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09章 好歹,我爱了这么多年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还未说话,君舒影已经策马回来。

    他手持马鞭,月白锦袍在风中翻卷飞扬,挑着一双艳丽的丹凤眼,满脸似笑非笑,“小舅子堂而皇之挖我的墙角,莫非是觉得我比君天澜好欺负?”

    连澈低笑,“姐姐尚未答应做你的皇后,你这声‘小舅子’,唤得太早了些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,彼此之间仿佛火电交加,气氛甚是紧张。

    沈妙言劝道:“你俩消停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一道细长马鞭猛然席卷而来!

    君舒影的马鞭缠上她的腰肢,随手一拽,她整个人从马背上腾空而起!

    君舒影收回马鞭,揽住她的腰肢把她放在自己前面,压根儿不曾看连澈的表情,径直策马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连澈咬牙,眼睁睁看着他们在前方官道上远去,暗道这厮比君天澜好像还要棘手。

    君天澜会偶尔作死,莫名其妙就把姐姐推开了。

    可这厮游戏花丛多年,情场上的手段,丝毫不亚于他啊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带着沈妙言,一路朝北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山风呼啸而过,沈妙言望着不见边际的远方,双眼迷离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向北,直到将仪仗队伍远远甩在后方,直到夕阳西沉,君舒影才勒住缰绳。

    目之所及是大片平缓的山坡,绿野茵茵,前方是一棵庞大的花树,柔软的枝桠低垂在地,宛如绿色藤蔓般,还开满了紫色小花。

    君舒影抱着沈妙言下马,一路朝那棵巨树走去。

    他撩开巨树垂落在地的枝桠,只见以粗壮树干为中心,这里像是一座天然形成的小小帐篷。

    而帐幔地面,是柔嫩的绿草,点缀着一层紫色小花瓣。

    这里面光影斑驳,叫人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君舒影把沈妙言放在地上,嗓音清越如水,“每次途径这里,我都会想着,若有一日,能与妙妙在此共度良辰,便算是平生造化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拾起一朵小花在掌心把玩,萦绕在鼻尖的,是清雅恬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她把小花放在君舒影的头发上,笑道:“这里很好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从荷包里取出一颗夜明珠挂在树干上,“今夜歇在这里,可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男人捏住她的下颌,克制地吻了下她的额角,便起身去外面打猎了。

    晚上吃的是烤兔子。

    兔子肉串在削尖的树枝上,烤得金黄冒油,外焦里嫩,撒着些盐巴,很是香嫩。

    沈妙言足足吃了两只烤兔子才算吃饱。

    她望着君舒影里里外外的忙碌,这家伙大约早有准备,从马鞍的囊袋里取了两床蚕丝软毯,在大树下铺好,笑眯眯朝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离开篝火,拨开枝桠走进去,捏了捏那床软毯。

    北幕是极寒之地,所以他们那里编织的蚕丝毯,即便很薄,但实际用起来,却依旧非常暖和。

    她正要拿起其中一床,君舒影却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没等她有所反应,男人把她一拽,就势将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瞳孔倏然放大。

    君舒影敛去脸上多余的笑容,细白的指尖轻轻拂拭过她的面颊,“我曾见过妙妙年幼时的稚嫩可爱,也曾见过妙妙及笄后的艳丽窈窕,更见过妙妙为人妇的风华气度。将来妙妙是什么模样,我不知道。但我想陪着妙妙,从现在,到将来。从生,到死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,很认真。

    周身淡淡的雪莲香味儿萦绕在沈妙言的鼻尖,十分清甜好闻,宛如醉酒也似。

    她有些晕,双手推拒在男人胸膛上,有些为难地轻声道:“我还没有准备好忘记他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丝毫不介意她的拒绝,只轻笑着从她身上下来。

    他把蚕丝毯铺好,两人共盖一床毯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颇有些尴尬,试探道:“要不,要不我去火堆边睡?”

    然而君舒影自是不肯放人的。

    他把她抱在怀里,尾音低哑:“让我抱一抱吧……好歹,我爱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,很是娇弱可怜。

    配上他那副天赐的好容貌,实在很容易叫人心软。

    沈妙言蹙眉,正寻思着如何拒绝才不会伤了他的颜面时,男人的一只手,很不规矩地在蚕丝软毯下摸索起来。

    她咬牙,“君舒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她直接一脚踹在男人胸膛上,把他狠狠踹了出去!

    君舒影“嘶”了声,吃痛地捂住胸口,抬起一双水盈盈的丹凤眼,可怜巴巴地望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个儿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的血统被君天澜的丹药压制,今儿怎的力气突然又变大了?

    她伸手抓住那颗夜明珠,在掌心握了握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夜明珠的表面,立即呈现出无数条裂缝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旋即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定是君天澜在那碟玫瑰牛乳酥里放了解药。

    所以,她晚上的胃口才那么好。

    所以,她的力气才会全部恢复。

    她垂眸,一时间心头滋味儿复杂。

    君舒影此时也回过味儿来,暗道他那位好皇兄,即便放手,也仍旧无处不在地刷存在感。

    真是气人得很。

    他暂时按捺下心中的蠢蠢欲动,正儿八经道:“妙妙既是不情愿,那我去火堆边睡。夜里凉,你记得盖好毯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目送他离开树荫。

    她重新在蚕丝软毯中躺下,念着镐京城里的人,很快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君舒影盘膝坐在火堆边,不时偏头瞅瞅那散发着夜明珠黯淡光晕的树荫。

    还是不甘心啊,好不容易把小妙妙弄到手,只能看着却不能吃,这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已经多年不曾碰过女人,还曾一度引得他母妃怀疑,他是不是开始喜欢男人了。

    素白的上弦月逐渐升至中天。

    容貌艳绝的贵公子,搓了搓手,一反往日里的高贵冷艳,小心翼翼地钻进了树荫里。

    他心爱的姑娘已经睡着。

    睡姿不大好看,一只脚丫子从毯子底下伸了出来,两只手各抓着一把草,也不知是在干啥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唇瓣,轻手轻脚地爬进了她的被窝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嘟囔了句什么,非常熟稔地滚进了他怀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