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19章 你的江山,我替你守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莫名的,他不想让那个冰雪般的小姑娘,知晓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小胖墩“嘿嘿”直笑,豪爽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鳐鳐和君佑姬回到东宫,素问正在宫门口迎着两人。

    她示意小宫女替两个小姑娘背过布兜,笑问道:“公主殿下最不爱去私塾,想来今儿在学堂里,又被夫子教训了一顿,让郡主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鳐鳐脸红得直跺脚,“素问姑姑,你怎么总拣着我的糗事说_,我晚膳要吃牡丹糖饼,要吃素问姑姑亲手做的牡丹糖饼!”

    素问捏了把她白嫩嫩的脸蛋,“今天晚上可没有糖饼呢……皇上派人过来吩咐,让公主殿下和郡主从学堂回来后,换衣裳去乾元宫。想来,今晚乾元宫该有一场家宴。”

    鳐鳐噘嘴叹息,“又要去见他啊……我真不想去见他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更衣梳洗完毕,被素问领去了乾元宫。

    此时乾元宫大殿内,果然置了满满一桌酒席。

    宫女们捧着美酒佳肴,往来于游廊之中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鳐鳐牵着君佑姬踏进殿中,一眼看到自己的表舅舅和表舅娘正坐在圆桌边嘀咕。

    她上前,礼貌地朝两人福身行了一礼,“舅舅,舅娘!”

    魏锦西和乔宝儿回过神,忙扶她起来。

    鳐鳐好奇道:“舅舅、舅娘怎么忽然进宫来了?可是有千金妹妹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魏锦西挠挠头,老实道:“你千金妹妹在北幕呢。我和你舅娘今儿下午在府里收拾东西,皇上突然派人过来宣旨,召我们进宫用晚膳,怪吓人的,也不知是要干啥……”

    乔宝儿最怕君天澜,忙趁机怂恿道:“鳐鳐啊,待会儿若是皇上对你舅娘和舅舅下手,你可要帮衬着咱们呀!”

    鳐鳐知晓自己这个舅娘说话向来不靠谱,她那个便宜爹爹虽坏得很,却也不至于取他们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乔宝儿放光的眼睛,她只得尴尬应下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君天澜和念念也到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君天烬夫妻也紧随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入座后,君天澜淡淡朝魏锦西举杯,“前几日你们离京,朕还有些事情不曾叮嘱,所以才把你们请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魏锦西忙端起面前的酒盏,陪笑道:“皇上客气了,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呷了口酒,递了个眼神给福公公。

    福公公立即带着两名宫女出来。

    两名宫女手中捧着托盘,上面摆满了碗口大的金元宝。

    乔宝儿两眼放光,死死扯住魏锦西的衣袖,示意他快看。

    魏锦西疑惑道:“皇上这是……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“此次家宴,乃是为了给二位践行。这一百两金子,二位拿着作为路上的盘缠。到西郡之后,替朕转告魏化雨,周宫之事,是朕疏忽。若他愿意,大可以客人身份前来周宫,他的表弟念语,定会好好接待他。”

    魏锦西眼睛里狐疑更重,全然不懂君天澜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旁边君天烬一手同姬如雪十指相扣,一手端着细烟枪,吞云吐雾地笑道:“弟弟的‘盘缠’,也真是厚重得紧。怎么样,安乐王和安乐王妃,可感动?”

    乔宝儿喜滋滋地摸着金元宝,笑眯眯道:“既是皇上赏的,臣妇自然是敢动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迫不及待地示意自己丫鬟脱下外裳,笑眯眯地把金元宝倒进衣裳里兜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无语了一阵,只得由她去了。

    晚膳过后,魏锦西夫妻离宫而去。

    鳐鳐等孝子也没留在乾元宫,一同结伴回了东宫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自登上乾元宫前的九九八十一级汉白玉台阶,俯视着皇宫内千万盏灯火,俯视着皇城里不见尽头的灯海,英俊的面容上难辨喜怒。

    君天烬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准备何时动身?”

    “把朝中诸事安顿好,也得下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说着,慢慢转向他,暗红色狭长凤眸透出格外认真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忽然屈膝,朝君天烬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烬一怔,退后两步,蹙眉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走后,念念年幼,张祁云老奸巨猾,薛远无心朝政,棠之更是性如闲云野鹤,而容战常常流连秦楼楚馆花天酒地,他们皆非辅佐念念的良臣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始终面无表情,“你是念念的亲伯父,还望你能时常督促保护他,不叫朝中奸佞作祟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盯着他,忽而红着眼圈冷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笑罢,亲自把君天澜扶起来,淡淡道:“在你眼里,我是需要你下跪,才会答应你请求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说着,那双与君天澜如出一辙的凤眸里,透出难以察觉的浓浓悲哀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兄长,是念念的伯父。这天下,无论谁背叛他,我也绝不会背叛他。我不会抢夺他的东西,更不会叫旁人抢走他的东西!”

    君天烬斩钉截铁地说完,弯下腰,替君天澜仔细理了理略带褶皱的袍摆,“天澜,你太看轻你兄长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。

    初夏的夜风透出一丝灼热,将他的宽袖吹得飞扬。

    君天烬替他整理好袍摆,站起身,抱了抱他。

    他咬着他的耳朵,一字一顿:“你是我亲弟弟,前世我对不起你,这一世,我要你活着回来……你的江山,我替你守,直到你活着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那双漆黑的丹凤眼中,流露出刻骨铭心的哀伤。

    前世经历的一切,他再也不想经历一遍!

    君天澜什么都没说,只是轻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兄弟俩分别之后,君天烬带着姬如雪,乘坐轿辇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刚行至宫门前,福公公忽然拎着袍摆,带着一队提灯笼的小太监,迈着急匆匆的步伐追来:“等等!等等!”

    轿辇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姬如雪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脑袋,看见来人,对君天烬道:“夫君,是福公公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携着她下了马车,一同站在原地望向来人。

    福公公终于赶了上来,扶着膝盖喘了好一会儿粗气,才拿起身后小太监捧着的明黄圣旨,捏着嗓子道:“请鬼帝与鬼帝夫人接旨!”

    喊完,又小声道:“皇上说了,二位不必下跪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轻笑。

    福公公不好意思地咳嗽了几声,才认真宣读起圣旨: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天切柠檬时,把手指切开了,嘤!宝贝们以后切东西,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呀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