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79章 四哥……我难受……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幽深,抱着她,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教坊司。

    回到乾和宫,已是晌午。

    他把沈妙言放到软榻上,命人唤来太医细细检查过,见没有大碍,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他在圆桌旁坐了,认真道:“我知晓他是你侄儿,可他却也是魏国太子。哪怕他是个郡王,是个亲王,我都愿意放他回西南……妙妙,如今天下一统才不到一年,实在经不起折腾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着脖颈,“我向你保证,他不会乱来的,可好?再说,有我和鳐鳐在你手里,他又怎么敢乱来?”

    君天澜斟了杯茶,细品着呷了一口,“沈嘉,我赌不起。”

    大周皇族失了天下,长达百年。

    如今江山好不容易在他手中完成统一,他怎敢把那狼崽子一般的少年,重新放虎归山?

    沈妙言无言以对,只得垂眸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起身,沉默地离开了乾和宫。

    她朝教坊司走了两刻钟,徐思娇正好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她带着婳儿,看见失魂落魄的沈妙言,忍不住出言嘲讽:“听说你寻死觅活逼迫皇上?看你这样子,定是没能如愿。呵,你也有今日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尾扬起,优雅地摇了摇团扇,“皇上可是特意召见我,定是对我旧情未了,想着与我重续前缘……毕竟,我身上那‘贤妃’的封号,可还尚未被褫夺呢。”

    来自西郡贺兰山脚下的小姑娘,高高昂着脑袋,骄傲得像只小鹿。

    沈妙言以看白痴的目光看了她一眼,“君天澜过不了几个月就会去西郡,他召见你,定是想问你有关西郡徐家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脸上得意的笑容僵住,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,没好气道:“就你聪明_!”

    说罢,气哼哼地带着婳儿跑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摇了摇头,没把她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回到教坊司,众姐妹得知事情还是没办成,不由一阵泄气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年纪稍长些的,蹙眉问道:“沈妹妹,你定是不曾色诱皇上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“他并非是能轻易诱惑得了的人……我若是爬了他的龙床,恐怕还没让他答应放人,就已经被他吃干抹净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老实话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唏嘘,谁也拿不出个主意,只得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自己的厢房,却见身着品蓝色锦袍的姑娘,正气定神闲地坐在圆桌旁喝茶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顺手掩上雕门,“晚梨?”

    张晚梨放下茶盏,起身朝她施了一礼,“女帝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儿怎么来了?”沈妙言好奇问着,一边踮脚从橱子里取出自己珍藏的酥点放到桌上,“你饿不饿,尝尝教坊司的金丝桂花糕?”

    张晚梨抬手示意不必,“思诚来信,催我尽早把太子殿下带回西南。昨夜出了那样大的事,虽然太子殿下是纯正的大魏皇族血统,那点儿小伤算不得什么,但于颜面来说,却实在有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张了张嘴,不知该说啥。

    她作为大魏女帝,今儿早上还自导了一出寻死觅活的戏码,岂不是更加有失大魏颜面……

    可见她这女帝当得实在失职。

    好在张晚梨并没有数落她的意思,只是淡淡道:“如今思错殿四周戒备森严,太子殿下的一举一动,都在大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,再想出宫,可难了……”沈妙言在她对面坐下,暗道早知如此,那日花好月圆楼中,她就该让小雨点直接离开镐京。

    张晚梨很快又道:“臣有一计,可令太子殿下悄然离宫,只是还需女帝陛下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你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继沈妙言寻死觅活闹着上吊的事儿过后,不过半日功夫,她又开始折腾跳塘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龙案后批折子,听着夜凛的回报,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夜凛满脸焦急,“皇上,卑职去了趟教坊司,亲眼看见小姐她半截身子淹在水塘里,您若再不去瞧瞧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是真的拿沈妙言没主意了,只得放下一堆国事,匆匆往教坊司而去。

    他赶过来的时候,只见他那丫头站在水里,浑身湿透,正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虽然知晓她死不了,然而长时间站在水中,春水又很凉,染了风寒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只得掠过水面,把她抱起来,拿龙袍裹了她,蹙眉道:“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沈妙言冻得小脸惨白。

    她裹紧了龙袍,却仍旧瑟瑟发抖,“我,我如今也不奢望你放小雨点出宫……只是,只是还有个小小的请求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男人抱着她,穿过游廊,大步朝她住的厢房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好想看看魏北的马戏……”她转向男人的脸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乞求,“我从前做女帝时,每天都要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冷峻,脚下步伐分毫未缓,“镐京城鱼龙混杂,天底下各个地方的人都有。你想看魏北的马戏又有何难,为何要这般作践自己?”

    沈妙言打了个喷嚏,因为受了凉,声音显得嗡嗡的,“还不都怨你……总是不许我这个不许我那个的,不耍点手段,我料想你是不会应允的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默然。

    他把他的小姑娘抱到厢房床榻上,唤来院判,仔细诊脉开药,又把拂衣和添香唤过来,叫她俩仔细煎药。

    沈妙言原只是想耍个赖,让君天澜允准魏北的马戏进宫,谁知在池塘里走了一遭,竟真的染上了风寒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裹在被子里,因为高烧,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两汪水眸紧闭,睫毛在面庞上打下两片扇形阴影,隐约可见睫毛间隙的莹莹水光。

    君天澜守着她,将毛巾拧成半湿,轻轻覆上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他坐在榻边,细细把她脸上的碎发捋到耳后,声音透着罕见的温和,“沈嘉,你傻不傻?”

    高烧的姑娘,似是正忍受着难耐的伤痛,眼角忽然淌出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君天澜怔了怔,下意识地伸手接住那滴晶莹泪珠。

    送到唇畔尝了尝,她的眼泪,是清苦的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我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睡梦中的姑娘,扯着中衣,呢喃出声。

    那尾音,细细绵绵。

    带着天生的娇气,带着被宠溺惯坏的娇蛮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看见好多小天使问何时完结,正文最迟到七月初完结,早的话,大概两个月?

    新书已经有眉目了,但是新书涉及到一个古代行业,所以需要准备得特别充足才敢发书,菜菜买了很多专业书籍在家里看,也在试着动手操作,希望到时候写出来,大家能够喜欢!

    新书最迟九月发布哦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