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18章 你的身份,已经配不上她了

时间:2018-03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小小的少年,宛如那断了线的风筝,整个人倒飞出去,重重撞到圆桌上,把圆桌撞得稀烂。

    他捂住胸口,皱眉,咯出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!”鳐鳐惊叫出声,不顾一切就要去看他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却把她抱起来,大步朝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鳐鳐气急,狠狠咬住君天澜的手指!

    君天澜没提防,一阵吃痛,下意识地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鳐鳐跌坐在地,飞快奔向魏化雨,泪花翻涌:“太子哥哥,你疼不疼啊?!”

    魏化雨捧了她泪流满面的脸,唇角笑容透着淡淡的邪肆,“一点都不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那两个小人儿彼此怜惜的模样,心中越发不快,上前扯住鳐鳐的手,拖着她往殿外走。

    鳐鳐另一手死死握住魏化雨的手,一边哭,一边挣扎,奶声奶气地哭着大喊:“我不走,我不走!大坏蛋放开我!”

    可君天澜从不是容易心软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把鳐鳐抱起来,生生扯开她拽着魏化雨的小手,不顾她趴在他肩头撕心裂肺地哭嚎,就这么离开了思错殿。

    魏化雨静静望着那个粉嫩嫩的小团子,大哭着消失在他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寝殿寂静,只剩下他和花思慕。

    花思慕转向他,俊俏的面庞上,透出冷意来:“或许过去,你和她关系更好。可从今往后,她是我花思慕的未婚妻。魏化雨,若不出意外,你这一生,恐怕都会被困在这小小的思错殿内,你的人生已经止步于此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语带认真:“可鳐鳐不同。鳐鳐是大周的公主,她的人生,会是锦绣辉煌。你的身份,已经配不上她了。我与她,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几句话,他才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魏化雨慢慢坐起来,独自面对满殿狼藉,忽然发出一声低笑。

    窗外落了夜雨。

    冷风吹开了雕窗,枝形灯盏上的烛火明明灭灭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越来越恣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锦袍在夜风中摇摆翩飞。

    漆眸深邃,他周身的气势,是上位者才有的凛冽高贵。

    而锦袍上的血液,让他更像是浴血的修罗。

    乾元宫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温泉池回来,还未进寝殿,就听见里面传出哭闹和打砸声。

    那是鳐鳐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忙推门而入,只见寝殿中一片狼藉,鳐鳐赤脚站在地上,披头散发的,哭嚎得小脸通红,晶莹的眼泪,一滴滴顺着她白嫩的双腮滚落在地,叫人看了心疼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端坐在殿中唯一一张完好的大椅上,脸色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她瞬间就猜想到发生了什么,上前把鳐鳐抱到怀里,冷冷转向君天澜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起暗红凤眸,冷声:“你问问她,把这寝殿都砸了,到底是想怎么样?!”

    严厉的口吻,如同天底下无数个恨铁不成钢的父亲。

    沈妙言给鳐鳐擦去眼泪,声音淡淡:“她不过是想留在小雨点身边,又不算什么大事,值得你这样生气?再说了,鳐鳐长大了就是要嫁给小雨点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住嘴。”君天澜冷声,“镐京城世家众多,莫非还没有合适她的?为何偏要扯上魏化雨?”

    鳐鳐搂着沈妙言的脖颈,只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她坐到龙榻上,给她仔细把小脸擦干净,“鳐鳐乖,咱们将来就嫁给太子哥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鳐鳐羞羞的,含泪点了点小脑袋,声音细弱:“鳐鳐欢喜太子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母女俩说着话,压根儿把君天澜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君天澜眉尖蹙起,眼见着沈妙言哄了鳐鳐睡觉,才低声道:“魏化雨的身份,性情,都不适合鳐鳐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着合适。”沈妙言给鳐鳐盖好锦被,细细凝视小女儿的眉眼。

    小姑娘便是睡着了,眼睫上也仍旧还挂着晶莹剔透的小泪珠子,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君天澜捻着一把玉如意,“魏化雨这辈子,都不可能出思错殿,妙妙莫非要让咱们的女儿,也陪他在那里待一辈子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可置信地转向他,“你要把他关一辈子?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,琥珀色圆眼睛里流露出恨意,“你若敢把他关一辈子,我现在就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耐,“你为了个小崽子,值得同我闹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,我之所以留在这里,还不是因为你拿小雨点威胁我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忍不住抬高音量,把心中的委屈,一股脑儿地骂了出来,“我恨死你了,你只会欺负我,从不尊重我!君天澜,我恨不得你去死!”

    她与君天澜的争吵,把刚刚入睡的鳐鳐惊醒。

    小姑娘坐起来,茫然地望了望自己爹娘,“哇”地嚎哭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忙搂了她,正要细细哄她,君天澜直接把手中的那柄玉如意给砸了。

    上好的和田玉,在地面碎裂成无数瓣,折射出绿幽幽的暗光。

    男人的面色,在琉璃灯盏下,很是阴沉可怕。

    “沈嘉,把你刚刚的话,再说一遍。”他盯着沈妙言的双眼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沈妙言说完那番话,早已后怕不已,见他砸东西,越发惊恐,哪里还敢再复述一遍。

    她抱着鳐鳐,鼻尖一酸,跟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母女俩的哭声如出一辙的委屈惊惧,回荡在整座寝殿里,连外面值夜的内侍宫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君天澜头疼地捏了捏眉心,淡淡吩咐拂衣:“把公主抱到东宫。”

    拂衣低着头,福身应是,小心翼翼把大哭不止的鳐鳐抱起来,朝东宫而去。

    添香领着其他宫女,战战兢兢把寝殿重新收拾干净,才掩上门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缩在床角,一边警惕地望着君天澜,一边呜呜咽咽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到龙床边,狭长凤眸在昏惑的光线中,宛如淬过鲜血,越发猩红可怖。

    他盯着床角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哪里敢过去,哆哆嗦嗦蜷成一团,动也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听话?”男人声音冷漠。

    沈妙言抖了抖,被他声音里的冷意吓得肝胆俱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