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88章 连澈的爪子,不规矩地下移

时间:2018-04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端午这日,皇族出行,车队逶迤,锦旗招展,浩浩荡荡地前往城外。

    因为是天下统一后的第一个端午节日,为了昭显出大周的风貌,所以大周皇族对这次龙舟赛格外看重。

    此时长河两岸,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名前来呐喊助威的百姓,河道下游早早拉开一道横亘在河面上的红绸,几十艘描金漆朱的龙舟停在红绸后,一派蓄势待发的紧张场景。

    皇族及官宦都进了临河的花好月圆楼。

    此楼高达十八层,即便是视野不算好的雅座,也皆都被富人家花重金包下,不只是为了观看那一场龙舟赛,更是为了金距离同官宦甚至是皇族接触。

    沈妙言随着君天澜踏上木质雕花楼梯,忍不棕头望了眼那个摇着骨扇一脸笑容的年轻尚书郎。

    这厮是不是早就算准了,建造这座木楼的价值?

    须知,这楼中,便是随意一盏清茶,都能卖出天价。

    这一天功夫,怕就能收回不少本儿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她复杂的目光,张祁云报之以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视线,暗暗腹诽了句老狐狸。

    君天澜订的雅座在第十八层,乃是整座花好月圆楼里视野最好的一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随他坐下,陆陆续续有脚步声从廊外经过,大约是前来观赏龙舟赛的其他贵客。

    临窗的圆桌上摆的都是她爱吃的酥点,她也没客气,捧了一碟樱桃乳酪,边看着窗外热闹边拿勺子小口小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五月的樱桃红得正艳,盛在水晶盘里,淋上一层冰镇过的乳酪,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儿。

    她吃了小半盘,还要继续吃,对面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,直接夺了她捧着的盘子。

    男人声音淡淡:“这天还不算热,凉的东西少吃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舔了舔唇瓣上沾着的雪白乳酪,没吭声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有美貌侍女捧着托盘进来,温温柔柔地请两人下注,猜哪艘龙舟能赢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前玩过这个,觉得没什么意思,于是挥挥手示意她退下。

    侍女离开之后,拂衣进来禀报,说是顾灵均与顾湘湘想进来给君天澜请安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了挑眉,顾湘湘她已经醒来了?

    她望向门口,果然瞧见顾灵均身后跟着一位身姿绰约的姑娘,穿着淡粉衣裙,肌肤白细,面容清秀,不是顾湘湘又是谁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在顾湘湘的耳朵上转了转,只见她那两只残缺的耳朵,竟不知是什么缘故,又重新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,与其说是长了出来,不如说更像是用类似耳朵的材料,强行缝补黏贴上去的。

    待到她走近了,屈膝给君天澜行福身礼时,沈妙言仗着视力极佳,才看清楚那是一对木头雕刻的耳朵。

    雕刻的当真是栩栩如生,除了没有正常耳朵的通透感,其他方面即便是近距离接触,也是无法发现这耳朵竟然是假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晃了晃面前的果酒,目光若有所思地掠过顾湘湘的面庞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,顾湘湘微微一笑,竟屈尊朝她福了一礼,“沈姑娘,从前多有得罪,湘湘在这里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“顾小姐说的是什么话,我这人最是大度不过,顾小姐从前做的那些事儿,我可是从未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姑娘不计较就好。”顾湘湘笑得很是和善,“外间热闹,十七楼的大厅里,很多贵妇小姐都在玩射覆猜拳呢,沈姑娘可愿意与我一同前往?”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。”沈妙言起身,同她一道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饮了口酒,没有过多地拘束她,由着她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顾湘湘手挽手走下木制台阶,顾湘湘似乎心情不错,唇角始终扬起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,沈妙言垂眸俯视着下方的楼梯,忽然驻足。

    “沈姑娘,你怎么了?”顾湘湘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此间正是楼梯转角,光线较为昏暗,经过的人也不多。

    沈妙言忽然一把掐住顾湘湘的脖颈,猛然把她摁到墙壁上!

    “你把我表哥怎么了?!”

    她冷声。

    顾湘湘这对耳朵,雕刻手法细腻如生,补装在脑袋两旁的工艺,更是超前绝后,绝非普通工匠或者医者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全天下能够把这种精细工艺发挥到登峰造极地步之人,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那就是她的表哥,魏锦西!

    可表哥虽然愚钝,却也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顾湘湘与自己的过节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会这么好心,帮顾湘湘做耳朵。

    定然是顾湘湘掌握住了他的把柄……

    被恶狠狠掐着脖子的顾湘湘,红唇微翘,“原来,你也有软肋……是啊,我从前太过执迷于针对你本身,却忘了你也是有软肋的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贴近她,以一种战斗的姿态,神态冰冷到极致,盯着她,一字一顿道:“你到底拿什么,去威胁我表哥了?!”

    顾湘湘猛然推开她。

    她整理了一下罗裙,秀美小脸上神色嘲讽,“拿什么威胁,你自个儿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?既然沈姑娘不愿与我同游,那我自个儿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语毕,慢条斯理地从楼梯上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站在阴影中,紧紧攥起的拳头上,已是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“姐姐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,连澈身着胭脂红绣莲花纹的锦袍,正从容不迫地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心神,淡淡道:“你替我查一下,顾湘湘可有拿什么东西去威胁我表哥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真是笨。”连澈在她身后半步站定,目光流连在她纤细而不盈一握的腰肢上,“魏锦西凡事都听他婆娘的,那么他婆娘的软肋,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。

    连澈的手掌轻轻贴上她的后腰肢,低头凑到她耳畔,呵气如兰:“姐姐是聪明人,应当已经猜到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孔微动。

    能够用来拿捏她嫂子乔宝儿的,唯有她侄女千金。

    可是当初楚宫宫变,就连君天澜的人也没能抓到千金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丫头究竟去了哪里……

    会在顾湘湘手中吗?

    应当并不至于,当初顾湘湘青涩稚嫩,怎么可能会提前想到抓住千金,将来用来当做威胁的筹码……

    连澈的手不规矩地缓慢下移,继续对着沈妙言的耳朵吹气,“姐姐可有想到什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