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56章 她终于可以做表哥的皇后

时间:2018-03-1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魏化雨听力极好,虽然隔得远,却仍然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花思慕把帕子收起来,笑道:“你怎么又乱跑,若是给那几位嬷嬷知道,定要数落你的。”

    鳐鳐捏着衣角,咬了咬唇瓣,低下头的小模样,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花思慕握住她的小手,“肚子饿不饿?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鳐鳐跟着他朝前走,忍不住回头望向思错殿那扇窗户。

    窗户后,她的太子哥哥静立着,一树杏花的阴影洒落进去,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不知怎的,心中有点儿难过。

    而魏化雨目送她远去,唇畔始终噙着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只是眼睛里,却分毫温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入目所及,是教坊司里的那间破旧寝屋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水光。

    想来,顾家之所以肯放过她,大约是因为君天澜承诺将她贬入教坊司吧?

    更甚者,他会立顾湘湘做皇后,作为对顾家的补偿。

    眼泪滚落,她抬起手背揩拭了下,却无论如何都揩不干净。

    正抱膝难受时,一道清秀的身影踏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静姝端着托盘进来,笑容可爱:“沈姐姐!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见是她,不由微愣,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王静姝是她在教坊司认识的第一个朋友,据她所言,她原是西郡知府之女,只是父亲被徐家的人陷害,她也沦为罪臣之女,被送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但她记得,除夕宫宴时,王静姝曾告御状,还被君天澜受理了。

    王静姝把盛着茶壶茶盏的托盘放到圆桌上,“皇上让我还住在这里,不过他答应我,在事情水落石出前,允许我不必跟其他姑娘一同排练舞蹈和接待客人。他说教坊司虽然鱼龙混杂,却也是宫中最安全的地方之一,徐家的手伸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王静姝坐到小榻边,望着沈妙言黯淡的容颜,好奇道:“沈姐姐,你不是出去了吗?我听说你都要封后了,怎的又进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眶泛红。

    王静姝见她情绪不对,忙笑道:“是我多嘴了。沈姐姐,我跟季嬷嬷关系比从前好了很多,在这里也说得上话,你若是缺什么,只管告诉我,我定然帮你弄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她便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空落落的,连透进来的春阳,都充满了灰尘。

    她疲倦地闭上眼,倒在小榻上,拿被褥紧紧蒙住脑袋。

    夜色如泼墨。

    她还在沉睡时,季嬷嬷带着几名大宫女进来,不由分说地把她从榻上拉起来。

    宫女们把房中的灯笼点燃,光线明暗中,可见季嬷嬷脸色颇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她叉着腰,没好气地骂道:“你又干了什么好事,把好好的皇后之位也给丢了?!我们原还指望你为教坊司说些好话,好歹添点儿物资份例什么的!你倒好,啥也没为我们捞着!白白叫我们在你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百媚生!”

    说着,见沈妙言披头散发没有精气神,忍不住拿手指头戳她脑门儿:“你倒是说话啊,哑巴了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厌倦地抚开她的手,一声不吭地倒头到被窝里。

    季嬷嬷气得不轻,“哟,这没当上皇后,倒还拿捏上皇后的架子了?!来人啊,给我把她拖起来,我倒不信治不了她!横竖皇上要立顾家小姐做皇后,想来她这辈子,是出不了教坊司了!”

    她身后两名膀大腰圆的宫女立即上前,不由分说地把沈妙言从小榻上拖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去暴室!”

    季嬷嬷冷声,叉着腰走到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暴室乃是建在皇宫中,专门惩罚犯错宫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浑身无力,只身着单薄中衣,赤着双脚,被两名宫女往暴室方向拖。

    教坊司中,游廊纵横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拐过几道廊角,她便脱力地全然不能行走。

    她浑身难受得紧,额头更是滚烫。

    她双膝一软,就这么趴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嬷嬷,她好像生病了!”一位大宫女呼道。

    季嬷嬷转身,见沈妙言正艰难地双手撑地,冷笑一声,嘲讽道:“教坊司可不是其他地方,里面的姑娘哪里有资格娇贵?!我数三个数,你若不给我站起来,我可就叫人打你了!”

    她说罢,抬起下巴,“一,二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努力地想要爬起来,可是她浑身滚烫,意识涣散,压根儿就无法施力。

    季嬷嬷已然数完三个数,见她如此不识趣,厉声道:“出去一个月,倒是忘了教坊司的规矩了!你们几个,给我狠狠地打!记着,别把她打死,也别打伤那张小脸!”

    那几名大宫女显然是打惯了人的,一个个挽起袖管,毫不犹豫地上前对她拳打脚踢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抱住脑袋,在地上蜷成一团,绝望的眼泪沾湿了袖管。

    宫灯凄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元殿中,君天澜正临窗写字。

    福公公端着拂尘进来,恭敬在他身后站定,轻声道:“皇上,顾小姐求见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暗红凤眸看不出喜怒哀乐:“宣。”

    很快,顾湘湘被请进了乾元殿。

    她今夜穿着粉色绣花宫裙,云鬓上簪着莲花垂流苏发钗,清秀小脸上薄施粉黛,显然是细致打扮过的。

    她茫然地环顾空荡荡的大殿,问道:“表哥呢?”

    拂衣请她在大椅上坐了,“皇上去后殿更衣,一会儿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笑了笑,端端正正地落座。

    添香低着头,端了一盏茶过来,轻轻搁在她手边,“顾小姐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顾湘湘拿起茶盏,望了眼里面细碎的玫瑰花瓣和杏仁,淡淡道:“我不喜杏仁茶的。”

    添香“哦”了声,又把茶端回来,自言自语地朝殿侧耳房而去:“我们小姐最喜甜杏仁茶,因此皇上吩咐宫中多备这个,我倒是忘了你不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顾湘湘被她气了下,正要发作,恰好君天澜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忙起身,娇声唤道:“表哥!”

    那双杏眼中盛满了对君天澜的爱慕。

    她唇角的笑容几乎无法掩饰,她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可以做表哥的皇后……

    世间还有什么事,比这更幸福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看见有宝宝说顾钦原和谢昭死得仓促,其实的确有点儿,因为这段时间在pk,每天赶稿子要写八千字,所以只能按照原本设定的细纲来,没有重新补充整理细纲的时间,嘤嘤嘤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