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95章 打脸顾湘湘

时间:2018-04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语毕,他潇洒地大步离开,对自己给顾湘湘挖的这个坑还挺满意。

    顾湘湘望向其他不知所措的贵女,语重心长道:“咱们都是承受皇恩长大的,既然碰见这种肮脏事儿,就必然要分清好歹是非,给皇上分忧。”

    其他贵女纷纷称是,认为她说得十分有理。

    顾湘湘又认真道:“既然你们都觉得有道理,劳烦你们去一趟承庆殿,把大臣们都请过来,也叫里面那对狗男女知晓厉害,知晓这宫闺是皇上的宫闺,不是可以任由他们胡来的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活泼的贵女,立即自告奋勇,迫不及待地去承庆殿请人了。

    这处偏殿距离承庆殿并不远,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上百名官僚及家眷,浩浩荡荡地朝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偏殿外,对着里面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顾湘湘唇角笑容得意,眼睛里都是志在必得的自信,朗声道:“诸位,这里面藏着一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,竟然在宫中做这种不要脸的事儿9请诸位大人派些侍卫进去,把里面拿对狗男女揪出来!”

    人群中,谢陶小心翼翼朝四周张望,却没找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有些担忧,轻轻拉了拉张祁云的衣袖,“大叔,妙妙她,她会不会在偏殿里呀?”

    张祁云趁着旁人没注意,低头亲了亲她滑腻腻的脸蛋,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谢陶嫌弃地避开,拿帕子擦了擦脸蛋,精致眉尖仍旧紧紧蹙起,“我哪里能放心……定是顾湘湘设局想害妙妙,她老是想把皇上从妙妙身边抢走,我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鼓起勇气,对顾湘湘道:“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张口闭口就是‘狗男女’,顾家的家教,就是如此粗鄙不堪吗?”

    张祁云挑眉,有些惊诧地望着自己家的小娇妻。

    他知晓,这是自己的小娇妻,在想办法给偏殿里的人拖延时间呢。

    他含笑摇开折扇,欣赏着谢陶气鼓鼓的模样,暗道这小小的猫儿,伸出利爪的模样,还蛮可爱。

    顾湘湘冷眼盯向谢陶,“怎么,谢夫人的意思是,我撞上龌龊事,还得缄口不言?若人人皆是如此,那要这张嘴有何用?天下又岂会太平?!”

    谢陶冷声:“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!”

    “哼,我贴的什么金?我不过是仗义执言罢了!”顾湘湘面露轻笑,“我怎么觉着,谢夫人这般出头,乃是为了保护里面那对狗男女?!怎么,谢夫人莫不是和那对狗男女有什么渊源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谢陶语结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无言以对,而是因为看见了顾湘湘身后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她捂住嘴,忽然有点儿想笑。

    此时,君天澜牵着沈妙言的手,正缓慢步出偏殿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被人打搅没能尽兴的缘故,他周身的肃杀之气很浓,看起来比平常都要狠厉阴寒。

    那双血红色的狭长凤眸,盯紧了顾湘湘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开口,声音仿佛蕴藏着来自北疆的风雪:“顾小姐说,谁是狗男女?”

    顾湘湘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她的杏眼瞪得很大。

    她咽了口口水,几乎不敢相信,这声音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而她面前,百官及家眷纷纷跪倒在地,战战兢兢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庆幸自己刚刚没表态,跟着顾家那傻女人怒骂皇上。

    而这幅画面,于顾湘湘而言,无疑是惊悚的。

    她缓慢转身,目光在触及到君天澜那人神共惧的阴冷面庞,双膝一软,“扑通”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俯视着她,看见这个女人眼底,充满了不可置信与惊悚畏惧。

    她勾唇,轻笑了下,“顾小姐满口‘狗男女’,可是在骂皇上与我?我们在殿中谈话,不知怎的惹了顾小姐,忽然就成了你口中的狗男女?我身份低贱,骂了也就骂了。可皇上却是万金之体,啧啧,不知在你们大周,侮辱皇帝,是何罪名?”

    “表哥,我没有!”顾湘湘杏眼充满了泪水,“我以为,我以为里面的人——”

    她忽然咬装头。

    她不能说!

    一旦她说出沈妙言与连澈的名字,就会被表哥查到她下药的事儿。

    眼泪从眼眶中喷涌而出,她浑身抖如筛糠,几乎快要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,却没给她晕过去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满头大汗跪在人群中的顾灵均,淡淡道:“赐杖责四十。”

    顾灵均的头更贴近地面,显然是不敢有异议。

    这个庶妹要作死,他也拦不住啊!

    没牵连到顾家,已经算是万幸了!

    “表哥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顾湘湘膝行上前,梨花带雨、楚楚可怜地去牵君天澜的袍摆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摸到,就被夜凛等人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远方的黑暗里,就传来棍杖落在皮肉上的声响,以及女子歇斯底里的惨叫。

    众人满身大汗,不敢多留,一场端午宫宴,就这么散了。

    人群离开后,沈妙言双腿一软,霎时就要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好在旁边君天澜及时箍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沈妙言喘着气儿,双腿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刚刚强撑出来的淡然,已然耗尽她最后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同君天澜在干那种羞事儿的,好在君天澜耳力好,察觉到外面来了人,于是动作极快地给她收拾打扮了下,几乎是拖拽着浑身无力的她来到殿外。

    其实即便被人发现他们在行房事也没什么,毕竟,这皇宫有哪里不是君天澜的地盘。

    只是到底会多出几分尴尬来,于清誉也是有损的,能不被人发现,还是不被发现得好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在旁边问。

    “找个男人,你来试试在下面是什么滋味儿?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。

    “呵,妙妙还挺精神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,就把她打横抱起,从里面反锁了殿门,朝内殿而去。

    他才刚开了胃,岂会轻易放她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夜,才刚开始呢。

    庭院里的牡丹,在风中颤抖了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当天光破晓时,第一缕金阳照耀在枝叶残败的牡丹上。

    连澈从教坊司的厢房里踏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那些破败的牡丹,冷笑了声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厢房内,一名容貌艳丽的女子,浑身是伤地躺在床榻上,双腿以一种诡异扭曲的姿势,朝两边张开。

    她睁着瞳孔浑浊的眼睛,早已没了鼻息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叮,你们的狂暴弟弟已上线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