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78章 若能换回当年的四哥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她独自站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直到习习晨风,带着些许凉意,把她的思绪重新拉回来。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若有所悟地自语:“对啊,我可以‘自杀’啊!”

    思及此,她迅速奔回教坊司,把还在睡觉的王静姝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静姝揉着眼睛,声音犹带睡意,“唔,沈姐姐,这天才刚亮,你做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,帮我一个忙!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教坊司后园,荒僻的游廊内。

    一根白绫被高高抛起,从横梁上穿过,又垂直落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踩在木凳上,掂量了下白绫到自个儿脖子的高度,很快把白绫两端打了个牢实的死结。

    她把白绫朝自己脖颈上比划了下,感觉十分满意,于是低头望向下方挤着的莺莺燕燕,“你们瞧着像不像?”

    这群人俱是教坊司里的姑娘,七嘴八舌地回答道:

    “像得很呢!听说我姑婆就是上吊死的,舌头还伸得很长!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一哭二闹三上吊,沈姑娘你待会儿可要哭得狠一点!”

    “沈姑娘平日里就是太含蓄了!等皇上来了,你只管往白绫上吊,等他一救下你,你就在他怀中用小粉拳拼命捶打他的胸膛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梨花带雨的时候再加一句‘死相’,是个男人都会心软!”

    “等皇上把你抱去雅座,你就缠着他、诱惑他!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事情是陪他睡一觉谈不拢的,如果有,那就陪他睡两觉!”

    她们热情地向沈妙言传授“绝技”,几乎是倾囊相授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莫名感动。

    这些女孩儿们,大抵都在二十岁上下,正是人生里最美的年华。

    人人都说教坊司的姑娘不干净,人人都说“戏子无情,女表子无义”。

    可有时候,这些失去清白的女孩儿,比朝中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臣子,比那些整日里谈着礼义廉耻的大儒,还要懂得什么是仁义,什么是正直。

    她眼角悄悄泛出泪花,暗道若有朝一日她能权势在握,她定要把这座教坊司给好好整改整改。

    叫那些身在地狱、心在桃源的好姑娘,再不要被男人欺负。

    另一边,王静姝哭天抢地地跑到乾和宫,跪在宫门前嚎哭不休,任由侍卫如何拉扯都不肯走。

    那侍卫生怕这少女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公主、小姐之类的,压根儿不敢得罪,只得捏着鼻子站在原地,只当做没看见。

    君天澜下朝已是半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他乘坐龙辇行至乾和宫外,福公公老远听见有人在宫门口哭,一张老脸变了变,忙上前呵斥道:“何人闹事?!”

    王静姝抬袖抹眼泪,膝行至龙辇前,哭诉道:“不好了皇上,沈姐姐她,沈姐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哽咽着,竟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一紧,“她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沈姐姐她,上吊自尽啦……”

    王静姝大约学过戏腔,一句话说完,尾音一波三折、缠绵悱恻,情绪渲染格外给力,真可谓是悲怆欲绝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脸色倏然变了,翻身下了龙辇,大步朝教坊司而去。

    王静姝从指缝里,看见他步步生风、袍摆飞扬,行动之间的紧张感全然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她忙起身,提着裙摆小跑着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教坊司中。

    蹲在教坊司宫门外的小宫女,远远看见巷子口那角墨金袍摆,立即站起身,飞快朝教坊司内奔去。

    一边奔走,一边高喊着姐妹们约好的暗号:

    “狼来啦、狼来啦!狼真的来啦!”

    高高的女音传到后园子,正和其他姑娘们坐在一块儿嗑瓜子闲聊的沈妙言,立即把手中的瓜子扔到廊外池塘,飞快跳上木凳,抱住白绫,哭得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其他姑娘们也都紧张地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靠着在男人们面前演戏讨饭吃的,君天澜虽然是帝王,可在她们眼中,却也不过是个“食、色,性也”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们其中几个死死抱住沈妙言的双腿,仰着梨花带雨的小脸,一边大哭一边高喊:

    “沈妹妹,有什么事你好好说出来,可千万不要寻短见啊!”

    “沈姐姐,你若是有什么委屈,只管和皇上说啊j上是明君,定然不会叫你白受委屈的!”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沈妹妹哦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莺莺燕燕哭闹不休。

    君天澜赶过来时,就看见他那丫头抱着白绫寻死觅活:“我不活了呜呜呜……我的侄儿都被害成那个样子了,我这当姑姑的,还有什么好活的!我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他见她完好无损,紧张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些许。

    他踏进游廊,那群莺莺燕燕立即散开,恭敬地跪下行礼,“给皇上请安j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他对这群女人视而不见,正要上前把那个还在大哭大闹的姑娘抱到怀里,余光却注意到廊中地面,正堆积着厚厚的瓜子壳儿。

    教坊司有宫人负责每日打扫,这瓜子壳儿必然不是昨夜的,而是刚刚产生的。

    他又望向站在木凳上跺脚哭闹,却怎么都不肯上吊的姑娘,心里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。

    他眼底掠过一抹阴霾,转了转指间的墨玉扳指,只定定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哭了会儿,才察觉四周寂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,暗道君天澜这厮腹黑狡猾,必定是看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她心一横,干脆直接踢翻了木凳!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四周的莺莺燕燕十分惊悚。

    这沈姑娘,演戏演得也忒卖命了吧?!

    沈妙言的身子在空中打着晃晃,脖颈处难受得要命,双腿不停在空中乱蹬!

    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她这次,可算是下了血本!

    若君天澜还不肯放小雨点离开……

    那她真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这个样子,在心底无奈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手中的墨玉扳指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白绫被扳指割断,沈妙言轻呼一声,整个人立即下坠!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抱在怀里,声音淡淡:“何必呢?”

    沈妙言刚刚在白绫上窒息过,此时脸庞涨得通红,在他怀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她抬眸,盯着男人暗红色的狭长凤眸,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胸口,哑声道:“我总要……总要试一试的……若能换回当年楚国京城的四哥,虽死,无憾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