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83章 共享一场风雅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他,他死了?!”

    为首的胖墩墩小公子咽了口唾沫,望着满身是血的魏化雨,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其他孝儿也惊吓不已,纷纷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想拿魏化雨耍耍威风,可皇上都没有处决他,他们又怎么敢随意就弄死他……

    思及此,一群十岁孝儿哪里还敢留下来看马戏,互相推搡着,见鬼似的飞快跑出了思错殿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后,魏化雨在血泊中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那张白嫩清秀的小脸,此刻遍布血污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盯着精细绘制鸾凤游龙的彩绘横梁,唇角勾起一个嘲讽而冷漠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的小青梅啊,终究是离他而去了……

    大约,也是无法容忍这般落魄的他吧?

    呵……

    既如此,他又何必再留恋这周宫?

    外间庭院里,只剩下一些宫人还在观看马戏。

    那马戏班子的人颇为冗杂复杂,其中有几名驯狼的少年,俱都在十岁上下,脸上涂着色彩斑驳的颜料,每人都牵着一匹狼,指挥它们玩出各种各样的杂耍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小少年,在众人看得出神时,借着出恭的借口,从游廊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他像是找不到西房般,以一种没见过大世面的糊涂姿态,到处摸索着,最后悄然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内殿光线昏暗,外间的暗卫,并不能窥视到这里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就看见了呈大字躺在血泊中的魏化雨,眼眶一热,忙恭敬地单膝跪下:“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“扶本宫起来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小少年立即把他搀扶起来,仔细给他擦去身上的血渍,又把自己穿着的短褐劲装给他套上,手脚极利落地给他换梳了马戏班子里的发型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从兜里取出颜料,速度极快地抹在魏化雨的脸上。

    魏化雨起身,从他手中拿过驯狼的细长鞭子,面无表情地抬步离开内殿。

    那小少年跪伏在地,恭敬地目送他远去后,才取出一张人皮面具,轻而易举就把自己打扮成魏化雨的模样。

    真正的魏化雨走到庭院里,其中一匹巨狼,飞快奔过来舔舐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他低头望去,这匹狼浑身雪白,不是雪团子又是谁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雪团子的脑袋,低声道:“今后,唯有咱们两个不离不弃了。”

    姑姑也好,魏文鳐也罢,都将留在这座冰冷的宫殿里。

    他能依靠的,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雪团子似是察觉到自己主人的悲伤,用毛茸茸的大脑袋亲昵地蹭了蹭他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时,这个五花八门、表演人员众多的马戏班子,终于从宫中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是东华门。

    东华门的侍卫这几日早就习惯他们了,因此并未仔细检查,就直接放了人离开。

    连澈坐在高高的城楼上,目光落在其中一名骑在雪白狼背上的少年,仰头喝了口酒,朝那少年比了个“保重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少年回头看见,笑了笑,高高举起手。

    那小手在空中淡然地挥了挥。

    他平视前方,深不见底的漆眸中,盛满了冰冷的倔强。

    虎归山林,蛟龙入海。

    从此,他是魏北的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而魏北,大约再不会有一个他信赖喜欢的女帝姑姑,再不会有一个总与他拌嘴吵架的小青梅。

    孤独也好,无助也罢,无论前方的路是怎样的艰难困苦,他都会好好走下去。

    夕光,从少年倔强的面庞上温柔拂拭而过。

    来自魏北风沙之地的少年,骑着一匹雪白的巨狼,追着天际的日轮,终于消失在这座熙攘繁华的皇城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热热闹闹的马戏班子,穿过繁华的长街,径直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张晚梨身着梨花白的裙衫,端坐在一家临街的药馆里,静静目送他们从自己眼前经过。

    那药馆修筑得精致大气,“倚梅馆”三个金字招牌在夕阳下正散发出温柔光晕。

    安似雪端着香茗从里间出来,把香茗放到张晚梨手侧的花几上,“你今晚就要走吗?”

    张晚梨点点头,端起香茗呷了一口,“宫里的易容者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是赝品,早点儿走,我心里才能安稳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在她身边坐下,托腮望向即将进入夜市的热闹长街,“咱们的原点,都是楚国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,已经没有楚国了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掸了掸衣袖,起身望向拎着一堆药材走过来的白清绝。

    白清绝把手里的药包递给她,“每日早中晚敷在膝盖上,辅之以你们魏北皇族的续筋按摩手法,不出一月,就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我替思诚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朝他郑重施了一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是步行的,穿过摩肩擦踵的街市,晚风吹起她的裙摆,颇有一种闲庭信步之感。

    安似雪与白清绝静静目送她离去,谁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张晚梨很快走到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城门落锁,不过半刻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道俊雅修长的身影,骑在马上,正朝她而来。

    张晚梨驻足,朝那身影微笑。

    韩棠之催马来到她跟前,低头望着她,“你要走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去郊外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去郊外逛,可是不会带这么多药包的。若张小姐执意要去郊外,你是魏北的使臣,我有权力跟随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仍旧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韩棠之翻身下马,牵着缰绳,竟真的随她一道往城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城门外连接着宽阔的官道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官道两侧逐渐出现层峦叠嶂的山川,此时暮色四合,夕阳的光芒洒落在山脉上,呈现出一种淡紫色的瑰丽壮阔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行,远远看去,好似一对恩爱夫妻。

    四周静谧,唯有晚风拂过山林的声音,和归鸟的啼鸣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一直朝前走。

    周围渐渐起了山风,带着春夜的凉意。

    已是月上中天了。

    韩棠之终于驻足,解下身上的斗篷,给张晚梨系上。

    路旁有一树梨花,在月光下开得清丽绝艳,仿若梅花堆雪。

    山风吹过,梨花的甜香四溢开来,伴着纷纷扬扬的梨花瓣,像是春夜里的一场落雪。

    韩棠之凝着张晚梨,抬起手,轻轻把她发髻上的几瓣梨花取下。

    他开口,声音清越薄凉,“百花中,唯有梨花代表别离,所以我从小到大,都很不喜欢这种花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抬头,只见男人的眼眸清澈又复杂,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韩棠之站在月光下,一身白衣,容貌俊雅,风度无双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“直到遇见你,我才发现,原来梨花,也可以很美。”

    即便它代表着别离,即便它代表着悲伤,然而这并不妨碍它的美。

    比白雪更多几分馥郁甜香,比桃花更多几分冰清玉洁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物哀的美。

    张晚梨同他站在一起,欣赏着月光下的这树梨花,“棠梨煎雪,只可惜这里并没有茶具或者雪水,让我们共享一场风雅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韩棠之忽然揽住她的腰肢,低头吻住她的唇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