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15章 你可以用来聘娶素问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夜寒一怔,娃娃脸迅速染上绯红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朕记得当年在国师府时,你和素问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止住话头,没再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夜寒的脸却红了个通透,低着脑袋,细声道:“卑职知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顿足,背对着夜寒,声音淡淡:“以后,你就跟在公主身边。朕会赐你足够丰厚的金银,你可以用来聘娶素问。”

    夜寒一怔,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步,继续沿着宫巷往前走。

    夜寒“噗通”跪倒在地,眼里满是泪水,哑声道:“主子不要卑职了吗?!是不是卑职哪里做的不好?!”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。所以,朕才要你去保护朕的小公主。”君天澜淡然的声音在宫巷之中回荡,“夜寒,勿要辜负朕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夜寒呆呆跪在地上,眼睁睁地望着那个他跟随了二十年的背影逐渐在视野中远去,眼泪不争气地顺着面颊滑落。

    那张清秀的娃娃脸满是泪痕,他朝君天澜重重磕了个头,哽咽地一字一顿:“卑职,遵旨!”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君佑姬陪着鳐鳐用过午膳,两人在床榻上小憩了会儿,素问带着几名宫女进来唤醒她们,温声道:“公主、郡主,明德学堂下午的课要开始了,奴婢伺候你们梳洗?”

    鳐鳐皱起精致的秀眉,抱着君佑姬翻身向里,“我不要去那里,那里的小孩儿都很讨厌。”

    素问又无奈又好笑,“公主自己也是小孩子呢,别的小孩儿怎么就讨厌了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打我太子哥哥,他们都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小姑娘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素问拿她没办法,只得把求救的目光转向君佑姬。

    君佑姬比鳐鳐还小一岁,然而行事却十分沉稳有度。

    她收到素问的目光,想了想,对鳐鳐道:“我想去明德学堂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真心话了。

    她在鬼市那种变态的地方长大,鲜少接触过正常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,正常的孩子,正常的私塾,都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鳐鳐爬起来,很有大姐头风度地拍了拍君佑姬的脑袋,“既然堂妹要求去私塾里看看,那我就带你去瞧瞧好了。”

    素问暗暗松了口气,一边让小宫女伺候两人梳洗更衣,一边让人赶紧去拿下午要用到的功课书籍过来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鳐鳐的身份被正式录入皇家族谱,也举办过尊封公主的典礼,君天澜还特意拟了“长乐”这个封号。

    因此,明德学堂的小孩儿,大抵都知道了她是公主的事儿。

    不过君佑姬的身份,却是没几个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儿结伴来到学堂,此时还有一刻钟才开始上课,因此学堂里乱哄哄的,小孩子们跑来跑去地打闹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七岁以下的孩子,不分男女都是待在一处,共同学习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易》,所以鳐鳐所在的学堂里,也有很多小公子哥儿。

    鳐鳐生得美,那些小公子最喜欢看她,因此她一踏进来,小公子们为了吸引她的目光,越发放肆地互相推搡起来。

    鳐鳐噘着小嘴,谁也不看,牵着君佑姬的手,骄傲的往自己的位置走。

    君佑姬另一只手里还拎着长长的兔子玩偶,目光好奇而克制地打量着周遭的一切,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新奇。

    而她的到来,也很快吸引起私塾里其他小孩子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们停止了互相推搡,只好奇地盯着君佑姬窃窃私语起来:

    “她的头发是白色的耶!”

    “眉毛和睫毛也是白色的,好奇怪!”

    “她的皮肤也好白哦!”

    “哇,她在看咱们!”

    “快跑快跑,她好可怕!”

    一群小男孩儿说着,惊悚地奔出了私塾。

    鳐鳐有点儿生气,把君佑姬护在身后,双手撸起袖管道:“我去揍他们!”

    君佑姬拉住她的手,笑容淡淡,“你越揍他们,他们就会越来劲儿。何必呢?”

    鳐鳐清晰地看见她眼睛里的黯淡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君佑姬在最后一排盘膝坐下,把背着的布兜取下来,认真地将布兜里的书籍在矮几上摊开,“我既然到这里来,就已经做好了被如此对待的准备。鳐鳐,我在地底生活了好多年,如今,我积攒了很多勇气,才来到太阳底下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好听,清泠泠的,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鳐鳐逐渐平静下来,在她身边盘膝坐了,认真道:“你不生气就好。不过,若是谁敢惹你,你告诉我,我一定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君佑姬抱了抱她,才指着《诗经》的目录,认真问道:“我第一次来私塾,不知夫子讲到哪一篇了?”

    “呃,”鳐鳐挠了挠脑袋,“我,我也不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她上课根本没有认真听啊!

    下午第一堂课是《诗经》课。

    君佑姬在鬼市时,君天烬曾请了鬼市学问最为渊博的女夫子教她,所以她很小的时候,就把整册《诗经》都读完了。

    如今来私塾听课,主要还是为了体验生活,功课对她而言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她望了眼坐在自己身侧,撑着额头昏昏欲睡的鳐鳐,暗暗无奈。

    鳐鳐真是太没有学习天赋了!

    而好巧不巧,夫子偏偏点了鳐鳐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老夫子抚着胡须,满脸期待:“公主殿下,这‘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’,是何意?”

    鳐鳐迷迷糊糊,盯着书页看了半晌,才吞吞吐吐道:“就是说,小鸭子们在河里叽叽叫着,一对公鸭子和母鸭子,欢快地飞到了河中小岛上……”

    教室里立即响起哄笑声。

    老夫子眉心跳了跳,板着脸道:“公主殿下上课又没有认真听讲!今晚罚抄《关雎》三遍!”

    鳐鳐噘着嘴,不乐意地拿毛笔去戳砚台。

    而明德学堂射艺场内。

    几名纨绔少年悄悄溜课,聚在角落玩骰子。

    “程承你又输了!”

    “你荷包里的银子都没了,这次输了,拿什么抵账?”

    一群少年嘻嘻哈哈地望向坐在中间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少年不过十岁年纪,却生得剑眉星目,隐约能看出将来潇洒风流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摇着折扇,声音稚嫩地开口:“这有何难?我可以帮你们做一件事来抵债,如何?”

    其他少年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笑道: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!”

    “我今儿可是看见了,公主殿下带了一个很吓人的小姑娘来上学,你若能叫她主动亲你一下,今儿这笔债,便算是免了!”

    程承摇着折扇,稚嫩清秀的小脸上满是自信,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另一边,乾元宫。

    精致的小厨房里,添香没精打采,托腮坐在圆桌旁,对着面前那碗热气腾腾的骨汤发呆。

    小姐不在,都没人吃她做的补汤了。

    然而,她仍旧习惯每日里做一碗补汤。

    万一,小姐哪天突然就回来了呢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