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50章 四哥,疼……疼……

时间:2018-03-1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喝得有些急,碧青茶水顺着白嫩的下颌淌落,沿着起伏的纤细脖颈,汨汨滑落进胸前那起伏的雪白之中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了会儿,忽然俯首,轻轻吻住那脖颈处淌落的水珠。

    她的肌肤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,他细细地嘬饮着,像是饥渴之人,迫不及待地嘬饮冰块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迫高高仰着头,一手扶着他的肩膀,一手握住茶盏,”四,四哥……“

    男人并未说话,只是缓慢地加重了嘬饮的力道。

    到最后,几乎是在啃噬那细嫩的脖颈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肌肤很娇嫩,碰一下就会红,更遑论被他这般咬噬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推拒起来,“四哥,疼……疼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男人好似压根儿听不见,夺过她手中的茶盏扔开,将她牢牢按在软榻上。

    他欺身而上,发疯一般,啃噬着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,从娇嫩雪白的肌肤中渗出,顺着他的唇齿,缓慢没入唇腔之中。

    “四哥,疼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死死推拒着男人的胸膛,眼角四周逐渐弥漫开艳色的绯红,宛若染上了极艳的胭脂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舌尖缓慢地舔舐过那伤口,感受着舌尖的血腥气息,狭长的暗红凤眸血气翻涌,幽深复杂。

    他终于松口,薄唇上还沾染着血珠子,越发衬得他邪肆妖娆。

    那带着血珠子的唇瓣,轻轻贴上沈妙言的樱唇。

    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双眼,似是想要看进这个姑娘的灵魂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他在想什么,一颗心始终提起,唯恐不小心把他惹怒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伸手,指尖轻轻按在她绯红的眼角,他看见这双琥珀色的瞳孔纯净如初,浸着莹莹水渍,看上去格外柔弱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翻了个身,随手扯下重重叠叠的窗帘。

    端着燕窝粥进来的添香,听见那屏风后的暧昧声响,忙止住步子,红着脸小心翼翼退了出去,还不忘为两人掩上门。

    光可鉴人的竹板地面,乱七八糟扔着丝质衣裳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沈妙言耳畔喘息着,低哑性感的嗓音中,透着浓浓的疯狂:“沈嘉,你大约不会知道,我有多么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承受着他的暴虐和疯狂,双手几乎把锦被抓出窟窿,唇齿间不停溢出高高低低的细碎娇吟。

    她盯着镂花雕月的横梁,暗道事到如今,她又怎会相信他的喜欢?

    若这喜欢是叫她堕入深渊的推手,她宁愿不曾拥有过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。

    拔步床的重重帐幔,被人卷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只披着件单薄的丝质外裳,线条完美的腹肌与胸肌露在空气中,神清气爽地下床走到圆桌旁斟水。

    他身后,拔步床上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一丝.不挂的的女子躺在上面,白腻的肌肤上全是深深浅浅的掐痕与红印,满头青丝披散在枕上,手腕被用丝带绑起拴在床头,双眼上还蒙着男人的织金丝腰带。

    微微红肿的小嘴轻轻张开,隐隐有白色ye体顺着嘴角淌落。

    这画面,荼蘼艳绝至极。

    君天澜喝了半盏水,外面响起轻微的叩门声:”皇上。“

    是夜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漠,透着情事过后的餍足慵懒。

    夜凉低垂着眼帘进来,压根儿不敢乱瞟:”皇上,卑职把那罐麒麟血送到太医院,院判仔细检查了两个时辰,发现里面被人下了慢性剧毒,时间大约是在一个月之前。“

    ”朕知道了,此事不得声张。“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夜凉领命,很快掩上门退下。

    屋中烛火跳跃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着天青色水盏,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可在亲耳听见这件事时,内心仍旧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走到拔步床前,望着锦被上昏迷不醒的姑娘,狭长凤眸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寝屋寂静,远处传来前院做法事的声音,越发衬得长夜寂寥。

    他在床沿上坐了,伸手轻轻抚过她绯红的面庞,凤眸中满是挣扎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忽然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带着薄茧的指尖,缓慢拂试过她的脸蛋、唇瓣。

    “沈嘉,你大约永远不知道,我有多么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喜欢到可以为她改变原则与底线,喜欢到拼尽全力,对她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……

    当一个帝王失去原则时,对天下而言,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君天澜俯身,亲了亲她红肿的唇瓣。

    他贴着她的唇,抬眸凝视她紧闭的双眼:“沈嘉,只此一次。今后,莫要再辜负背叛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气息很霸道,将沈妙言的睫毛吹得轻颤,仿佛她是醒着的一般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日,乃是顾钦原下葬的日子。

    春雷已经滚过三道,临近清明,万物苏醒。

    顾钦原的坟冢,建在镐京城城郊外的高山上,乃是君天澜亲自遴选的地点。

    出殡这日,天空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马车里,跟在送葬的灵队后面,撩起窗帘,看见百姓夹道围观,湿润的空气中,漫天纸钱飘零。

    所有百姓都在沉默,似是哀送他们的丞相离开人世。

    她知道,对她而言,顾钦原算不得什么好人,可对这些百姓而言,他却是一位鞠躬尽瘁的好丞相。

    两袖清风,说的大约就是他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值全城百姓相送,也值得起他们的眼泪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出殡的队伍终于在一处山脚下停了。

    拂衣扶着她下了马车,她举目四望,只见朝中不少官员都带着家眷前来送葬。

    队伍前方,那个穿着龙袍的男人走在最前面,并没有要带上她一起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空飘起了细润的春雨。

    添香撑了把油纸伞,倾过沈妙言的头顶,“小姐,咱们快跟上去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通往山顶的青石台阶,点了点头,拎起裙摆跟上队伍。

    这座山很高,登上山巅时,全然可以俯瞰远处的镐京城,与起伏的山脉和河川。

    她走得很有些慢,等上到山顶时,棺椁已经被送进坟冢里。

    她喘着气儿,在拂衣搬来的竹椅上坐了,接过添香递来的竹筒水囊,一边喝水一边望着君天澜率领百官,拜祭那座新坟。

    等走完全部礼仪,已是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百官们先后下了山,那坟冢前,便只剩下君天澜独自一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