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14章 鳐鳐一个人,好孤单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递给他一盏烹好的热茶,“不必。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,总得给人家一次机会不是?”

    君舒影捧着茶盏,含笑望着她,“我的小妙妙总是这般善良。”

    尊贵华丽的十六驾马车,在晌午时分,终于抵达了天山脚下。

    君舒影拿了件厚实的貂毛斗篷给沈妙言裹上,扶着她的手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沈妙言举目四望,但见天山一色,凄迷绝美。

    绒绒细雪在山脉间落下,铺呈开绝境之北独有的美。

    远处,奔涌不歇的寒江以一往无前的气势,破开江面寒冰,汹涌澎湃地奔向南方。

    江面弥漫着重重寒雾,远方的山脉在这寒雾中若隐若现,宛若置身山水画中。

    天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识过这般极致壮丽的景致,震撼了很久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而君舒影不知何时站在了不远处的高坡上,放纵地振臂大笑,“妙妙,这就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!你可欢喜?!”

    他的背后,是寒江与天山山脉,振臂大呼的样子,看起来颇有几分狂妄嚣张的王霸之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挑了挑眉,这厮也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。

    北幕江山,明明是张祁云想方设法给他弄到手的,如何就成他打下来的了……

    她没搭理他,目光落在近处,只见天山脚下,正屹立着一座华丽宫殿。

    宫殿四周,冰树成林,还种着许多中原根本没有的奇异冰花。

    她紧了紧貂毛斗篷,踩在汉白玉铺成的小径上,朝那座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忙跟上她,埋怨道:“小妙妙也太不解风情了!你刚刚为啥不搭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啥要搭理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欢喜妙妙啊……总有一天,妙妙也会欢喜我的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回答得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沈妙言步子微顿,侧头望向他,他的眼神十分纯净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叫人根本说不出任何伤害他的话来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继续往宫殿里走。

    行宫里舒适惬意,地龙烧得很暖。

    有宫女上前,为两人解下斗篷,还极为体贴地奉上姜汤。

    两人在罗汉床上盘膝对坐,沈妙言捧着姜汤喝了几口,但觉这姜汤辛辣得很,于是又把白瓷小碗给放在了佛桌上。

    君舒影始终托腮盯着她,见她不愿意继续喝汤,于是眉眼弯弯地伸出五根修长手指,挡在沈妙言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沈妙言歪头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手指晃了晃,变戏法儿般从指缝间变出了一块糖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只见他的手翻转了两下,指缝间就又多出一块糖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倏然睁大,握住他的手,翻来覆去地瞧,“好神奇!你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君舒影顺势把一块冰糖塞到她的嘴里,“乖乖喝了姜汤,我再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捂住嘴,糖块在嘴里渐渐融化,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唇瓣,盯向那碗姜汤,“这汤太辛辣了,我不喝。”

    “北幕这边天冷,每日喝一碗姜汤,对身子好。”君舒影极有耐心,将另一颗冰糖在她眼前晃了晃,哄小孩儿一般温柔,“乖乖喝汤,我给你糖吃。”

    四周侍立的宫婢,忍不住低头轻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微红,为掩饰尴尬,忙端起汤碗,捏着鼻子,一口气把姜汤喝完了。

    她唇瓣红红,手掌朝着嘴里直扇风,“呼!好辣好辣!”

    君舒影指尖夹着那颗糖,灵巧地塞进她嘴里。

    冰糖的甘甜在唇齿间融化,直沁到人心坎。

    沈妙言口腔里的辛辣味儿缓解不少,人也有了精神,“咱们什么时候去看天池?”

    “用过晚膳再去吧,今儿晚上月圆,天池的夜景是极美的。”

    这厢两人准备着夜里去天池的事儿,

    另一边,大周。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鳐鳐独自坐在圆桌前。

    圆桌上,各式菜肴琳琅满目,还有一碟精巧的牡丹糖饼。

    然而小姑娘一动不动,粉嫩小脸上,半点儿笑容都没有。

    素问无奈,给她夹了块牡丹糖饼,“公主,您好歹吃块饼吧?”

    小姑娘望了眼那糖饼,泪珠子立刻“啪嗒”、“啪嗒”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捂着脸,哀伤地痛哭出声:“太子哥哥走了,娘亲也不要鳐鳐了……鳐鳐一个人好孤单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那位便宜亲哥哥从不主动带她玩儿,明德学堂里的人她更是一个都不认识,一点都不想去。

    她每天孤零零地坐在饭桌前,再没有少年拿调羹哄她吃饭,再没有少年揪着她的耳朵,训斥她少食些糖饼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好想念太子哥哥,好想念娘亲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“皇上驾到”的唱喏声。

    鳐鳐从圆凳子上跳下来,飞快往床底下钻。

    她不想看见这个坏人,一点都不想!

    素问忙拉住她的宽袖,低声劝道:“公主殿下莫要与皇上作对,没得惹皇上生气,又要挨罚……”

    鳐鳐低着小脑袋,泪珠子不停地顺着尖俏下巴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踏进门槛,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小姑娘穿着水蓝色襦裙,青丝雪白,小脸粉腻稚嫩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是雪一样的透白,连睫毛都是雪白的。

    正是君佑姬。

    “鳐鳐。”君天澜开口,“你看父皇把谁带来了?”

    鳐鳐偏头望去,看见君佑姬时,盈满眼泪的眼睛不禁亮了亮。

    君天澜看见她又在哭,于是上前把她抱到怀里,拿宽袖仔细给她擦去眼泪,温声道:“佑姬会在东宫住一段时间,鳐鳐可不能哭鼻子,不然会被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君佑姬上前,轻轻握住鳐鳐的小手。

    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,盛满了安慰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鳐鳐放在地上,见两个小姑娘很快玩到了一处,在纱帘后面叽叽咕咕互相咬耳朵,于是放心不少,又叮嘱素问好生照看鳐鳐,才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他负手穿行于深深长长的宫巷之中,身后跟着配了长刀的夜寒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远处缠绻舒展的白云,淡淡道:“你跟了朕多少年?”

    夜寒回想了下,笑道:“主子,卑职跟了您二十年整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了啊……”男人轻叹,暗红色的狭长凤眼中情绪复杂,“你喜欢素问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