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22章 陶之夭夭,灼灼祁华(2)

时间:2018-03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范氏拉着谢陶坐了,“那张公子是个不错的人,你嫁过去,可莫要给人家添麻烦。若再被休弃回家,怕是不会再有人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与钦原哥哥是和离,并非休弃!”谢陶无奈。

    范氏摆了摆手,“无所谓了,反正在外人看来,就是人家休弃了你。毕竟,人家可是相爷,年轻有为,前程锦绣。你能嫁给他做正室,是祖上烧了高香,缠着都来不及,又哪里能主动提出和离?”

    谢陶无语。

    范氏又板着张脸,继续道:“你小时候总是闯祸,不如昭儿听话懂事,也不及她孝顺乖巧。我虽恼恨你,可你终究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。从前的恩恩怨怨,娘也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听着,心里不禁一阵犯嘀咕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,什么时候闯过祸了?

    再说了,她哪里不及谢昭孝顺,每次爹娘生病,都是她鞍前马后的服侍,谢昭可什么都没有做呢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又听见范氏道:“说起来,你既然与顾相已非夫妻,可你姐姐却还是他的妾室。你该想个法子,让顾相把你姐姐扶正。”

    谢陶拢在宽袖中的手忍不住收紧,“娘——”

    “休要多言!”范氏打断她的话,“昭儿说,是你拦着不让顾相把她扶正的。你姐姐自幼就疼爱你,你心眼儿便是再如何小,可如今好歹已经与顾相和离,何不大方些,让顾相把你姐姐扶正?也不枉你们姐妹一场。”

    谢陶眼圈微红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轻轻握住宽袖,强忍着脾气,才没有当场发作。

    范氏没察觉到她的心情,又道:“这次顾相拿来了不少聘礼,照规矩,娘该拿出一半,让你带着做嫁妆的。可是顾相两袖清风,家中不及张公子宽裕。所以娘做主,把那聘礼全部送给你姐姐,你该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娘!”谢陶终于忍不住了,皱着眉尖,从绣墩上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正要争辩,一个小丫鬟喘着气,急匆匆奔了进来:“吉时、吉时快到了,小姐快快准备吧,大人的迎亲队伍已经到门口了呢!”

    谢陶委屈不已,还未来得及跟范氏争一争,两名侍女忙把她按在绣墩上,匆匆给她盖上大红喜帕,又拿了宝瓶,让她好好捧在手上,细细叮嘱着千万不能把如意宝瓶摔碎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,侍女们进进出出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瞧着范氏起身离开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尾随着范氏走到一处偏僻的朱廊拐角,才淡淡发声:“夫人留步。”

    范氏回转身,看见是她,不觉抬起帕子擦拭了下唇角,眉梢眼角都是鄙夷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并不在意她脸上那显而易见的嫌弃,只静静站在原地,“我踏遍四国,却从没有听说过,居然有母亲,把亲生女儿的聘礼,拿去给义女补贴家用的。若这事儿传出去,无论是谢府还是相府,脸面怕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范氏额角的青筋跳了跳,没好气道:“这是我们的家事,与你这外人何干?不过一个官妓罢了,到底还不曾封后,怎敢插手我府中的事儿?哼,我告诉你,以后离我家陶陶远些,免得把教坊司里那些不三不四的习惯,都沾染到她身上!”

    这话刻薄至极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,幸而拢在宽袖中,才不曾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她的脊背挺得很直,明明是天生的妩媚,却偏偏强撑着做出端庄之色。

    面对范氏的刻薄,她盯着她,一字一顿:“天下人生而平等,官家小姐也好,青楼妓子也罢,百年后,不过都是同样的一捧白骨。夫人又何必如此瞧不起人?”

    她站在光里,琥珀色的瞳眸纯净明亮。

    那瞳眸里,藏着问心无愧的从容,藏着天下大同的盛光。

    范氏被她的气场震得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她很快回过神,强忍着在她面前落荒而逃的冲动,强词夺理道:“官妓就是官妓,我不管你是不是自愿的,总之,你进了教坊司,就是低贱的官妓!就算你将来做了皇后,也洗不掉这层污垢!

    “我管你还是不是清白身子,管你是歹毒还是良善,你既进了教坊司,就是低人一等,就是要遭人唾弃的!哼,与你站在这处说话,都是本夫人自降身份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她脸上的冷漠,黛青眉尖,忍不住蹙起。

    她正要反驳,谢昭出现在范氏身边,轻柔扶住她的手,笑道:“娘同这么个妓子说话做什么?叫旁人见了,要笑话咱们的。一点朱唇千人尝,一双玉臂万人枕,说的就是她这种人呢。真不知道皇上看中了她哪儿,竟然力排众议,非要立她为后!”

    沈妙言气得嘴唇发抖。

    谢昭这个女人,怎么有脸说这种话,明明她比她肮脏多了好吗?!

    正气得不轻时,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,自背后响起:“怎么,谢氏可是对朕立后一事,有意见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温凉的大掌,紧紧把沈妙言的小手包覆在掌心。

    冷甜的龙涎香携裹着浓烈的霸道,男人周身的气息,凛冽至极。

    谢昭与范氏骇了一跳,忙不迭跪下去:“臣女(臣妇)见过皇上!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君天澜只是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们。

    如今虽是三月天,可朱廊里铺着的石板却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们向来养尊处优,因此没跪上一时半会儿,膝盖处就绵绵密密似那针扎般疼痛。

    而来自上方的那道阴沉目光,含着强大的威压,更是叫她们惊惧颤抖,后背和额头竞相渗出细汗,打湿了那薄薄的春衫。

    眼见着范氏的身子摇摇欲坠,君天澜才牵着沈妙言,面无表情地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朱廊,沈妙言仰头望向他:“你怎么会在后院?”

    后院是女眷们住的地方,外男轻易是不能进来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道:“在前院等了许久,不见你出来,所以就寻了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妙言点点小脑袋。

    君天澜忽然驻足,挑起她的下颌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起小脸,正对上男人幽深复杂的双瞳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嗷,章节标题是读者宝贝提供的,当时菜菜取名时,并没有想到这个梗,哈哈哈,果然看菜菜书的宝贝,都是极有文化的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