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08章 姐姐若是信我,不如随我……

时间:2018-04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鬼市的灯火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七星楼上,雅座华美,酒香弥漫。

    君家兄弟相对而坐,彼此无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君天澜才淡淡道:“无稽之谈。怕是你在地底闷久了,自个儿分不清梦境与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梦境也好,现实也罢,你终究是负了她。”君天烬叹息,“此去西郡,定要活着回来。你活着,才是给她最好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侍立在外面的白衣少年立即进来,手里捧着一只锦盒。

    他朝君天澜跪坐下来,打开锦盒,恭敬地介绍道:“古籍记载,对付无寂那种超脱凡世之人,需得用地心火。这是鬼市技艺最好的工匠,取地底的岩浆火,锤炼七七四十九天,所重新锻造出来的苍龙刀。请皇上试刀!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去,只见锦盒中躺着的刀刃,古朴无奇,刀身与刀柄通体漆黑,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只是刀刃上闪烁的些微锋芒,却昭示着这长刀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他握住刀柄。

    绵长有力的刀身,陡然发出一声铿锵铮鸣。

    君天澜猛然提起长刀,站起身,朝着旁侧的紫檀木绘百鬼夜行屏风劈下!

    他的长刀并未接触到紫檀木屏风。

    只是长刀所划出去的寒芒刀锋,却将那扇坚硬的紫檀木屏风,从头到尾劈成整齐的两半。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,把隔壁睡午觉的姬如雪和君佑姬也给惊醒。

    母女俩睡眼惺忪地奔过来,不解地望着雅座中的狼藉。

    君天烬把君佑姬抱在怀里,笑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君天澜掂了掂长刀,神色淡淡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满意就好。”君天烬揉了揉小女儿的脸蛋,“今晚我让雪儿做一桌好菜,你留下来吃个饭?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君佑姬,却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君天烬似是读懂他的心思,又道:“小姬儿和鳐鳐也许久不曾见面了,你把鳐鳐和念念都接过来,咱们也算是吃个团圆饭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君佑姬却仰起头,小脸淡然,语气更是极为平静,“爹爹,你若再叫我小鸡儿,我就烧了你的七星楼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小祖宗,爹爹错了成不成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望着他们父女俩相处的融洽画面,不禁又想到自己和鳐鳐。

    他的心底生出一股无奈感,暗道若能在出发去西郡前,修补好和鳐鳐的关系,此生倒也无憾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君子佩的仪仗,一路逶迤向北。

    离开镐京之后,队伍在树荫处休整。

    君舒影打开沈妙言躲着的箱笼,把她从里面抱出来,温声道:“可有闷坏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摇摇头,想起君天澜和念念曾打开过自己所在的箱笼,也不知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余光却注意到那箱笼的隔层。

    隔层上,除了金银珠宝外,还多出了一只花梨木精致食盒。

    她打开食盒,只见底层放着满满当当十几只小粽子,上层则是一盘玫瑰牛乳酥。

    大约是黎明前做的,如今摸来,竟还是温热的。

    那父子俩……

    她蹙起眉尖,那父子俩,是来给她送这个的吗?

    她端起那盘玫瑰牛乳酥,神色复杂地吃了一块。

    玫瑰甜腻,牛乳鲜香,一口咬下去,酥脆可口,齿颊生香。

    这味道宫廷里的御厨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君天澜亲手做的。

    她深深呼吸,有些颓然地坐在了木箱上。

    原来,他早就知道自己打算离开……

    如今想来,昨夜的缠绵,大约是他想留下的最后一场缠绻。

    君舒影见她忽然没了精神,望了眼那只食盒,心中也猜到不少。

    他在她身边坐了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既是他们父子的心意,妙妙领了就是。妙妙好好活着,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安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过头,望向镐京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座宏伟壮观的巨大城池,在官道尽头的白雾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瓣,再一次想起了君天澜要去西郡的事儿。

    他不是会轻易选择放手的人,所以,他去西郡,到底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然而这个问题,并没有人能回答她。

    君舒影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,“小妙妙,北幕很好的。小昔昔这个时候,一定站在高高的雪城之巅,盼着我带你回去。千金也在,那小丫头傻乎乎的,常常被小昔昔捉弄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不可思议地望向他,“千金在雪城里?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君舒影摸了摸下巴,“那混小子的鬼主意可是多得很,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就把那胖丫头从楚国一路哄骗到北幕。啧,可比我会哄小姑娘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自己好儿子干出的事儿啊……

    她揉了揉眉心,正色道:“可有纸笔?我写一封平安信,差人送给我表哥表嫂,省得他们整日里担心。”

    她那个好嫂子,还因为千金,被顾湘湘摆过一道呢。

    君舒影抬手,立即有侍卫恭敬地捧来纸笔。

    解决了魏千金的事儿后,队伍又继续迤逦北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身着窄袖劲装,独自骑一匹白马,慢条斯理地走在队伍前面。

    她偶尔回头,却见厉修然纵马在花轿窗外,正笑嘻嘻地同君子佩说着什么话。

    君子佩似是恼了,连喜帕都扔了,从轿窗中探出脑袋,气怒地冲他嚷嚷什么。

    她看得起劲儿,连澈不知何时过来的,策马走在她旁边,桃花眼中含着几许笑意,“姐姐还是爱看八卦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撇撇嘴,“你到现在都还没告诉我,那两人到底可有什么渊源呢。”

    连澈回头望了眼正斗嘴的两人,笑道:“从前厉修然游学中原,曾隐姓埋名,在君子佩的公主府里做过一段时间的门客。想来从那个时候起,他就爱上了君子佩。”

    “千里姻缘一线牵,莫不如是。”沈妙言轻叹,“可见姻缘这东西,该是你的,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连澈望了眼在前方纵马疾驰的君舒影,淡淡道:“姐姐的姻缘如今乱成麻线,将来也不知会如何收场?姐姐若是信我,不如随我东渡琼华岛。咱俩在岛上做一对寻常夫妻,也算能平安顺遂一生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