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76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她盯了他一会儿,见他神情认真不似说谎,才闷闷地点了点小脑袋。

    君天澜拉住她的小手指,“那么,鳐鳐也得遵守诺言才行。”

    鳐鳐咬了咬红润唇瓣,结巴道:“什,什么诺言?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淡:“今后,不许再去探望他。若是朕知晓你与他纠缠不清,朕要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周身突然散发出帝王的强势与霸道气息。

    他是父亲,也是帝王。

    见多识广、油尖嘴滑的大臣见到他尚且畏惧,更何况鳐鳐一个六岁大的小女孩儿。

    她觉得刚刚亲近的爹爹好像是镜花水月一般,倏地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此时抱着她的,不过是个威严赫赫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两颗圆滚滚的晶莹眼泪,顺着白嫩脸蛋滚落。

    她惶恐地点点头,“鳐鳐,鳐鳐记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身上那股摄人的气息很快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他想抱着鳐鳐继续识字,鳐鳐却抗拒得厉害,“不要父皇抱……鳐鳐想回东宫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有勉强她,示意拂衣带她去东宫。

    他目送小粉团子哭着鼻子走开,缓慢把玩着掌心的扳指。

    他的掌上明珠,是不可能与一个废物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长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既然小家伙舍不得与那废物分开,那不如由他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哪怕她现在会恨他,可将来她明了事理,也定会感激他的。

    他想着,起身走到屏风后更衣。

    屏风后点着两盏八角琉璃灯。

    他对着落地青铜镜,刚解开两粒盘扣,就看见镜子里,自己身后坐了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坐在圆桌旁,挽袖斟了杯酒,笑容蛊惑妖媚,“夫妻反目,儿女离心……为了天下,你变得这般凄惨,值得吗?”

    他的皮肤是一种病态的苍白,身形纤瘦,狭长的双眼透出一股令人琢磨不透的深意。

    而那始终翘起的唇角,弧度阴冷,令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是他的师父。

    他是无寂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“很多事情,不能用值不值得来衡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在我的好徒儿心里,这天下,其实还不值你的妻儿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君天澜回答得斩钉截铁,“这天下,还不值我的妻儿。”

    男人呷了口酒,“有意思。那么,你又为何要为了天下,干出那许多神憎人厌的事儿来?弃了这天下,寻一处世外桃源合家团聚,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淡漠地解开外裳,从容不迫地更换上一套丝质中衣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始终平静淡漠:“有时候,你知道一件事不值得去做,可你必须要那么做。我是她的夫君,却也是大周天子。我若弃了江山,这天下势必大乱。家国天下,用我这小家,成全天下千千万万个家,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男人饮尽杯中酒,嗓音沙哑,“你小时候,我是如何教你的?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,这才是为人处世的真理。”

    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,漠然地扣拢盘扣。

    再抬头时,镜中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他转身,望向那只紫檀木雕花圆桌。

    只见圆桌上多出了一壶酒,两只墨玉酒盏。

    他上前,挽袖给自己斟了杯酒。

    是魏北的女儿红。

    天底下最烈的酒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还是爱喝这个啊……

    夜,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教坊司中,沈妙言辗转反侧,总觉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过了两个时辰,她终于忍不住坐起来,披了件外裳,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厢房。

    此时月圆如银盘,月光倾泻如流水,在皇宫里所有的建筑上都覆了一层银霜。

    连枝头叶梢的浅粉桃花,都染上纯白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落英缤纷,梨花也似。

    春夜的景致,自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漫步于教坊司的亭台楼榭之间,远处仍有丝竹管弦奏乐,男女嬉笑,花灯楼影,水波粼粼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她在僻静处走了会儿,忽然听见前方八角凉亭里,传出女孩子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她心中好奇,走过去一瞧,只见王静姝坐在凉亭的台阶上,对着天空的月轮,正不停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静姝。”

    她唤了声。

    王静姝紧忙擦去眼泪,勉强笑着站起身,“沈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哭什么?”

    王静姝低下头,语带哽咽:“我今儿没事,在皇宫里转悠了会儿,正好转到一间偏僻的宫殿里。我看见,我看见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,“你看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静姝猛然抱住她,“呜呜呜,沈姐姐,我看见一个小男孩儿,被活生生挑断了脚筋……我好害怕,皇宫好可怕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手脚发凉,却仍旧抱着一丝期望问道:“那间宫殿,可是叫做思错殿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王静姝红着眼圈,惊讶地望向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透着无边悲凉。

    它出现在女子绝艳昳丽的面庞上,透出一种独属于春夜的寥落,像是牡丹开到鼎盛,那即将凋零的瞬间。

    王静姝看得有些呆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垂下眼帘,继而转身,慢慢朝教坊司外而去。

    王静姝回过神,不解地望着她的背影,“沈姐姐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沈妙言并未回答她,只是平视前方,脚步缓慢却坚定。

    她很快来到乾和宫外。

    侍卫禀报了正在打盹儿的福公公,他不敢有丝毫怠慢,忙不迭地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陪着笑,“沈姑娘,皇上刚睡下没多久,再过一个时辰就要起床上朝,您便让他多睡会儿吧?”

    “我让他多睡会儿,谁又能让我多睡会儿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他,面无表情地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福公公到底不敢拦她,只得任由她闯进了乾和宫寝殿。

    此时,寝殿中焚着浓浓的安神香。

    紫檀木雕刻的龙床上,重重明黄帐幔低垂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床畔,一把撩开了帐幔。

    君天澜身着霜白丝绸中衣,满头青丝披散在枕上,英棵看的面庞,即便在睡梦中,也仍旧紧蹙着眉尖。

    剑眉修长,那双狭长凤眼内勾外翘,鼻梁挺拔,削薄的唇瓣透着朱红,微微敞开的衣襟,露出肌肉匀实的胸肌。

    他是个当之无愧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然而这等美色,却全然被沈妙言视若无物。

    她随手拿来一壶凉茶,对着男人的脸,尽数泼下!

    —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