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74章 她,也想保护他!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窗棂外,黑夜暗沉无边。

    夜风呼啸,草木翻涌的声音之中,还夹杂着人的呼吸。

    那呼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虽然微弱,但却被魏化雨清晰地全部捕捉到。

    怀中的小人儿丝毫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妥,只乖巧抱住魏化雨的腰身,仰着粉嫩的包子脸,“太子哥哥,他你不要打鳐鳐的屁股好不好?”

    魏化雨亲了亲她带着奶香味儿的脸蛋,“乖,回宫睡觉。”

    鳐鳐有点儿舍不得离开,又抱着他磨蹭了会儿,叮嘱他要把鸡腿和牡丹糖饼好好吃掉,才慢吞吞地爬出窗户。

    她走后,魏化雨单脚踩上床榻,摆弄着腰上挂着的匕首,“诸位既然到了,还躲在外面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十几道劲风声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以夜凉为首的暗卫,同时落在殿中。

    他们把魏化雨团团围住,个个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魏化雨转了转匕首,“啧,君天澜当真看得起我,对付个孝子,居然派了这么多高手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夜凉朝他拱了拱手,“太子殿下,皇上已查明顾相爷之死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哦?所以,他打算叫我血债血偿?”

    夜凉不语。

    魏化雨淡然地转着匕首,“那便试试。”

    正好,他也想测一测自己身手如何。

    夜凉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暗卫,一齐朝魏化雨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鳐鳐正往东宫方向走。

    走了一炷香的时间,她忽然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天黑下来才不过两刻钟的时间,时辰还很早呢。

    太子哥哥今儿真奇怪,居然这么早就打发她回去。

    定是他藏了好吃的,想要一个人吃独食!

    她越想越恼,调转方向,飞奔回思错殿。

    只是刚靠近,就听见里面的打杀声。

    她忙手脚并用地爬上一棵桃花树,很快就看见殿中刀光剑影,十几名暗卫,正在围攻她的太子哥哥。

    其中抱臂站在旁边的暗卫首领她认得,就是她那位便宜爹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便宜爹爹要杀太子哥哥!

    她气得紧紧攥起小拳头,正要冲到殿中去阻止,却想起自己笨手笨脚,怕是非但不能阻止,还会给太子哥哥拖后腿……

    琥珀色圆眼睛闪了闪,她立即敏捷地窜下树,迈着小短腿,飞快朝乾和宫而去。

    她费了吃奶的劲儿,终于气喘吁吁跑到乾和宫门口。

    因为她每次去见魏化雨,都是偷偷换了宫女裙去的,所以守宫门的侍卫只当她是哪个宫殿的小宫女,立即挥手道:“去去去,皇上起居的宫殿,也是你能来的地方?”

    鳐鳐不肯走,双手叉腰,仰着小脸争辩道:“住在里面的人,是我爹爹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一群侍卫顿时大笑出声,“你这小宫女,怕是脑袋坏了吧?j上若是你爹爹,老子就是你爷爷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鳐鳐气急,拿出那股子蛮干的架势,使劲儿用脑袋去顶他,“坏家伙,他的侍卫都是坏家伙!”

    这侍卫可不是程酥酥那种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直接挥手把鳐鳐推倒在地,“快滚,少在这儿给我们添乱!”

    鳐鳐的掌心擦到地上,被小石子硌了下。

    白嫩的皮肤被擦破,朱红的血珠子慢慢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大哭,明明心急如焚,却想不到半点儿救魏化雨的法子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福公公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他甩着拂尘,威严道:“这儿闹什么?”

    守宫门的侍卫立即笑道:“福公公,这儿来了个傻子,非说皇上是她爹爹,哈哈哈,你说好笑不好笑?”

    福公公望向坐在地上哭嚎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六岁大的小女孩儿,宫灯下,可见她生得白嫩可爱。

    眉宇之间,更是像极了沈妙言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东宫里那位小公主了吗?!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!”

    福公公吓得惊叫一声,忙亲自上前,小心翼翼把鳐鳐扶起来,“公主殿下,快给福爷爷瞅瞅,看看哪儿摔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生无子,最喜孝子。

    因为人又生得慈蔼可亲,所以宫里的孝儿都欢喜他,便是念念,也要称一声福爷爷。

    鳐鳐抹着眼泪珠子,顾不得诉说委屈,只仰着泪兮兮的小脸,“福爷爷,我想见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她平日里都是躲着君天澜的,今日这般主动来寻人,福公公不觉替自家主子开心了下,忙恭敬地领着她进去。

    守宫门的侍卫傻了眼。

    天,他竟然推了小公主!

    福公公很快领着鳐鳐来到君天澜的寝殿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盘膝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他抬眸,就看见满身是灰的粉团子,牵着福公公的手,泪莹莹地瞅着他。

    他合上书卷。

    福公公轻轻推了把鳐鳐,示意她过去,自己则恭敬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鳐鳐走到君天澜跟前,打了个哭嗝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。

    不消多想,就知道这小丫头满身狼狈,肯定是因为魏化雨。

    指关节点了点桌面,男人淡淡道:“魏化雨杀了你顾叔叔,朕不过是废他一双腿,已经足够仁慈。”

    鳐鳐双手紧紧揪在身前,盯着这个男人冷峻严酷的面容,泪水一颗颗顺着圆润饱满的下颌滑落。

    她双眼红红,琥珀色眼眸中充盈着泪水,漆黑的睫毛被眼泪打湿黏在一处,哽咽着又打了个哭嗝。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,就这么盯着君天澜。

    眼睛里的乞求,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君天澜重复了一遍:“他杀了你顾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鳐鳐,鳐鳐不认识顾叔叔……”小姑娘哽咽开口,“鳐鳐只认识太子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才不管太子哥哥杀了谁。

    反正,太子哥哥是世上最好的哥哥,他对自己很好很好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道:“拂衣,送公主回东宫。”

    鳐鳐一怔。

    拂衣领命,正要上前,鳐鳐忽然发疯般,猛地扑上去咬住君天澜的手指头!

    冰凉的眼泪,滴落在君天澜的衣袖上。

    逐渐将那墨锦宽袖晕染开大片湿意。

    “松口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声。

    鳐鳐不肯,只拼命撕咬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从前太子哥哥总是护着她。

    如今,太子哥哥陷入困境,她也想保护他!

    哪怕力量微弱,哪怕以卵击石,她也想要保护他!

    腥甜的血液,从鳐鳐嘴里渗出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还在流淌。

    死死抱住君天澜手腕的模样,像是一只倔强的衅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