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73章 鳐鳐疼,鳐鳐好疼啊……

时间:2018-02-2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她茫然四顾,正不知所措时,偏殿传来陈嬷嬷的厉声尖喝:“新来的,还不快过来帮忙?!”

    她被那尖锐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震,下意识走过去,被陈嬷嬷一把扯到殿里,从背后重重推了她一把,“去,把褥子给我换了!”

    那褥子上洒了些水,大冷天的,定然是不能再睡人了。

    鳐鳐不悦,奶声奶气道:“你自己打湿了褥子,自己不会换吗?我又不是你的丫鬟,凭什么要伺候你?!”

    说起来,若那个男人不是大坏蛋,她认他做爹的话,她还是这皇宫的小公主呢!

    然而陈嬷嬷却气恼得紧,撸起一边儿袖管,厉声道:“怎的,我在后宫里呆了这么多年,莫非还指使不动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?!”

    说着,一把握住鳐鳐的手腕,随手抄起鸡毛掸子就要往她屁股上揍!

    鳐鳐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,登时大怒,跳起来反手朝着陈嬷嬷就是一耳光!

    陈嬷嬷被打懵了,半晌后才回过神,立即把双手的袖子都挽了起来:“我训不得旁人,莫非还训不得你这小蹄子了?!”

    说完,正要动手,却见鳐鳐手腕上挂着的金镯子。

    大约是纯金打造,看起来沉甸甸的,上面还雕刻着一枝青梅。

    浑浊老目中掠过精光,她冷笑了声,“罢了,我也不与你计较你刚刚那一巴掌。不过,你既打了本嬷嬷,总得拿出些东西作为赔礼吧?我瞧着,你腕上这金镯子就不错!”

    鳐鳐退后一步,护住那只金镯,仰着粉嫩小脸拒绝:“你这老货,从不曾好好照顾过太子哥哥,便是把你杖杀了都使得,哪里有脸问我要镯子?!”

    她的小脸上满是寒意,说完这句话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可陈嬷嬷看见了宝贝,哪里肯放她走?

    她大力把鳐鳐拉回来,不由分说地就去扒她的金镯子:“我看见的好东西,就没有抢不到手的!小贱人,你给我拿来,给我拿来!”

    鳐鳐气怒不已,毫不犹豫地抬脚踹向她!

    她力气极大,一脚踹到陈嬷嬷的心窝,直接把她踹出老远,生生砸坏了一张木桌!

    木桌上的茶具在地面砸得粉碎,极大的动静,立即把其他宫女嬷嬷给引了来。

    陈嬷嬷捂着心口和后背,“哎哟、哎哟”直叫唤,眼见着鳐鳐要跑走,也顾不得其他,忙指着她的背影大喊:“快,快把她抓回来!她手上有个金镯子!”

    其他人俱是见钱眼开之人,听闻有个金镯子,忙不迭就冲过去抓鳐鳐。

    鳐鳐惊吓不轻,她力气虽大,可到底只是个六岁的孩子,又怎会是这么多成年人的对手!

    很快,那群人把她按在地上,不顾她拼命挣扎,死命地把那只金镯子从她手腕上往下拽!

    金镯子本就卡得紧,被她们这么一拽,鳐鳐的小手立即通红大片,疼得她歇斯底里地哭嚎尖叫。

    陈嬷嬷面容扭曲地站在廊下,指着她怒骂:“不要脸的贱蹄子!这样好的金镯子,定然是她偷来的!姐妹们,咱们把金镯子抢下来,当了之后每人打一副银首饰,也算是替天行道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陈姐姐说得对,咱们可是在做好事呢!”

    那群人纷纷点头,越发用力地去拽那只金镯。

    鳐鳐哭得厉害,不停地挣扎,死命想要护住她的镯子:“这是我和太子哥哥的东西,你们不许抢,不许抢!”

    然而那群人对她的声音置若罔闻,几双眼睛盯紧了那只镯子,不顾弄伤她细嫩的手,非得生生把镯子褪下来不可!

    鳐鳐被她们按在地上,根本动弹不得,只一个劲儿地哭喊。

    混乱之中,忽有细微的骨骼碎裂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鳐鳐陡然爆发出痛苦至极的尖叫!

    “取下来了!取下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对她的尖叫毫不在意,反而欣喜若狂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嬷嬷举着金镯子,爱惜地用宽袖仔细擦拭,迎着冬日里那黯淡的阳光细看,老脸上全是欢喜:“瞧瞧,可不就是纯金的?这样重,够咱们衣食无忧半辈子了!”

    鳐鳐趴在地上,举着通红的左手,眼泪汹涌地落进雪地里,“呜呜呜,呜呜呜,鳐鳐疼,鳐鳐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只左手以诡异的姿势扭曲垂落,由通红的颜色,渐渐化为乌青。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咱们去殿里仔细瞧瞧这只镯子!”

    那群嬷嬷宫女欢喜地一哄而进偏殿,没有一个人回头来看看她。

    鳐鳐哭得哽咽,就在疼得意识逐渐涣散时,不远处隐隐传来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魏化雨抱着一堆食物回来,长靴踩过雪地,沉黑的漆眸中,盛不下其他景致,只独独倒映出雪地上那个娇小的粉团子。

    他随手把食物放到地上,解开袄子给鳐鳐裹上。

    鳐鳐在他怀里,嗅着熟悉的青竹气息,泪眼朦胧地举起骨折的左手给他看,想要哭诉委屈,却疼得说不出半个字,只知道“呜呜呜”地哭。

    魏化雨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,把她打横抱起,往正殿走去:“真傻,她们既然要,给她们就是。横竖,等我回来了,再为你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鳐鳐泪兮兮地,那是太子哥哥和她共有的宝贝,她不想要,不想要那些人弄脏……

    魏化雨踹开殿门,温柔地把她放在小榻上,轻抚过她的额头,温声道:“我去给鳐鳐叫个御医来,等他来了,鳐鳐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鳐鳐乖巧地点点头,目送他远去。

    魏化雨合上殿门,声音冰冷至极:“去绑个御医来。”

    立即有暗卫应是,飞快去办了。

    魏化雨抬手捻了捻穿在细发辫间的小金珠,勾唇一笑,抬步往偏殿而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少年推开偏殿的门,从里面漫步而出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地解开夹袄,用它擦拭去白嫩小脸上沾染的血渍,又随手把它扔掉。

    他朝着满园的荒景,温温一笑。

    温雅至极,邪肆至极。

    他掂了掂手中那雕刻着一枝青梅的金镯子,抬步,不慌不忙地往正殿而去。

    寒风灌进了偏殿。

    只见里面所有的嬷嬷和宫女,身体的骨骼皆都扭曲成诡异的姿势,脸上还保持着惊恐神情,就这么浑身是血地死在了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嗷,正月初一,大家拜年了吗?菜今天回了山里面的老家,本来想住一晚陪陪家里老人的,结果忘了带电脑,于是又连夜赶回来码字,也是醉了,哈哈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