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85章 莫非是春日里寂寞了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冰冷的池水,缓慢淹没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清脆稚嫩的声音陡然响起:“快把我父皇救上来!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正是幕昔年。

    父皇今儿提议来天山脚下玩,结果他半夜醒来,身边就不见了父皇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父皇又来跳天池了!

    几名身手敏捷的侍卫立即跃进天池,飞快游向君舒影。

    众人费了大力才把他捞上来,幕昔年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昏迷不醒的男人一眼,沉着小脸,转身朝山下而去。

    一名体格格外健硕的侍卫背起君舒影,由众人在背后簇拥着一同下了山。

    山脚下建有行宫。

    行宫里燃着地龙,格外暖和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龙榻上躺了半夜,直到黎明时分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他打了个喷嚏,掀开缎被望了眼自己身上更换的毛绒中衣,不以为意道:“小昔昔,我是不是又去跳天池了?”

    也不知为啥,他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,有种奋不顾身跳天池的冲动。

    就好像,那天池底下,藏着什么令他流连忘返的东西。

    幕昔年坐在圆凳上看书,淡淡道:“以后父皇再来这座行宫,我就把父皇绑在床上,省得叫人操心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哈哈大笑,起身随意披了件紫貂毛斗篷,“你的千金呢?”

    他说的“千金”,乃是当初被幕昔年诓骗来北幕的魏千金。

    小姑娘如今虽然在北幕安顿下来,可时常会思念娘亲和爹爹。

    然而每当她流露出一种想要回家的欲望时,幕昔年就会有意无意地在她耳边提起,大周皇帝爱吃孝儿。

    弄得她现在对君天澜唯一的印象,就是他爱吃孝儿,还会时常担忧,鳐鳐和堂哥有没有被吃掉。

    幕昔年翻了页书,唇角微翘地答道:“还在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挑了挑眉头,这小家伙满口宠溺语气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侍卫进来,恭敬拱手道:“皇上,大周送来的信笺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伸出手。

    那侍卫把信笺小心翼翼呈送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君舒影拆开来,只见这信是他亲姐送来的,里面用蝇头小楷写着几句话,大抵是讲沈妙言想请他帮忙,带她离开大周。

    他看完,愣了好一会儿,才猛然丢掉信笺,起身就往外面冲:“备马!”

    幕昔年望着他衣冠不整冲出去的模样,摇了摇小脑袋,弯腰捡起地上的信笺。

    信笺背面,还有一段话。

    他这位姑姑说自己有了心仪的男子,可她到底是姑娘家,不方便直接开口提出联姻,因此请君舒影南下,以亲弟弟的身份帮忙搭线。

    他握住信笺,淡淡道:“去把我父皇拦下来,就说我有办法救娘亲。”

    侍卫领命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君舒影来到马厩,牵了一匹脚程最快的千里马,刚翻身上马,那侍卫就追了出来,把幕昔年的话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舒影知晓自己这个偷来的儿子向来聪慧有主见,于是放弃了马儿,又返回寝殿里,“小昔昔,你有何主意救你娘亲?”

    幕昔年把信笺背面递给他看。

    君舒影阅罢,挑了挑眉,“魏国与北幕南北联姻,倒是个好主意……不止可以挟制住君天澜,还能趁着大婚时的混乱,把妙妙偷偷带出宫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,咱们南下吧?”

    幕昔年稚嫩的面庞上,现出一抹浓浓的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他也是想娘的呢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他跟前蹲下,亲了亲他的面颊,“昔昔留在宫里替父皇处理国事,父皇亲自去一趟大周,可好?”

    幕昔年有点儿不情愿地咬了咬唇瓣。

    君舒影轻轻掐了把他嫩生生的脸蛋,“父皇向你保证,这一次,一定把你娘亲完完整整地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犹豫半晌,乖巧地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大周镐京。

    乾元宫书房,君天澜端坐在龙案后,面无表情地盯着下方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被绑在轮椅上,一张稚嫩清秀的小脸,与魏化雨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只是周身气度,却不及魏化雨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一名御医端着银盆出来,将盆中的帕子拧成半干,细细给少年擦脸。

    银盆中的水很特殊,可化解易容的人皮。

    很快,少年就流露出自己的真实面容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玩着一对深红色雕花核桃,冷冷道:“幕后主使,是谁?”

    少年朝君天澜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下一瞬,鲜血从他的唇角渗出,竟是直接咬舌自尽了!

    旁边的太医骇了一跳,没想到这孝儿小小年纪,竟然这般有胆魄!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,抬手示意夜凛把这孩子好好葬了。

    书房中归于寂静,只剩下男人缓慢的盘核声。

    即便那孩子不说,他其实也知道,幕后主使是谁。

    然而,知道归知道,他没办法对他那丫头怎么样……

    他烦恼得很,最后干脆起身,没让龙辇跟着,独自一人去了教坊司。

    正是阳春四月天,宫中阳光极好。

    教坊司中花树粉嫩如云,游廊亭台之间,俱是赏春的宫女和歌姬舞姬。

    后园一处偏僻的临水游廊上,沈妙言靠坐在扶栏边,手捧玉碗,正慢条斯理地将其中的饵料撒到水面。

    莲叶田田,锦鲤争食,倒也算是副美景。

    她正浑然忘我之际,一道清越低沉的嗓音自背后响起: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……妙妙背着朕独占了这大好春光,当真是惬意得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望着水面中自己身后那高大男人的投影,心中隐约猜到,这个男人已经知晓她设局放走小雨点的事儿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既已成定局,他此时发难,也是半点儿作用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因此,她毫无所惧,“皇上今儿倒有空,到教坊司来寻我,莫非是春日里寂寞了?”

    这是暗讽他三日前那晚,把她折腾得一整天没能下的来床。

    君天澜对她的无礼早已习以为常,只抬手揉了揉眉心,“想必就算朕现在派人把他抓回来,也是来不及了吧?可朕,总要给百官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玉碗放在扶栏上,仿佛接受枷锁般,转身朝他伸出双手,“你把我带到前朝,告诉他们我就是幕后主使,岂不就是对百官的交代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