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85章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君天澜

时间:2018-02-2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顾钦原厌烦地挥挥手:“到时再说。你去安排出行的时间和马车。”

    谢昭忙应了声“嗳”,却起身先回了自己的厢房,挑选出行时穿的衣裙和首饰了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夜凛亲自送来那罐麒麟血,恭敬道:“相爷,这麒麟血,您煎药吃了,想必这身病痛,很快就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接过,瞳孔中闪过诧异:“世间竟还有此物?不知表兄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“乃是沈小姐所献,沈小姐也希望您的身子,能尽快痊愈呢。”夜凛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皇上早料到相爷会这么问,因此命他定要这般回答,以此也好让相爷改变对小姐的印象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若能和好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儿。

    顾钦原闭了闭眼,缓声道:“她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长夜寂寂。

    沈妙言身着轻纱薄裙,赤脚走在长欢宫寂静的朱红游廊之中。

    廊外水光映照进来,整座长廊波光潋滟,宛如水晶宫也似。

    她在红漆木扶栏上坐了,随手从玉碗里洒下一把鱼食,琥珀色瞳眸弥漫着令人看不透的迷蒙光彩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君天澜定然已经把麒麟血赐给了顾钦原。

    她在麒麟血中下的是慢性药,大约过不了三个月,顾钦原就会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等到那个时候,顾钦原已死,麒麟血也没了,无论君天澜怎么查,都查不到她头上来。

    精致的唇角微微勾起,她垂眸,把玉碗里的鱼食尽数倾倒进池塘中。

    她正算计着,却有一道修长高大的阴影,从背后把她整个覆盖。

    男人抱住她的纤腰,俯首亲了亲她的脸蛋,声音低哑:“这个时辰了,怎的还在外面闲逛?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下移,却见她连鞋袜都没穿,白嫩纤细的脚腕上,仍旧系着她从前在教坊司里时,戴着的一串细金铃。

    他挑眉:“怎么不穿鞋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任由他抱着,只淡漠地注视着空旷而沉黑的池塘,“从前在教坊司时,从未穿过鞋。当时正是隆冬,尚不觉得寒冷,如今已是冬末春初,又怎会冷呢?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微翘的小手指,“怕是妙妙想要借此铭记,那短短半个月的屈辱,是由朕赋予你的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君天澜挑了挑眉头,把她打横抱起,抬步往朱廊深处的抱厦而去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很轻盈,触感绵软温暖,令他隐隐有一种错觉,仿佛就这么抱着她一辈子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这间抱厦从外面看颇有些破旧,然而进去之后,里面的装饰却简约大气,软榻、书案、书架、更衣铜镜等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这就是君天澜在长欢宫时,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不喜徐思娇,也从未临幸过她,每晚都是遣了那个擅长易容的暗卫代他前往,他自己就睡在这间抱厦里。

    这么多日,从未被人识破过。

    抱厦中点着一盏黯淡的琉璃灯,他在书案后的大椅上坐了,把沈妙言抱在怀里,淡然而熟稔地把她的衣裙褪到腰间,“麒麟血,朕已经赐给了钦原。”

    “从我国库中拿的?”沈妙言仿佛并不知道,只平静地凝视着那盏灯火。

    “也是以你的名义送的。”君天澜轻嗅过她身上自带的那股妩媚异香,嗓音低沉,“将来念念会继承大周江山,而钦原是辅佐他的最佳人选。只要钦原活着,念念的江山,就会始终稳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突然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她低头,只见男人衣冠齐整,只微微撩起袍摆。

    而自己xia身,却不著寸缕,正与他那处紧紧贴合。

    画面荒诞,令人脸红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难耐的羞耻与恨意,表情始终淡淡:“你既已考虑好了,又何必同我解释?我如今在你眼里,不过是挥之即来、招之既去的侍婢罢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凤眸中掠过不喜,“任何人都可以在朕面前妄自菲薄,而你不必。”

    说完,保持着这种姿势,开始了这一夜漫长的折磨。

    及至天光破晓,君天澜才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浑身青紫的趴在软榻上,始终睁着那双琥珀色琉璃眼。

    枕巾上的眼泪早已干涸,她试着动了下手指,却觉浑身松软疼痛,毫无气力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好歹睡了一个时辰,才终于恢复了些体力。

    地上那层纱裙早已不见,木施上倒是整齐挂着一套崭新宫装。

    她穿好衣裳,艰难地扶着朱廊回到宫中,还未来得及去见君念语,就被婳儿带着几个嬷嬷生拉硬拽地请到了徐思娇的寝殿。

    寝殿中帐幔低垂,隐隐可见里面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婳儿警告她道:“娘娘还未起来,你就在这儿守着,等她起来了,有要事跟你说的。我们就守在外面,你若敢乱来,仔细你的皮!”

    说罢,带着其他伺候的宫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顾在圆桌旁坐了,随手斟了杯茶,慢条斯理地品鉴起来。

    角落滴漏声声,过了小半个时辰,里面才传出簌簌动静。

    徐思娇千娇百媚地坐起身,含笑望了眼帐外,语带娇嗔:“皇上也太不懂得怜惜人了,昨晚愣是折腾了本宫一宿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唇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昨夜君天澜分明睡在抱厦里,又哪里来的时间,同她缠绵?

    再说了,她身为大魏皇族,尚且经不起他一夜折腾,更何况徐思娇这样的普通女子……

    若果真折腾了一宿,徐思娇怕是连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徐思娇全然没察觉到她的小心思,只娇笑道:“沈姐姐,你过来为本宫更衣,本宫有些事想与你商议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下茶盏走过去,用金钩卷起重重垂纱帐幔,目光在触及到她身上的那些青紫痕迹时,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昨夜,君天澜的确是没有出过抱厦,今儿天快亮时,才被福公公在外面催着去上朝。

    可徐思娇身上这痕迹,倒也的确是那种痕迹……

    心头忽然掠过一丝灵光。

    她眼底嘲讽更盛,好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,好好儿娶进门的女人也不愿过来疼爱,竟然遣了旁的男人过来替他疼宠!

    为了权力,迎娶根本不愿临幸的女人,这才是君天澜啊,这才是那个腹黑心狠的国师大人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