶,“我可是好心来给姐姐送解药的,姐姐这般凶狠,可真叫我害怕得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从他脸上看到任何害怕之色,反而看见了浓浓的戏谑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,从他手中夺过小瓷瓶,翻来覆去地仔细研究了一番,认真道:“我曾跟素问学过医,可这瓷瓶里的东西,我却是从没有接触过的……你既说是解药,那么,我身上这些红疹子,莫非是被人下了毒?”

    她说着,挽起一截袖管,只见肌肤上的红疹子,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下去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正色道:“连澈,是谁要害我?”

    连澈没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慵懒地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正好压在沈妙言的腿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急,使劲儿想把他推开,“我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连澈“唔”了声,顺势握住她纤细的手腕,将她往怀中一拽。

    沈妙言猝不及防,失了重心,猛然跌撞在他的胸膛上!

    他已过了弱冠之年,是个成熟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他胸膛宽厚,肌肉紧实,这副强健的体魄,可以给任何女人带来安全感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的耳朵,正好就贴在他的心口上。

    她听见连澈的心跳很有力。

    噗通,噗通……

    似乎比寻常时要急促些许,犹如战场上那鼓舞士气的鼓点。

    她蹙眉,“连澈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伸出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掌,紧紧按住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绣花罗帐的帐顶上,嗓音低沉沙哑:“我的心跳,姐姐听见了吗?它,在为姐姐而跳动。从无到有,从生到死,只为姐姐跳动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尾音莫名染上一丝悲伤。

    似乎再过不久,就会发生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沈妙言忙着挣扎,并未能听出他的忧伤。

    她终于挣开了他的桎梏。

    男人跟着盘膝坐起,桃花眼含着点点笑意,唇角的弧度带着入骨的宠溺,伸手轻轻触摸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沈妙言皱眉,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连澈捂住面颊,“嘶……姐姐打人可真疼……姐姐不心疼我了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那巴掌并未留情,他的半边脸儿都已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那双艳丽勾人的桃花眼盛满了水盈盈的委屈,只一眨不眨地凝望眼前这个姑娘。

    沈妙言避开他的视线,攥紧他的衣裳,直接把他从拔步床拽下来,一路拖向殿门口。

    连澈犹如没骨头的小动物般,软趴趴由她拖着,一双桃花眼凝着她的背影,唇角的笑容挡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沈妙言打开殿门,把他丢到外面,“若再不经我同意就进我寝殿,我可是要跟你算总账的!”

    连澈软趴趴躺在地上,睁着湿漉妩媚的桃花眼,静静望着她。

    他是被拖出来的,因此发髻与衣裳都很有些凌乱,连长靴都还落在殿中。

    那张艳丽俊俏的面容上,含着如许春色,一副刚刚被糟蹋过的可怜模样。

    四周有宫女陆续经过,看见他这幅模样,忍不住对凶巴巴站在门槛后的沈妙言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满脸绯红,盯着那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男人,忍不住生气地上前踢了他一脚,才气呼呼关上殿门躲起来。

    连澈挑了挑眉,慢条斯理地坐起。

    君舒影端着早膳过来,看见他在寝殿门口坐着,不由轻笑,“啧,国舅爷真是可怜呐。”

    而连澈即便衣冠不整,也仍旧要在情敌面前维持自己的风度。

    于是他托腮,笑容风流俊雅,“不知我哪个姐姐要嫁与你,你就称呼起我国舅爷了?哦,我好像只有一个姐姐呢。可我刚刚问姐姐何时嫁给你,她说还没考虑好将来,大约是不会嫁给你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那张俊美如月的面容,霎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勾唇,笑容清冷却撩人,“至少,我还有追求小妙妙的机会。而某人,却连机会都没有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