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19章 谢陶大婚的事,莫要叫他知道了

时间:2018-03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知道她所有的任性,都是在他愿意包容的范围里。

    一旦超过那个界限,一旦她干了什么触犯他底线的事,他就会变得很可怕。

    她咬住唇瓣,尚未来得及去想如何安抚他,男人已经欺身而来。

    他掐住她的面颊,迫使她抬起头:“把你刚刚的话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浑身发抖,十分怂包地讨好:“我……我错了……我只是一时生气,胡说八道……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软软糯糯的“四哥”,叫男人的瞳眸似乎清明了些许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服软的话有用,忙接着唤道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底的血红色,又稍稍散了些。

    他掐着她面颊的手,渐渐松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忙捂住脸,疼痛地揉了几下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,借着幽微的灯火,细细查看过她的面颊,只见那吹弹可破的雪白脸蛋上,赫然是几个被他掐出来的月牙形红痕。

    他对着那红痕轻轻吹了口气,“弄疼了?”

    莫名柔软的语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道,从前也不是没有弄疼过,比这疼十倍百倍的伤,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。

    这种小伤,也值得道歉?

    然而她好不容易让这疯狼般的男人恢复正常,哪里敢再招惹他,因此小心翼翼道:“不疼的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却还是拿来了药箱,细细给她脸颊上的淡淡掐痕上了药。

    沈妙言始终低垂眼睫,双手乖巧地搅在一处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也算是摸清这厮的脾气了。

    他吃软不吃硬,决定了的事,更是不容许任何人置喙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小嘴,她是不会让小雨点被关上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逃出宫之事,看来还得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暂时先取得君天澜的信任,叫他对她放松警惕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的乖顺明显取悦了君天澜,原本该惊心动魄的一夜,竟是格外平稳地度过了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她甚至起来,亲自服侍君天澜穿上龙袍,还问他,下朝后可要与她一道用午膳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望着正给自己系上金腰带的姑娘,凤眸中掠过一丝复杂,“妙妙果真不恨我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腰带扣好,绕到他背后,蹲下去给他整理了下袍摆:“怨恨自是有的,可日子还得继续过,对不对?我只求你待小雨点好些,莫要叫宫人欺负了他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眯了眯眼,想起昨晚侍卫禀报,那些在思错殿中伺候魏化雨的宫人早在半个多月前,就被他杀了个一干二净,如今尸体就埋在庭院的枯草下面。

    这般手段狠辣的少年,不欺负旁人就不错了,他派出去的宫人,又哪里能欺负得了他?

    然而想归想,面对沈妙言的央求,他为了让她安心,仍旧应道:“只要他乖乖的,我自然不会亏待他。虽无自由,可此生衣食无忧,却是可以保证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捏着君天澜袍摆的手顿了顿,唇角的弧度透出冷讽。

    大魏的男儿,血液中皆盛满了野风。

    若无自由,要衣食无忧,又有何用?

    然而这话却不敢同君天澜说,因此她含笑道:“昨夜是我奢望太多,若能保得他一世平安,也算是造化一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转身,把她从地上扶起来,亲了亲她带着媚香的发心,“中午等我回来,一道用膳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点点头,双手拢在袖管中,目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,那张甜美绵弱的面具,才出现一丝裂缝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地坐到梳妆台前,拿桃花木梳细细梳过如云长发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拂衣进来禀报,“娘娘,谢小姐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的时候,别叫我娘娘,听着怪恶心的。”沈妙言直言。

    拂衣低头,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条斯理地梳着头发,淡淡道: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拂衣很快领着谢陶进来。

    谢陶今日穿着云碧色绣花春衫,下身系着一条素雪色十二幅罗裙。

    乌油油的长发梳成精致的随云髻,简单地簪着一根碧玉簪。

    娃娃脸白里透红,讨喜得很。

    “妙妙!”她手里抓着一枝桃花,笑吟吟走过来,“瞧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那枝桃花,眼睛里掠过喜欢,吩咐拂衣把花插在圆桌上,才转向谢陶。

    她握住谢陶的手,“你今儿怎么想起进宫来看我?再过几日就该成亲了,哪能乱跑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探望妙妙,怎么算是乱跑呢?”谢陶眉眼弯弯,从怀中取出一张正红色请柬,“我呀,是特地来给你送请柬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沈妙言惊喜地接过请柬。

    展开来,只见请柬正中央,用金墨细细描摹出一朵极精致的工笔牡丹,牡丹上,一手漆墨小楷清逸出尘,正是张祁云的字迹了。

    新郎亲自书写请柬,可见对这场婚礼是极为看重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欢喜谢陶终于嫁到好人家,于是把请柬收好,“你放心,我那日一定会过府给你添妆。对了,你这么早进宫,可有吃过东西?我叫小厨房送些过来?”

    谢陶嘻嘻倚在她身上,点了点她的翘鼻头,歪头道:“怕不是我想吃,是妙妙你自个儿想吃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冲她吐吐舌头,俏皮一如往昔。

    谢陶走后,君天澜正好下朝回来。

    他见沈妙言捧着那张请柬仔细端详,淡淡道:“婚期订在七日后,那日,我陪你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沈妙言点头,仍旧宝贝似的盯着请柬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示意添香摆膳,自个儿走到屏风后,“过来为我更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请柬收好,到屏风后,认真细致地给他解开腰带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道:“钦原的身子越发不好了,谢陶大婚的事,莫要叫他知道了,我担忧他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宫里,又不曾同他见面,如何告诉他?”沈妙言没好气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害他?”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生气,于是捉住她的手,“我不过随口一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沈妙言给他个冷脸,绕到他背后,踮起脚尖,为他把龙袍除下。

    午膳过后,君天澜去御书房批阅折子,沈妙言则在寝宫里睡了个午觉。

    醒来时,已是暮色四合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,头脑格外地清明。

    ——钦原的身子越发不好了,谢陶大婚的事,莫要叫他知道了,我担忧他受不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话,回响在耳畔。

    她下床,坐到梳妆台前,把那张精致的请柬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盯着请柬封面“沈姑娘亲启”五个字,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继而拿起染唇的正红色洛神花汁,将“沈姑娘”那三个字抹去。

    待到花汁干了,她慢条斯理地提笔蘸墨,仿着张祁云的字迹,在原处落上了“顾公子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emmm,妙妙的反击开始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