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65章 被他抱进怀里

时间:2018-03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君天澜摸向沈妙言锁骨下方的手,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他反复轻按着那处布满深红色细小伤痂的地方,“我的名字呢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转过来,认真地盯着她的双瞳,“我的名字呢?”

    沈妙言唯恐君天澜知晓真相后找连澈麻烦,因此不敢说是连澈毁去的,只讪讪

    道:“这里有些痒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笑,瞳孔之中透出一种上位者的质问:“所以,你没事儿就拿匕首给自己蹭痒?这种谎话,沈嘉,你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咂咂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这副宛如受惊鸵鸟的模样,终是没再逼问她。

    他转身走到那张小榻前,睡上去,淡淡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去,被他抱进怀中。

    他深嗅着她身上那股媚香,疲惫地阖上了眼。

    沈妙言蜷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怀中,有淡淡的龙涎香,冷甜冷甜,很好闻。

    她闻了会儿,仰头望向他的面庞。

    即便是闭眼睡觉,男人的面容也仍旧透着冷峻和威严,眉宇间那微微的皱起,显示他在睡梦中,也仍旧是戒备模样。

    她抬手,慢慢抚平他眉宇间的褶皱。

    她看着是个糊涂人,然而却也知道,皇宫中的一切,都瞒不过这个男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夜发生的所有事情,都几乎是在这个男人暗中的纵容甚至是推动之下,才完成的。

    她的指尖顿在君天澜的面颊上,琥珀色瞳孔中,现出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所图谋的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浅眠中,察觉到小榻外面的人已经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安静地穿上外裳,俯身亲了亲她的面颊,却并未提起带她离开教坊司,就这么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着房门,缓慢睁开眼。

    总觉得,他似乎在刻意疏远自己。

    她躺到晌午时才起床,去厨房里弄吃食时,竟然没遭到一个白眼,相反,所有人都待她极为热情客气。

    不,与其说是热情客气,不如说是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她端着一锅粥在圆桌前坐了,见对面又坐下一个小宫女,随口搭话道:“季嬷嬷呢?”

    她在外面荡了这么久,那个女人,早该来揪自己回去了。

    那小宫女没料到对面坐的人是沈妙言,似是惊诧了一下,继而又想端着碗赶紧跑路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怎的,她终究没敢随意跑掉,只弱声道:“季嬷嬷她,她今儿一早,被人发现淹死在了荷塘里……尸体都,都飘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不敢多看沈妙言一眼,端着碗筷去另一桌吃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搅了搅米粥,眉尖微微挑起。

    季嬷嬷死了?

    她在教坊司汲汲营营多年,谋求的也不过是教坊司的利益,算是个在其位谋其政的精明女人。

    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……

    应当不是连澈杀的,连澈那厮,向来不喜暗中动刀子,他若要杀人,势必会杀得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那么,唯一的可能,大约就是君天澜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今儿这群宫人都对自己敬而远之,显然是害怕得罪自己,遭到君天澜的报复。

    她喝完粥,又揣了几个青团,一边吃一边离开了厨房。

    她原想去找王静姝说话,只是在教坊司中转了一圈,却不见她的人影。

    她只得百无聊赖地在宫中瞎逛起来。

    逛着逛着,却不觉逛到了冷宫门口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外朝里张望,只见里面的树木花草,皆都呈现出一种阴寒诡谲的森冷之意。

    破败陈旧的宫室掩映在葱茏树木之后,清晰可见远处好几座宫殿都已经坍塌了半角。

    她观望了会儿,正要离开,守冷宫的老嬷嬷颤巍巍出来,看见她时愣了愣,继而堆起一脸褶子:“平常老婆子这里半个人影都没有,今儿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挑眉,“怎么,今儿冷宫里进了人?”

    “说是迷路走到这里,想进去看看,还给了老婆子二两银子打酒喝……”这老嬷嬷太老了,说话时絮絮叨叨,已经有些含混不轻地糊涂,”我瞧着那姑娘还怪好看的,神态气质,倒有些像多年前,宫里那位得宠的大美人,当时那位娘娘是真得宠啊……“

    她还在唠叨,沈妙言懒得听她扯东扯西,已经抬步迈进了冷宫。

    她记得,她那位叫做柳如烟的表姨,就是得了肺痨死在了冷宫里,后来是她把那位表姨的骨灰带去了魏北。

    她踏着把杂草淹没的小径,慢慢往冷宫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说起来,徐思琪也是死在了冷宫里呢。

    而越往深处走,里面阴森之气就越是浓厚。

    毕竟,冷宫中不知死过多少人,平日里又鲜有活人过来,有些阴森鬼气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她走了一段路,隐隐听见前方有缥缈歌声传来:

    ”今夕何夕,存耶没耶?良人去兮天之涯,园树伤心兮三见花……“

    这歌腔乃是用一种少见的戏腔唱出来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识得这戏腔。

    魏北那边,以及距离魏北比较近的大周西郡,都是这种唱腔。

    而这曲词儿,她曾从那位表姨口中听过。

    她心中越发好奇唱歌之人是谁,于是循着缥缈歌声,慢慢往里走。

    可惜,她还未走到歌声处,那歌声就忽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脚步,下意识地朝四周张望。

    这里很安静,安静得有些不寻常。

    许是缺少阳光,就连树木的颜色,都泛出一种带黑的深青。

    像是无数鬼影,在四周招展挥舞着干枯的手。

    她垂眸,清晰察觉到背后传来呼吸声。

    那呼吸声,正渐渐靠近她的后颈。

    她猛然转身,抬手掐住来人的脖颈!

    ”咳咳咳……“

    被掐住的女子剧烈咳嗽起来,使劲儿挣开沈妙言的手,怒声道:”沈妙言,你是不是疯了?!我没害过你吧,你掐我做什么?!“

    来人不是旁人,正是徐思娇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,“你没事儿躲我后面吓唬我做什么?再说了,什么没害过我,你不知害了我多少回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心虚地挪开视线,“那是我从前不懂事……更何况,我害你,你不也没死嘛!”

    沈妙言懒得同她辩驳,只打量了她一眼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