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63章 这压根儿威胁不到君天澜啊!

时间:2018-03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连澈笑吟吟地拍了拍手,“不愧是太子殿下,果然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她有个变态弟弟,如今又添了个狂暴侄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一家子都是神经病。

    而顾灵均脸色难看到极致。

    他紧握住手中长刀,想要冲上去杀了魏化雨,又怕惹得自己庶妹出事。

    那个蛮族来的小疯子,才十岁的年纪,割人耳朵就像是在割菜叶,他毫不怀疑若他敢冲上去,那小疯子绝对会干脆利落地杀了湘湘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的双脚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,竟无法挪动半寸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转向君天澜,声音晦涩:“皇上,湘湘危在旦夕,能否答应他们的要求,放沈妙言出宫……”

    可君天澜脸上半丝表情也无,仿佛压根儿就没看见满脸是血的顾湘湘。

    他只越发揽紧了沈妙言的腰肢,淡漠道:“朕与顾大将军有过约定,将妙妙安置在教坊司,并立顾湘湘为后。约定在前,朕怎能毁约,放妙妙出宫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湘湘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顾卿,湘湘若是死了,朕也是心疼的。然而,朕得好好履行和顾卿的约定,绝不放妙妙出宫。顾卿放心,湘湘死后,朕定会追封她为皇后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嗓音,仍旧清冷淡漠,像是吹过梅花树梢的一捧雪,像是刮过雪山的一缕风。

    淡漠。

    却足以叫顾灵均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干裂的唇瓣,望着君天澜没有表情的脸,在此刻,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跟着皇上颠沛流离二十年的人,是钦原,而不是他顾灵均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是皇上的表亲,但是比起相伴二十年的钦原,他与皇上的情分,也仅仅止于表亲。

    可是,在表亲之上,他们,还是君臣。

    他是君,而自己是臣。

    可他多么愚蠢,竟然敢同皇上谈条件,试图同过去的钦原一般,左右皇上的决定……

    但他终究不是钦原啊,他哪里有钦原那么大的脸面?!

    虽然皇上答应了他的条件,但很明显,皇上心里面是不悦的。

    甚至,甚至那位鲜少露面的太子殿下,心中也是不悦甚至仇恨的。

    皇上不会下手对付顾家,可是太子殿下呢,等到百年之后,太子殿下,还会顾及他们顾家的地位与颜面吗?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后怕,占据了他的心房。

    他,果然还是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细铠里面,汗流浃背,竟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他垂眸,再不敢正视君天澜,只恭敬拱手:“从前是臣鲁莽,被仇恨蒙蔽了心。那晚臣要求皇上的一切,都不作数。如今局面,但凭皇上决断!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让步,倒是叫连澈和魏化雨这个腹黑狂暴组合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这厮搞什么,他都不在意顾湘湘了,君天澜更不会在意!

    那他们千辛万苦把顾湘湘弄过来做人质,有何意义?!

    这压根儿威胁不到君天澜啊!

    沈妙言冷静地审视着面前的形势。

    连澈和小雨点做事太绝,竟然当着大庭广众玩了这一手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等到明儿一早,怕是朝中所有大员都会知道,他俩刺杀威胁天子未遂。

    哦,也不是未遂,连澈还在君天澜后背上开了个大口子呢。

    这局面,如何收场?

    怕不是把他们二人扔到天牢里,就能完事的。

    她想着,下意识地抬手抚了抚云鬓上的银发簪。

    这簪子挺尖利的,要不她来挟持住君天澜,让他放两人离开……

    这个念头逐渐在她脑海中成型,她越想越觉得这主意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她动手,君天澜已经握住她纤细的手腕,淡淡道:“来人,魏化雨私自出逃,把他押回思错殿。沈连澈意图行凶,念在其是为了亲人鸣冤的份上,罢官半月,扣除三个月俸禄。都撤了罢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座诸位,谁也不敢称一句不是,都行过礼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灵均抱住顾湘湘,不敢久留,也跟着退下。

    很快,殿中就只剩下君天澜、沈妙言、连澈以及魏化雨四人。

    魏化雨双手负在背后,一双深不见底的漆眸,透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,静静盯着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的腰后插着两把中型匕首。

    此时,一只手已经悄悄握住其中一把。

    君天澜同样也在盯着他,暗红凤眸宛如淬了鲜血。

    看不见的诡异气氛在殿中逐渐升温,叫沈妙言浑身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举手,打破了这诡谲的沉闷:“那什么,你们饿不饿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身子一歪,整个人被君天澜推了出去!

    连澈及时抱住她,她偏头望去,只见那两个人猛然掠出,手中武器交错,快得只留下道道残影,根本无法完全捕捉他们的招式!

    “啧,”连澈饶有兴味儿地勾起唇角,“小家伙功夫又精进许多,比我小时候强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只见魏化雨全身上下,半点儿多余的动作都没有,招式之间,干脆利落,狠辣致命!

    然而再如何超脱同龄人,在君天澜面前,这些招式终究是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能在君天澜手中走过十五招,就被男人一脚踹中胸口!

    他整个人倒飞出去,撞到厚重的殿门上,又重重跌落在地,嘴里吐出大口乌红血液,与白嫩小脸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他拄着佩刀,艰难地单膝蹲在地上,望向君天澜的目光,充满了仇视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眼盯着他,如同盯着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他开口,声音冷漠如冰:“作为一个十岁的少年,敢同朕硬拼,你的心性很不错。只可惜,在经验方面,却差了太多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已经走到魏化雨跟前。

    魏化雨仰起头,小脸上忽然现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弃了佩刀,拔出靴筒中的两把锋利匕首,猛然旋身袭向君天澜的脖颈!

    可惜,君天澜显然早有防备。

    连澈仍旧抱着沈妙言,淡淡解说:“君天澜之可怕,在于所有的招式在他面前,都能被他视若无物地化解掉。换句话说,只要他想,他可以应付任何诡谲突然的袭击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君天澜已经掐住魏化雨的脖颈,如同抛掷一件垃圾,将他狠狠抛掷在地。

    他抬起短靴,面无表情地踩住魏化雨的心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