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17章 朕此去西郡,是吉,是凶?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明知道那是一场以性命为赌注的远行;

    明知道那或许是一场有去无回的征程;

    他们,还会跟去吗?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不同地点,

    夜凛与夜凉,同时坚定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会跟着皇上,不论前方有怎样的危险!

    添香和拂衣也同时一笑,在两人的面颊上,留下蜻蜓点水般的一个香吻: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,咱们就风风光光地成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元宫窗棂与殿门俱都紧闭,殿内只点着一盏孤灯,光线很是昏暗。

    面容英俊的男人,独自坐在龙案后,正把酒独酌。

    那双极好看的暗红凤眸低垂着,挺拔的鼻梁,折射出浅浅的光影,薄唇上,还沾着些许晶莹酒渍。

    他用舌尖细细舔.舐去唇角的酒液,把玩着手中的破旧黑绸荷包,唇角忍不住轻轻弯起。

    不知她可到北幕没有,不知君舒影待她可好……

    正思虑间,福公公轻轻推开一条门缝,轻声道:“皇上,司天台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示意放进来。

    穿着一袭深蓝道袍的司马辰跨进门槛,大殿的门在他背后缓缓合上。

    他在殿中站定,拱手道:“臣司马辰,给皇上请安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淡:“爱卿也算是司天台资历极老的臣子了,朕平日里鲜少召见你。今日把你叫过来,乃是有事相询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但问无妨,臣定然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男人晃了晃杯中酒水,“听闻爱卿擅占卜吉凶,那么,请爱卿为朕算上一卦,此去西郡,是吉,是凶?”

    司马辰拱了拱手,缓步走到龙案前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扫过龙案,看见君天澜手边有一盏未饮尽的茶水。

    茶盏是御用的明黄色,应当是皇上专用的。

    司马辰垂眸,手法娴熟地合盖,轻晃茶盏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将茶盏在桌面放稳,当着君天澜的面,轻轻揭开茶盖。

    茶香早已淡了,只是里面茶叶铺呈出来的图案,却变幻万千。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眼,没能从这茶叶变幻中看出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司马辰闭了闭眼,声音悠远如在千里之外:“焚城……遇火而行。皇上此去西郡,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殷红血液,忽然从他的唇角淌落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似是不可置信地扶住龙案,眼中满是惊骇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他,“爱卿?”

    司马辰回过神,望了他一眼,只重复道:“焚城,遇火而行。吉凶,无法卜算!”

    说罢,神情极为凝重,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宫殿。

    君天澜蹙眉,望向茶盏,却见茶叶渐渐在茶盏底部铺成厚厚一层。

    他对道家玄学并无涉猎,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来。

    不过,于他而言,卜算不出吉凶,就已是天大的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他又饮了口酒,目光并未从茶盏中移开。

    “焚城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西郡的版图之中,从未有一座城池,唤做焚城……

    而司马辰抚着心口,面如金纸地出了皇宫,径直朝魏锦西的府邸而去。

    当初魏锦西与乔宝儿听说魏千金在北幕,于是彻底放了心。

    乔宝儿怂恿着魏锦西去西南找魏国人,魏锦西答应了她,两人趁着天黑逃出镐京城,谁知还没走出五十里,就又被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如今皇上把他们软禁在府邸里,也不知道究竟是想干啥。

    司马辰把自己的帖子递给了守在门口的禁卫军,禁卫军们并未多做阻拦,利落地放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魏锦西颇为尊重司马辰,请他在大厅中落座,把自己私藏的好茶好糕全部拿出来,笑得憨厚,“司马先生亲自登门,可是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“指教倒是不敢当。”司马辰对他拱了拱手,端起茶盏呷了一口,“只是,我刚刚窥视皇上的心事与隐秘天道,却叫我窥出了些复杂的东西。我想北上告知女帝陛下,不知魏大人可要同行?”

    魏锦西挠了挠头,“不管什么东西,我觉得芽芽都没有兴趣知道。她好不容易离开这个囚笼,先生又何必再把她卷进来?”

    司马辰笑了笑,“魏大人,她虽一度沦落为教坊司的女子,可她从未真正禅位,更没有真正袖手天下。她既还是女帝,那个地方,她就必然要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魏锦西不大能听得懂他的话,只试探着问道:“你说的那个地方,可有危险?”

    司马辰沉默。

    魏锦西握住拳头,“芽芽半生飘零,我实在不忍她再陷入危险境地!”

    司马辰又喝了口茶,“此事事关大魏国脉,她非去不可!魏大人莫非不想看见大魏国土恢复如旧吗?”

    魏锦西一怔,眼睛里流露出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他说,大魏国土,恢复如旧?!

    若大魏的陆地能够恢复,他们这些魏人,就可以重返故土了……

    芽芽也可以重新做大魏女帝,谁也不能欺负她……

    思及此,他心头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司马辰笑了笑,起身道:“我会马上启程前往北幕,劝女帝大人前往西郡。若魏大人愿意,也可以去楚境西南,带大魏的太子殿下前往西郡。想来太子殿下,也会对重返故土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魏锦西摸了摸下巴,还未来得及深思,乔宝儿已经从屏风后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狠狠拧了把魏锦西的胳膊,“蠢货,还不快收拾东西启程去西南?!咱们大魏复国在即,可不敢耽搁功夫的!”

    魏锦西无奈,“宝儿,司马先生虽只有寥寥几句话,但恢复国土岂是那么容易的事儿?更何况,芽芽又不一定去西郡……”

    乔宝儿拿手指直戳他的额头,“傻东西,她是你表妹还是我表妹?!连我都知道依照她的脾性,若是知晓大魏的盐碱地有可能恢复,哪怕有再大的危险,她都是一定会去的,难道你就看不透吗?!”

    魏锦西揉了揉额头,面露犹豫。

    乔宝儿没给他更多思虑的时间,已经开始指挥丫鬟们收拾东西了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,夕阳如虹。

    明德学堂终于放学,大群孝子们犹如困鸟出笼,却不愿意马上回家,而是留在学堂里尽情撒欢儿。

    君佑姬认真地把纸笔书籍收拾好,见身边的鳐鳐还在睡觉,于是推了推她,“鳐鳐,放课了。”

    鳐鳐睡得很香,抬起头时,白嫩小脸上满是迷糊,脸蛋上还有两道红红的衣裳纹路印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