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59章 毁掉她身上的烙字

时间:2018-03-2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血液从连澈指尖溢出,他不顾身下姑娘的惨叫,嵌进肉里的指甲,猛然朝旁边一勾。

    那个“天”字的一撇,霎时被他强势抹去。

    雪白娇嫩的肌肤上,那小块血肉外翻,看起来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沈妙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细汗从额角淌落,渗进罗汉床铺着的褥子里。

    她声音发抖,眼里都是哀求:“疼……连澈,我疼……”

    她整个人虚弱如游丝,眼睛里的泪水,从未有一刻停下过。

    然而覆在她身上的男人,此时却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吻她苍白的唇瓣,“姐姐勿要害怕,待我将那字儿抹去,姐姐与他,便再无瓜葛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随手抽出一把锋利精巧的匕首。

    不等沈妙言尖叫,他已然团起自己的腰带,利落地塞进她嘴里,堵住了那即将到来的惨叫。

    他盯着“天”字,眯了眯漂亮的桃花眼,用匕首尖端,一刀一刀,把那个字划得血肉模糊,叫人看不出那究竟是个什么字。

    嫣红的血液,从她的锁骨下蔓延开,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荼蘼般的艳景。

    “很美。”连澈声音淡淡地评价,“没了那个人留下的印记,姐姐看起来很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疼得直掉眼泪,双眼红肿失神,只盯着鸾鸟牡丹彩绘的横梁,仿佛失掉了灵魂。

    连澈从她身上起来,拿了药箱替她处理好伤口。

    他全程都很温柔耐心,与刚刚那恶魔般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上完药,他舔了舔唇角,桃花眼中满含笑意,“从今往后,姐姐终于能够属于我了……姐姐可欢喜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垂眼帘,用手背擦去眼角的泪花,只不声不响地缩在罗汉床一角。

    烛火幽幽,散发着黯淡光芒。

    窗棂紧锁,将东苑里的丝竹管弦与嬉戏声,全部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,目光如同烛火一般深沉,似是在专注地等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寂静中,沈妙言带着泪腔开口:“连澈,我是信任你的,我不想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凑到她面前,掌心覆在她的脸蛋上,无辜地低头啄了口她的唇瓣,“我想要姐姐,从前想,现在也想……总归,我已经买下姐姐这一夜了,姐姐该陪我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他挑起她的下颌,却看见两行冰凉液体,顺着她的雪腮滑落。

    桃花眼中的炽热,微微淡了些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姐姐,叫他没有办法下嘴。

    他理了理衣襟,抬步朝房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房门被从外面锁上,沈妙言紧绷的身体才松下来。

    她奔到拔步床前,把自己裹进被褥里,任由眼泪洗刷着今夜的一切耻辱。

    她不知哭了多久,才疲惫地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待到再醒来时,身上的那场高烧已经因为特殊强悍的体质,而痊愈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眼泪糊在脸上一整夜,叫她很有些难受,于是走到洗脸架旁,仔细地用凉水洗过面颊。

    洗完脸,她坐到梳妆台前,稍稍拉开衣襟,就看见锁骨下方,那烙字上的划痕已经结痂。

    “天”字被用匕首划成了一团糟,就像是孝子写错了字,又紧忙用毛笔乱画涂抹掉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轻轻扣上衣襟,慢慢把头发梳理好,才起身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想要打开门,却发现隔扇被从外面锁住了。

    白腻的纤细手指握着门栓,她回头望向这小小的一间厢房,只觉心口处窒息得紧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外面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门锁被人打开,王静姝端着菜粥出现在门外,“沈姐姐,我来给你送饭!”

    她跨进门槛,外面侍立的两名侍卫,立即重又把门锁好。

    王静姝把菜粥放到圆桌上,认真道:“沈姐姐走运,被沈将军要了,住在这里倒也安稳,不必再看嬷嬷们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她对面坐下,因为高烧才痊愈,所以肚子饿极,捧了粥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王静姝又给她盛了一碗,劝慰道:“沈姐姐,我常常想,人活着,不过是为了追求这一菜一粥,一屋一人。你跟着沈将军,又有什么不好的?总比跟着皇上,在后宫中与人相斗来得好吧?他是皇上,正所谓伴君如伴虎,他身边可是危险得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粥的动作顿住,抬眸望向她:“你是连澈请来的说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啦!”王静姝把粥碗放到她跟前,“我不过是心疼姐姐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生得清秀可人、弱质纤纤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沈妙言看着她,莫名想起了她在魏国时的那位表妹柳依依。

    想来,依依应当也跟着魏思城他们在西南生活了吧?

    她胡思乱想着,很快吃完王静姝带来的一盆蔬菜粥。

    王静姝收拾好碗筷,有些犹豫道:“有些事儿,我不知该不该和沈姐姐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她紧了紧装着空碗的托盘,轻声道:“福公公暗中吩咐,不许宫里的人提起沈姐姐的名字,若有妄议者,要挨五十板子。沈姐姐,听说福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他既吩咐了这个,想来也是皇上允准的……皇上他,真是狠心肠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挽袖斟茶。

    茶香氤氲,雪白的雾气弥散开来,遮住了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王静姝默了下,又鼓起勇气道:“听说顾家那位小姐已经住进了乾和宫,这个月底就会与皇上完婚。

    “沈姐姐,你是我见过最好看、最善良的姑娘,你不该为了那个男人,失去自己的光彩。我永远记得沈姐姐笑起来时,犹如太阳般照耀教坊司的那个瞬间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男人失去自己的微笑,真不值得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完,才端着托盘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抑郁,赤脚走到窗边,望着窗棂外的景致发呆。

    那座明黄色琉璃瓦的乾和宫,就在东边儿。

    春阳洒落在其上,折射出斑驳光晕,尊贵堂皇。

    那是他起居的宫殿……

    那个人是如何用后背替她挡下爆炸的画面,仍旧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可不过几天功夫,他,竟然不许宫人提起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大约她在乾和宫留下的一切痕迹,都也已被他抹去吧?

    他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呼风唤雨,权倾天下。

    只是从今往后,他的世界里,不会再有一个她。

    原来,忘记一个人可以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正伤神时,腰间忽然一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