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600章 你相信人死后,可以重新来过吗?

时间:2018-04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这一场抵死缠绵,至子时方才结束。

    君天澜给沈妙言清理干净身子,抱着她在小榻上躺了,指尖细细描摹着她漆黑的眼睫与樱红的唇瓣。

    “妙妙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他认真地轻啄了下女孩儿的眼窝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累,在他怀里闭着眼睛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君天澜又抱了她很久,才终于松开手。

    他起身,动作很轻地穿戴好。

    临别前,他俯身,温柔地吻过她的唇瓣,近乎贪婪地嗅了嗅她身上那股媚香。

    “我晚上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他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,声音如常,宛如寻常夫妻。

    尽管,他知道再也不会有所谓的晚上了。

    很快,隔扇被掩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蜷在被窝里,一滴眼泪顺着绯红眼角滚落到枕中,逐渐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她抬袖擦拭干净泪水,强忍着离别的伤痛,起身更衣梳洗。

    等她梳洗罢,君舒影悄悄从外面进来,“可都收拾好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满屋陈设,“我没什么要带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,走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又看了眼窗边那张小榻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君子佩嫁妆极多,无数红木箱从宫院一直延伸到殿中,满满当当拥拥挤挤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尚暗,四周忙碌的宫女全是君子佩的人。

    因此,她们看见君舒影牵着沈妙言过来时,都连忙低头,只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君舒影打开其中一只很大的红木箱,扶着沈妙言躲进去。

    他拿了一壶水递给她,“我如今也摸不透君天澜的心思,若他有意放你走也算是皆大欢喜的好事,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等离开镐京,你再出来,可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住那壶水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君舒影摸了摸她的头,又取来一道隔板架在木箱中,上面随意洒了些金银等物,以作掩饰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深深呼吸,抬步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晨光熹微中,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慢慢过来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牵着念念的小手,父子俩俱都穿着礼服,表情如出一辙的严肃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,示意四周的宫女都退下。

    众多宫女面面相觑,有点儿担忧地望了眼沈妙言藏身的箱笼,却到底不敢违抗君天澜的话,只得行过一礼后讪讪退下。

    念念嗅着小鼻子,很快指了指其中一只大箱笼。

    君天澜牵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箱子里,沈妙言透过小洞把外面的情景都看在眼里,不由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君天澜发现她了吗?

    她的计划莫非又失败了?

    正紧张到无以复加时,箱笼的盖子,直接被君天澜掀开来。

    她更加紧张,只得屏息凝神,暗暗祈求君天澜可千万别发现她藏在下面的夹层里。

    谁知,那父子俩好像只是打开看了眼,就又给她合上了。

    她悄悄松了口气,趴在小洞前,静静凝望他们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瞳眸里,还藏着许多不舍,许多留恋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牵着念念的手,直到离开这座宫殿,脚步才放缓些。

    念念回头望向那座在曦色中忙碌起来的宫殿,颇有些怅然若失,“父皇,娘亲就这么走了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看他,“念念舍不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家伙点点头,眼眶竟有些微湿润。

    君天澜安哄般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继而侧首,遥望向她所在的那座宫殿。

    良久后,他收回视线,那双暗红色狭长凤眸却盛着无边无际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认真道:“念念是太子,将来也会是这天下的帝王。你要努力做一个明君,如此,才能成为你娘亲的依靠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很懂事地点点头,“儿臣知道的。只要儿臣强大起来,将来娘亲无论在哪里,都不会受到欺负。”

    父子俩的背影,逐渐消失在茫茫宫巷中。

    公主出嫁的礼钟声已经响起,回荡在整座皇宫里。

    她和厉修然在承庆殿行过大礼,便要准备回北幕了。

    宫中铺着长长的红毯,从承庆殿一路铺到北宫门。

    君舒影与厉修然骑在骏马上,后面跟着仪仗和花轿。

    花轿后面,则是连澈和他的亲兵,君天澜钦点了他们护送嫁妆与聘礼,共同北上。

    然而连澈心里却很清楚,君天澜其实是让他跟随姐姐,一同北上。

    队伍缓慢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他回头,望向高而巍峨的北宫门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站在上面,一袭墨金龙袍,威严凛贵中,正透出几分苍凉和萧索。

    他终于选择了放手。

    在姐姐还爱着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连澈收回视线,不知该喜该悲。

    城楼上,君天澜目不转睛,静静目送着那逶迤不见尽头的队伍。

    他们行走在官道上,逐渐在视野中化成一个个黑点。

    他此生挚爱的姑娘,也在其中,也将远去。

    许是风沙迷了眼,他眼眶竟不觉泛红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穿着雪白道袍的少年,神出鬼没般,出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他朝君天澜恭敬地行了一礼:“皇上,我家主子请您去鬼市说话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敛去了俊脸上所有的表情,直到那仪仗队伍彻底从眼前消失,才负着手,抬步离开了城楼。

    进入鬼市已是晌午。

    七星楼的灯火昼夜不绝,宛如照亮鬼市的灯塔。

    他踏上高楼雅座,只见雅座地面铺着紫竹席,小佛桌上陈设着两道下酒菜,并一壶美酒佳酿。

    君天烬穿着件素色宽松对襟袍子,正跪坐在蒲团上,挽袖斟酒。

    他在君天烬对面盘膝坐了,随口问道:“我的刀,可有铸造好?”

    寻常武器对无寂没用,所以他特意把自己那柄苍龙刀交给君天烬,请他用地底熔岩重新锻造。

    君天烬把酒盏推到他面前,“怎么,她走了,你就半分伤心都没有?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,捏住那过于小巧玲珑的酒盏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啧,这般倔强又闷骚的脾气,也不知是随了谁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烬边说着,边把玩一柄铁如意。

    他将目光转向窗外,只见鬼市的灯火绵绵不见尽头,昭示着这座地下都城,究竟有多么庞大壮观。

    他饮了口酒,笑道:“我记得上一世,你也是这般目送她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盯着他,“在地底呆的时间长了,所以痴傻了?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君天烬轻抚着铁如意,语气沉重了几分,“天澜,你相信人死后,可以重新来过吗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下一章是前世的回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