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512章 姐姐,我要把你推上皇后的宝座(5)

时间:2018-03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阅卷官们讪讪收回视线,沉默半晌后,忽然同时嚎哭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朝着高阁拱手磕头,七嘴八舌道:“皇上,这事儿乃是微臣们鬼迷心窍,收了举子们的好处,才干出来的……并不是受人指使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等今后,恐无法再伺候您了……临死之前,却仍有忠言相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乃是祸世妖女,皇上定要处死她,大周江山方能安稳啊!”

    他们言语混乱,最后竟效仿前朝忠臣,纷纷不顾一切地撞向那坚硬的紫檀木琼林宴桌。

    仿佛死谏一般,血洒皇宫!

    徐政德望着他们,唇角渐渐噙起微不可察的浅笑。

    而连澈眸光渐冷。

    好一群“忠肝义胆”的大儒,竟然宁死都不肯供出徐政德。

    如此,线索中断,再想指证徐政德,难如登天……

    他收剑入鞘,撩袍在大椅上坐了,目光在徐政德那张不辨表情的脸上转了转,淡淡道:“这六名阅卷官,目无法纪,科场舞弊,原是死罪。既然他们已死,那便废为庶人,子孙三代,不得入朝为官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立即把那几具尸体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么这些新科进士……”徐政德望向那群瑟瑟发抖的书生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开恩科,再考一场。”连澈捻了捻指尖,笑得漫不经心,“只是这些西郡书生,竟敢贿赂考官,可见即便将来做官,也绝对称不上廉洁。着废掉进士身份,终身不得再考科举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顿时满场哭嚎。

    徐政德的指尖点了点茶盏,淡淡道:“终身不得考科举,沈侍卫长这处罚,会不会太严厉了些?”

    “皇上将此事全权交由我办,镇国公插什么嘴?”连澈冷声,“把这群书生,赶出皇宫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立即领命,把那群哭天抢地的新科进士,全部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连澈的眼底皆是戾气。

    若非顾忌着姐姐的处境,他真想把这群书生全部杀了,以报那日长街上,他们辱骂姐姐之仇。

    他用余光扫了眼高阁,清晰地看见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姑娘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姐姐,亦是他爱了多年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合该享用世上最好的一切,合该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。

    若战争能让她成为最尊贵的女人,那他就为她上战场,为她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若扳倒徐家能让她成为最尊贵的女人,那他就为她搜集徐家罪证,哪怕要背负逼迫朝堂大员的罪名,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其他世家贵女都有强大的母族撑腰,可他的姐姐却是孤身一人,无所依靠。

    既如此,那他就努力成为姐姐的依靠!

    他,要亲手把他的姐姐,推上大周皇后的宝座!

    叫她享尽荣华富贵,叫她有凤来仪,权倾天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好的一场琼林宴,死了数人,再加上春闺会试的结果作废,因此随徐政德前来吃酒的百官们只觉朝中风雨欲来,不敢多留,纷纷准备告辞回府。

    然而连澈却是不肯放他们走的。

    他抬起长靴踩在椅子上,桃花眼含着三分笑意,“本官近日里,接到暗报,说是徐贤妃……暗藏皇后袍服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在场众官纷纷一惊。

    徐政德脸上同样不好看,冷声道:“荒唐!我家娇娇虽然行事顽劣,可却是极守规矩的人,绝对不可能干出那种僭越之事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僭越,搜一搜长欢宫不就知道了?”连澈挑眉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徐政德猛地一拍桌子,“娇娇她贵为贤妃,仅凭闲杂人等捕风捉影之词,就要去搜她起居的宫闺,岂不是笑话?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一道清脆的嗓音,自不远处陡然响起:

    “本宫可不是闲杂人等。”

    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君念语身着讲究的太子服制,正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他的容貌与君天澜如出一辙,虽然五官略显稚嫩,可周身的气息,却带着上位者特有的矜贵淡漠。

    他走近了,缓声道:“本宫近日住在长欢宫,相信在场之人应当都是知道的。本宫与身边的小李子玩捉迷藏时,亲眼目睹徐贤妃在衣柜里暗藏凤袍。怎么,莫非本宫还不配做人证?”

    徐政德没料到,这人证竟然是他。

    徐湛见状,正要打手势示意手底下的人去长欢宫通风报信,连澈已然含笑开口:“徐公子也不必着急忙慌地派人去报信儿,本官手底下的侍卫,已在长欢宫里了。”

    徐家父子的脸色,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高阁内,沈妙言歪头,“虽然没能在科场舞弊案里,拉徐家下水,可私藏凤袍,应当也是大不敬之罪吧?我对大周的律法不甚了解,这僭越之罪,可会牵连家人?”

    君天澜捻着墨玉扳指,虽然面色仍旧是与平常一般的冷峻,可眼底的神情却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不回答,不由望向他,清晰察觉到他不大高兴。

    此时,长欢宫内。

    连澈手底下的禁卫军,都是打魏北时就追随他的人,自然是唯他马首是瞻,以信奉沈妙言为重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并不曾给徐思娇留任何颜面,把整座长欢宫翻得一塌糊涂,连宫女们的亵衣都给扯了一地。

    婳儿眼见着他们把徐思娇的里衣也给随手扔到地上,不禁大怒,上前就去同他们拉扯:“混账东西!谁让你们乱翻的,当心皇上知道,剁了你们的手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黑脸侍卫,抬手就把她重重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婳儿撞到冷硬的地板上,后背疼得紧,忙哭着爬起来,望向自家主子,却见她披头散发,正坐在圆桌旁发呆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她哭着,一下子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思娇单手托腮,圆眼睛里都是不解,喃喃自语:“姐姐怎么会变成那样……她怎么会想出那么恶毒的主意呢?”

    她知道彼时沈妙言还怀着胎儿,可她的姐姐,竟然把自己绣的香囊放到肺痨病人那儿,待到过了病气,再献给沈妙言用……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这种阴毒的法子,哪儿是常人能想得出来的?

    “娘娘!”婳儿见她状若痴傻,忍不住越发嚎哭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、找到了!”

    一名禁卫军大喊。

    众人望去,果然瞧见他手中拿着件极为华丽的绣金线凤袍。

    为首的禁军冷眼瞥向徐思娇:“带出去!”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往琼林宴而去。

    徐思娇被带到琼林宴上,不顾一切地扯住徐政德的衣袖,状似疯狂:“是你,是你指使我姐姐毒杀沈妙言的,是不是?!我姐姐对皇宫根本就不熟,怎么可能知道冷宫中有个肺痨病人?!”

    徐政德瞳孔骤然缩小!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地盯着徐思娇,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?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