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29章 妙妙真是顽皮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只见被按在榻上的华服美人,身段虽窈窕,可那张呈现在灯下的面庞,却浅疤交错,在灯火下极为瘆人。

    而覆在她上方的年轻公子,一双桃花眼挑着无限风流,不是厉修然又是谁。

    画舫渐渐逼近,那两人似是正在争吵,因此并未注意到芦苇丛中的小小乌篷船。

    “你无耻下流!”

    君子佩怒骂。

    “啧,本公子好心肠把你从水里面捞上来,你不想着报恩,竟然还骂我,早知道就让你淹死在水里了!”

    君子佩一把将他推开,“若是寻常救本宫,本宫自然感激你!可是你救本宫的时候,你的手,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浅疤的面庞越发涨红,饶是泼辣如她,竟也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厉修然“唰”一声摇开折扇,饶有兴味道:“我的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君子佩绷着小脸,鼓起天大的勇气,脱口道,“你的手放在本宫的臀上,还,还故意抓了一把!”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厉修然抖了抖湿透的锦袍,在大椅上坐了,慢悠悠地端起盏热茶,“公主若是觉得厉某冒犯,不如厉某以身相许,如何?正好厉某的祖父也说了,厉某的天命真女,乃是位皇家公主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痴心妄想!”君子佩气急,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厉修然动作更快,握住她的手腕,顺势将她拉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轻轻掐住君子佩的下颌,欣赏了会儿她的容颜,唇角轻勾:“都说大周皇族是天赐的美貌,我瞧着二公主这张脸,也当真是极妙的。”

    “匹夫安敢羞辱本宫?!”

    君子佩本就因为脸上的伤疤而自惭形秽,如今听他这么说,越发恼了,在他怀中挣扎得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……”厉修然勾了勾唇,俯首凑到她眼前,带着茶香的指尖,细细勾勒出她的凤眼,“公主这双眼睛生得极妙,内勾外翘,撩人得紧。世人只道谢昭生得美,却不知公主仅凭这双眼,就已胜她十倍。”

    他嗓音低沉而认真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气息里都是氤氲茶香。

    君子佩对上他那双桃花眼,莫名失神片刻,才红着脸挣脱他的手,“少与本宫贫嘴!”

    说着,低头迅速整理略显凌乱的衣襟,可脸蛋上的霞晕,却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和君天澜坐在乌篷船头,把这一幕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沈妙言目送画舫远去,正色道:“定是君子佩夜游河川,不慎落水,被厉修然恰巧发现,给捞了上来……他俩若是真心实意,倒也算是佳偶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却察觉一只温热的大掌,徐徐顺着她的脊背一路往下,在腰线处流连半晌,又继续往下。

    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何种境地。

    “君天澜,你松手,松手!”

    她小脸滚烫,忙不迭把男人推远。

    可这一推,连带着包裹她的大氅也跟着滑落。

    白玉般的肌肤,霎时呈现在月色下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她忙捂住身子,在船舷处蜷缩成一团,羞恼道,“把衣服给我!”

    “妙妙真是顽皮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叹息一声,拎着大氅上前,把她彻头彻尾地包裹起来,扛在肩上,运着轻功,朝那花好月圆楼掠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楼中灯火辉煌,宾客推杯换盏,正是最热闹的时候。

    河对岸,无数烟火呼啸着直入苍穹,在天幕上绽放出大朵大朵的绚丽烟花,引得无数孝儿拍掌欢笑。

    年轻的公子小姐们纷纷结伴来到扶栏边,仰头共赏那无边无际的烟花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样的热闹中,一辆青皮马车行驶过小路,在酒楼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驾车的小厮跳下来,把马车里面的男人扶下来:“相爷,您慢点儿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色苍白,连唇瓣都是毫无血色的。

    他身着品蓝色束腰锦袍,外面系着一件雪色细毛斗篷,扶着小厮的手踉踉跄跄往酒楼而去,俨然一副弱不胜衣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乌青发丝用碧青竹节簪高高挽起,越发衬得他的面庞消瘦许多。

    主仆俩来到酒楼门前,顾钦原从怀中取出一封大红请柬,递给门口的侍女。

    此时那洛神花汁已然淡了。

    那侍女望了眼模糊不清的字迹,笑吟吟把请柬还给他,福身行了一礼:“给顾相爷请安。只是今夜是我家公子和夫人的大喜之日,顾公子没有请柬,可不能上去吃喜酒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瞳孔中迸发出怒意,抬手攥紧侍女的衣领,一字一顿:“本相才不是来吃喜酒的!”

    那侍女颇有些害怕,惊恐地挣脱开。

    门口的动静,很快被禀报给主持大局的张太妃。

    她端坐在红木雕花大椅上,抬手揉了揉眉心,叹息了一声“冤孽”,便叫人把顾钦原请上来,好酒好菜地款待,勿要叫他打搅了张祁云和谢陶。

    侍女领命,忙照着叮嘱去办了。

    谁知顾钦原进楼之后,便似那脱缰的野马,一边砸东西,一边怒喊:“谢陶,谢陶,你给我出来!你写的和离书,我压根儿不认!你仍然是我顾钦原的女人,怎敢再嫁给张祁云?!”

    他喘息着,发疯般把一张盛满佳肴酒酿的桌案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坐在桌案旁的仕女们吓得尖叫出声,纷纷避让开来。

    楼上,无数人围在横栏前朝下方大厅张望,好奇地询问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沈妙言已经重新换过衣裙,刚推门而出,就听见下方的嘈杂动静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望向楼下,就看见将一扇八宝屏风砸落在地的顾钦原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头,尚未来得及幸灾乐祸,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:“钦原怎会知道,今夜的酒席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小嘴,转身扯住君天澜的墨金宽袖,仰起小脸,声音甜糯:“张祁云娶陶陶,那阵势弄得这样大,整个镐京城的人都知道了。许是他身边的侍女多嘴,也未可知呢。”

    琉璃色的瞳孔,透着纯净无辜。

    被男人啃噬过的樱唇,红肿饱满,透着润泽水光,搭配着那张犹带春色的绝艳小脸,几乎比锦绣江山还要美上几分。

    而她周身若有若无散发出的奇异媚香,更是叫人把持不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