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70章 总觉得,钦原之死,另有蹊跷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程酥酥瞪大眼睛,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君念语抱起鳐鳐,冷冷道:“程酥酥掌嘴三十,所有人都陪她罚跪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说罢,带着鳐鳐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花思慕同情地望了眼程酥酥等人,“啧”了声,跟着离去。

    君念语的贴身内侍小李子甩了甩拂尘,捏着嗓子道:“奴才在这儿看着,诸位公子小姐,请吧?来人啊,拿戒尺伺候程小姐掌嘴!”

    程酥酥面色灰暗,崩溃地“噗通”跪下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那个小宫女究竟是什么来头,怎么就能让太子殿下为她这般出头?!

    很快,响亮的巴掌声响起,程酥酥疼得直掉眼泪,顾不得再去想鳐鳐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边发生的一幕,尽数落进思错殿中。

    魏化雨歪坐在大椅上,朝空中抛了颗花生米,又用嘴接住。

    漆眸中,盛满了阴郁。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一名暗卫潜入思错殿,恭敬朝魏化雨单膝跪下,“殿下,宫中密道都已经查探齐全,其中一条,可直通鬼市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已经换了身墨色劲装,腰间系着一条三指宽的朱红腰带。

    他拿了根与腰带同色的发绳,把所有头发扎到发顶,理了理铺散在后肩的马尾,淡淡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他得去鬼市,寻些奇异刀法。

    若能再向师父讨要些珍藏的武术秘籍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融入浓浓夜色之中,避开君天澜安插在暗处的眼线,很快潜入了一处地道。

    他们顺着密道,走了约莫一个时辰,才总算是来到鬼市的入口。

    建在镐京城地底的鬼市,庞大到无边无际,人声熙攘,乃是一座真正的底下都城。

    点着火把的集市一望无际,所售卖的东西,大抵都是地面难得一寻的奇异之物,或者是明令禁止的违禁物。

    摊主们各个奇装异服,大抵都把脸拢在兜帽的阴影中,显得格外神秘。

    魏化雨戴着一张猛鬼面具,背着小手,像是闲庭信步般,在这牛鬼蛇神混杂的地方兜圈子。

    其中不乏有兜售武功秘籍的,只是在他看来并不特别,对提高他的实力没有任何帮助。

    兜了一大圈,他最后挑了两本封皮破烂的书籍,扔给暗卫收着。

    此时外间已是天色将晓。

    魏化雨看见远处一处摊位上,摆着个木盒。

    那里面也不知装了什么香料,远远就能闻见香味儿。

    他想起鳐鳐提起她近日正在练习调香,于是走到摊位前买下那盒香料,仍旧叫暗卫提着。

    这暗卫忠心耿耿,试探道:“殿下,既然咱们出来逛这一趟,要不要顺路去看看女帝陛下?听说她今日要和大周皇帝去郊外,给那顾钦原烧纸钱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魏化雨想了想,“也好,这里应有暗道通往郊外的。”

    清晨时分,郊外山野清寂。

    沈妙言和君天澜乘坐马车,已经到了埋葬顾钦原的那座山脚下。

    她扶着君天澜的手跳下马车,看见顾府的人正好也到了。

    顾湘湘带着垂纱斗笠,跟在顾灵均身后,在看见君天澜时,眼睛明显亮了下。

    很快,她又看到了沈妙言。

    娇美的面庞立即染上一层薄怒,她攥紧双手,正要上前找沈妙言麻烦,却被王嘉月拦住。

    王嘉月柔声劝道:“今儿清明,在你二哥哥面前,还是别惹麻烦得好,省得他在九泉之下也要担忧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这才止住步子,却还是恨恨瞪了眼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察觉到来自垂纱斗笠下的白眼,不以为意地拢了拢宽袖,跟着君天澜上了青石台阶。

    众人很快来到顾钦原的坟冢前。

    只见那坟冢打扫得极为干净,墓碑前还摆着青团、果蔬与美酒。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地望向四周,果然看见不远处,陶陶正和张祁云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她撇下君天澜,快步朝她走去,“陶陶!”

    “妙妙?!你果然来了!”谢陶惊喜,“大叔说你会来,你真的就来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拉住她的手,望向张祁云。

    对方从竹篮里取出一叠纸钱,似是打算拿去顾钦原的坟头,大约是要烧给他。

    她淡淡道:“你倒是格外大方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与张祁云,可是情敌呢。

    张祁云笑了笑,“虽立场不同,可他的才华,我却也是敬佩的。亦敌亦友,大约说的就是我和他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径直走向坟冢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谢陶说了会儿子话,也去给顾钦原上香烧纸。

    她今日身着梨花白的素衣,跪在坟前,认真地把手中纸钱放进火盆中,心里念念有词:

    顾相,你曾害我那么多次,如今死于小雨点之手,咱们也算是扯平了。你心中若实在有不满,大可找我发泄,勿要去找小雨点。到底,他还只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不远处,静静望着她。

    顾灵均在他身侧说着话,可他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他捻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总觉得,钦原之死,另有蹊跷。

    他分明记得老太医自爆那夜,妙妙是主动朝他奔过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她指使的老太医,她没必要朝他奔来……

    他垂眸,隐约记起前夜教坊司中,他和魏化雨的对话:

    ——你笑什么?

    ——笑你蠢。就算你把我杀了,我也是稳赚不赔的。毕竟,你的好兄弟顾……

    后面的话,他还没说完,就被妙妙打断。

    那么,他没说完的话,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心中某个答案,正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那边沈妙言已经祭奠完顾钦原,正与谢陶说着姑娘家的私房话。

    他稳住心神,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冲动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顾湘湘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撩起纱帘,温声道:“表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给她一个正眼,就抬步朝沈妙言走去。

    顾湘湘暗暗咬牙,不甘地望着他和沈妙言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下个月就是自己的封后大典,沈妙言这不要脸的贱人,竟也好意思站在表哥身边!

    这贱人身上,流着一半肮脏的魏国蛮夷血统,一半偏远落后的楚国血统,哪里比得上自己,出身正统大周世家、名门望族?

    她想着,拢在宽袖中的手,悄悄紧攥成拳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会叫这个女人付出代价的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下山后。

    顾湘湘忽然提议道:“表哥,既然临近中午,不如咱们去花好月圆楼用午膳?想来,张尚书也是愿意接待咱们的吧?”

    说着,斜眼望向张祁云,带着自以为即将成为皇后的威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