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01章 回忆杀:送你一片锦绣江山(1)

时间:2018-04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(这一章是前世的回忆)

    楚国显庆三年。

    夏天的蝉鸣声颇有些聒噪,年仅十四岁的沈妙言,独自跪在书房里,正埋头苦抄诗书。

    前阵子谢陶过府找她玩儿,她一时玩儿得高兴,把君天澜布置的作业全部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等谢陶被顾钦原接走了,她才想起作业的事情,偏偏那厮专门挑着这个时间点来检查她的作业。

    作业自然是一个字都没动。

    于是那厮罚她跪在这里,把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易》各抄两遍。

    她抄了两刻钟就很不耐烦了,揉了揉跪酸的腿儿,把毛笔一扔,倒头趴在地板上,没精打采地摆弄起自己的发辫。

    添香进来给她送冰镇西瓜,神秘兮兮道:“小姐,奴婢听说咱们府里今儿来了两位贵客,其中那位公子,和主子长得一模一样呢!”

    “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沈妙言立即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她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,连切好的冰镇西瓜也顾不得吃,拎着裙摆朝书房外奔去,“我去瞅瞅!”

    添香无奈,见她罗袜和木屐都扔在地上,于是忙捡起来,跟着追过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赤脚穿过数道游廊,从后门绕进楔厅,轻手轻脚地躲到绘山水屏风后。

    她猫着腰,小心翼翼从屏风旁朝外张望,只见花厅中坐着三个人,其中一名姑娘戴着面纱,气度风华甚是出众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穿着素白对襟衫子的男人,竟与国师生得一模一样!

    若非国师就坐在这男人旁边,她几乎要以为他就是国师了!

    她忍不住捂住小嘴,琥珀色琉璃眼睁得圆圆,正要聚精会神地偷听他们说话时,却见国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面前!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她仰起头,瞳眸湿润可爱,“国师,我,我来给你们送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茶呢?”

    “茶……茶……茶被我喝光啦!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微抽,目光却落在她裙摆底下的脚丫子上。

    那小脚丫粉嫩圆润,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,正努力往裙子底下缩。

    沈妙言像是犯错的孝儿,把双手背在身后,声音软糯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幸得添香及时赶到,见君天澜已然面露不悦,忙给她穿好罗袜和木屐,叮嘱道:“小姐,若是踩到石子儿什么的可是硌脚得很,下次可不敢乱跑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敷衍地“喔”了声,旋即被君天澜牵住手,把她带到屏风外。

    “行礼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介绍那厅中两人是谁,只淡淡吩咐她行礼。

    小姑娘先朝君天烬福了福身,又朝姬如雪福了福身,嘴儿自是极甜的,“妙言有礼了!”

    君天烬低笑,“咱们曾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?”沈妙言狐疑。

    “从前除夕夜,你在沈府闹着要吃糖葫芦,你爹爹不肯给你,怕坏了牙,于是你偷喝了甜甜的桂花酿,一个人在院子里打醉拳。恰我路过,便给了你一串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呷了口茶,语带笑音。

    这种丢人的事儿被人在大庭广众下说出口,自然不很光彩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蛋红红,悄悄用余光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面无表情,可紧绷的唇角,却是在强压抑着笑意。

    她颇觉难堪,于是跺了跺脚,嚷道:“过去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,我早就忘了,你大约是编出来叫人看我笑话的!”

    说罢,红着脸飞快跑了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黄昏,花园里起了风,很是凉快。

    她独自坐在凉亭外的台阶上,苦恼地盯着不远处的花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与那个神秘男人一道的少女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生得极美,尤其是笑起来时,像是一轮升起的太阳。

    她走到沈妙言身边坐了,跟她同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道:“你为什么叹气?”

    姬如雪双手托腮,“我与师弟私奔至此,也不知将来是否还有机会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,私奔?!”沈妙言惊诧。

    “我爹爹不许我和师弟在一起,可我是真心喜欢他的。”姬如雪满脸认真,“我们兴许要在你们这儿待一段时间了。我刚刚听他们在书房商量什么夺位,说是用三个月的时间,把楚国收归囊中……他们兄弟都是很厉害的人物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孔微微收缩,连指尖都忍不住轻颤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畏惧,而是激动!

    若国师要夺位,那楚云间和沈月如就活不长了。

    她的大仇,也算是得报了呢。

    姬如雪见她表情变幻,觉得十分可爱,于是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,“妙妙,你是叫妙妙吧?你带我去小厨房好不好?我做点心给你吃,我做的点心很好吃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情很好,于是笑眯眯点了头,带她去小厨房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君家兄弟在书房中把夺位的大体布置计划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天烬将鬼市里不少情报都带了来,因此两人对这次夺位几乎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待到商议完毕,君天烬望了眼天色,起身道:“我去找你嫂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端了自己的细烟枪,慢条斯理地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他自从小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,就常常往来于魏国与楚国,就是想多看看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因此,连带着认识了弟弟身边的一些幕僚和手下。

    他刚走到游廊拐角,就看见身着一袭红衣的花容战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挑眉,“哟,这是又被温倾慕气着了?”

    花容战一愣,打量他半晌,认真道:“你是哥哥?”

    君天烬抽了口烟,吐出一圈云雾,笑容颇有些邪气:“倒是嘴甜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被占了便宜,不过倒是很快确定了这位不是君天澜而是他哥哥。

    他正要寒暄寒暄,问问魏国好玩儿的事儿,沈妙言不知从哪儿窜了出来,手里还捧着一碟温热的酥点,火急火燎地往书房跑。

    花容战拎住她的后衣领把她拖回来,指着盘子问道:“这是啥?”

    “是莲花酥!”沈妙言小脸红扑扑的,很是兴奋,“如雪姐姐做的莲花酥真好吃,我端去给国师尝尝!”

    说罢,飞快跑了。

    君天烬望着她的背影,笑道:“这丫头,喜欢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摸了摸下巴,笑得意味深长,“可惜大人他舍不得下嘴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颇有些惊讶,“他竟然……还没动她?”

    说着,忽然腹黑一笑,从袖袋里摸出个纸包,“他素了二十二年,也是时候开开荤了。我这儿,倒是有个好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里插叙进来的前世回忆杀,大概会有两章。

    还有一章明天写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