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06章 前世:送你一片锦绣江山(7)

时间:2018-04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他说完,整个人化作残影,消失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那婆子吓得不轻,望了眼生死不明的姑娘,哪里还敢多做逗留,连滚带爬地跑了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天色熹微。

    楚云间独自走在京城长街上,浑身的血腥气,惹得无数百姓对着他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可他全然不顾,提着长剑,径直闯进了京城最大的药铺。

    昔日年轻雅致的帝王,在此刻化作修罗,面带笑容,将药铺的守卫杀得血流满地。

    他从库房中翻出一株数百年的血灵芝,抬步离开了药铺。

    刚走到药铺门前,却看见无数禁卫军拈弓搭箭围堵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骑在骏马上的君天澜,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晨光熹微。

    长街上的百姓都被疏散,君天澜俯视着楚云间,狭长的丹凤眼盛满了冷漠。

    而楚云间也在看他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君天澜抬手,“放箭——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楚云间冷声。

    他盯紧了那个冷酷的男人,唇角笑容透出薄凉,“给我一天时间。一天后,我主动去天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“你凭什么与我谈条件?”

    不等楚云间再说话,他冷冷道:“放箭。”

    无数箭矢射向了楚云间。

    他纵身跃起!

    长剑斩断无数箭矢,楚云间盯紧了君天澜,不停斩杀掉挡在他面前的禁卫军,疯魔般掠向骑在骏马上的墨衣男人。

    长箭如雨,其中一支径直射穿了他的脚踝。

    夜凛与夜凉同时一跃而出,趁他吃痛之际,长刀从背后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!

    他落在地上,雅致的双眼,仍旧紧紧盯着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浓稠的血液,从他嘴里争先恐后地涌出。

    他不顾身上的重伤,一步步走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无数箭矢从四面八方射来。

    万箭穿心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可他踉踉跄跄,身携无数利箭,仍旧走到了君天澜的马前。

    他取出始终护在怀里的血灵芝,颤颤递给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漠然地俯视着他,并未去接血灵芝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手,缓慢垂落。

    那支血灵芝滚落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他后退两步,似是想要说什么,可一张口,却有无数血液从喉咙口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春阳隐没在厚重的暗灰色云层中。

    京城里,春雨淅淅沥沥地落下,将一切都染成灰暗的色调。

    楚云间拄着长剑立在血泊之中,静静凝视向小山村的方向。

    若有来生,

    若有来生,

    他定要用性命待她好……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雅致的漆眸里,透出深深的缠绻……

    夜凛与夜凉对视一眼,夜凉上前,试探了下他的鼻息,望向君天澜,“主子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王侯之礼,厚葬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禁卫军们开始收拾地面的残尸。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眼血泊中的血灵芝,下意识地望向楚云间临死前看去的方向,不觉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楚云间他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而此时,村落之中。

    一道月白色修长身影,撑着纸伞,散漫踏进小院。

    来人乌木簪束发,生得面如冠玉,丹凤眼很是妩媚多情。

    浓浓的血腥气从房屋里蔓延出来,即便站在院里的桃花树下,也能清晰闻到。

    他望向窗棂内,只见床榻上正躺着个生死不知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在春雨中,发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只嗅到满室莲花香。

    她虚弱地睁开眼,看见君舒影坐在大椅上,正抱着个襁褓逗弄。

    见她醒来,君舒影笑道:“这里是京城外的别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茫然,“我和宝宝……都没有死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舒影逗弄了下襁褓里皱巴巴的娃娃,“小妙妙生的宝宝好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阵怒火攻心,正要说话,对方又笑道:“想来长大些,会变得好看的。可有想好名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唇不语。

    君舒影把孩子放到她怀里,揉了揉她的脑袋,笑着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戳了戳小宝宝的脸蛋,轻声道:“记得西楼凝醉眼,昔年风物似如今……昔年,你叫昔年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娃娃眼睛还没睁开,乱舞着小手,也不知是高兴还是反对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有些困,抱着宝宝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在别庄里养了半个月,便收拾了行李,想去找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还不知道他已经有儿子了,她想抱给他看一眼。

    若他想要这个儿子,她就把宝宝留给他。

    若他不想要,她就带着宝宝远远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始终懒洋洋地躺坐在春阳底下,脸上还敷着厚厚的珍珠桃花霜。

    听见她的告别,他挥挥手,绷着脸上的桃花霜,认真道:“他若不要你们母子,你带小昔昔回来。我养你们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抱着昔年离开了别庄。

    来到京城已是傍晚。

    她费了大功夫才进了宫,被一名大宫女安顿在偏殿里,只说国师有空闲的话就会来见她。

    那大宫女把她安顿好之后,却先跑去给薛宝璋通风报信献殷勤。

    “有孩子了?”薛宝璋对镜梳妆,点了鲜嫩口脂,姿态娴雅端庄,“扶我去见天澜。”

    她来到君天澜居住的宫殿,见他正在翻阅兵法,摇着团扇笑吟吟道:“可有时间与我对弈一局?”

    君天澜合上书卷,瞥了她一眼,“你今日倒是有空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不置可否,迈着莲步走到他跟前,纤纤玉手布置好棋盘,挽袖一笑,“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弈了一刻钟,棋盘上走势渐明。

    薛宝璋扔了手中的玉棋子,摇扇叹息道:“我输了,不玩儿了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盈盈水眸,望了眼始终面无表情的男人,轻笑出声:“对了,你府中那位沈姑娘,在偏殿里等着你呢,还抱了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拾棋的指尖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薛宝璋挑了挑眉,“薛府的探子回报,这大半年来,那位沈姑娘一直和楚云间待在一块儿。你猜,那孩子是你的,还是楚云间的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君天澜站起身,掐住薛宝璋的脖颈,把她重重摁在棋盘上!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声音阴冷迫人:“你早就知道她的下落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