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56章 若想爬上君天澜的龙床

时间:2018-02-2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负手立在廊中,闻言只是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徐蓉蓉冷讽:“哟,你还有脸笑?我若是你,早就一头撞死了,哪儿还有脸站在这儿!”

    “死?”沈妙言嗓音婉转。

    那略带绯红的眼尾傲然扬起,风流体态皆是娇媚无双,令徐氏姐妹胸中瞬间燃烧起浓浓的嫉妒之火。

    她宛如看不见这二人眼睛里的嫉妒,负着手上前,眉眼优雅弯起,“我也曾想过死,可若是我的死亡毫无价值,反而是在给那**佞小臣让道,那我为什么要死?”

    她大大方方地从两人中间穿过,寒风吹进廊中,把她的裙带与广袖吹得翻转飞扬,姿容绝世,宛若乘风而去的凌波仙子。

    那纤细的脖颈高高抬起,嫣红精致的唇角始终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,“我要活着,亲眼看着我仇恨的那些人,一一死在我的前头。”

    她踏风而去。

    徐家姐妹回望着她的背影,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徐蓉蓉又嫉妒又恼怒,冲上前吼道:“沈妙言,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?!连宫女都不如的玩意儿,等过几天皇上玩腻了你,定然就会把你扔回教坊司!我等着那一天!”

    沈妙言驻足,微微侧目,唇角弧度更深,“听徐小姐的语气,似是对皇上有些念想?”

    徐蓉蓉一愣,下意识地望向身后的徐思娇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了挑眉,她不过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,竟然被她说中了。

    她又笑道:“徐小姐也想进宫做妃子吗?真是好志气呢。只是不知,徐贤妃可能容得下你?”

    说罢,大笑离去。

    徐蓉蓉站在原地,清秀的脸上红白交加。

    徐思娇厌恶地盯了眼她的背影,“庶姐,皇宫中,有我一个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徐蓉蓉唯唯诺诺,不敢有半句反驳她,心中却越发恼恨沈妙言的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来到君念语的宫殿中,小家伙盘膝坐在蒲团上,正在听李斯年讲学。

    李斯年见她来了,朝她微微点头,又笑眯眯转向君念语:“太子殿下,您的娘亲来探望您了,微臣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欢喜地奔过去抱住沈妙言的腰身,“娘亲!这还是您第一次到我住的宫殿里来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摸了摸他的脑袋,陪他走到案几旁,与他一同盘膝坐了,“在读什么书?”

    “在学《资治通鉴》。”君念语翻开自己刚刚写的一篇小策论,献宝似的捧到她跟前,“娘亲,你看看儿臣这篇策论写得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认真地看过,面颊微微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她不大能看得懂呢,又哪里能评判小家伙写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于是她咳嗽了声,装作很内行的模样,赞许道:“我瞧着,念念的字儿越发有进步,比你娘亲我小时候写得好多啦!”

    “娘亲,我不是让你看字,是让你看策论的内容呢!”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沈妙言硬着头皮,又把那篇策论给读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策论好似是说分列诸侯国的,似乎说的还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于是她竖起大拇指,“念念真棒,娘亲也觉着,这天下该分立诸侯国,众星拱月共同维护皇族,如此王朝的统治才能长久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殿门外传来一声低低的嗤笑。

    两人偏头望去,君天澜身着墨底绣金蟠龙束腰锦袍,狭长的丹凤眼透着几分揶揄,“妙妙自个儿不懂,却来误导念念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本就恼恨他,被他这般轻视,越发地羞恼,冷声道:“我怎就不懂了?!既你懂,那你来说好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踏进来,在念念另一边坐了,目光落在他那篇策论上,淡淡道:“分封诸侯,短时间内的确有益于共同维护大周王朝。然而诸侯们手握实权,如军队、人口、土地、征税等,随着时间流逝,他们手中的权利逐渐膨胀,以至于威胁到天下共主的大周皇族地位,诸侯兼并,乱世将出。”

    说着,瞥了眼沈妙言,“一知半解的,也敢胡乱夸念念写得好。幸得这孩子不是在你教导下长大,否则,将来怕是要管不好这王朝。”

    “君天澜,你——”沈妙言气得七窍生烟,随手抄起砚台想往他脑门儿上砸,却因为念念还在这里,怕被他看见了不好,因此只得悻悻放下砚台,冷声道,“小雨点不也是我教着长大的,不也很优秀?我如何就教不好孩子了?!你胡说八道也该有个限度。”

    念念忙道:“快要用午膳了,娘亲、父皇,不如咱们一块儿用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耐烦与君天澜一道用午膳,淡淡道:“我是不会和他同桌的。要么我留下,要么他留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正要说话,念念毫不犹豫道:“那父皇您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凝了眼小家伙,小家伙视而不见,只顾缠着沈妙言说话。

    厨房把沈妙言昨晚挖的冬笋炖了高汤,母子俩用完午膳,沈妙言又陪他玩了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念念小时候不曾有过娘,因此比平常孩子更欢喜黏着娘亲些。

    稍有宫女对沈妙言流露出轻视目光,他便生气地直接打发那宫女去厨房做烧火丫头。

    一来一往,他宫中伺候的宫人便都知道了,这位太子殿下的娘亲,是万万不可得罪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暮色四合,已要入夜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陪念念吃完晚膳,想起那徐家父女俩的恶毒计划,心中便是一阵不舒服。

    趁着念念去沐浴的功夫,她吩咐小宫女道:“你去徐贤妃下榻的寝宫,瞧瞧那徐家的庶小姐在做什么。若是有机会,悄悄儿地把她请过来,就说我与太子殿下有事相求,事成之后,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小宫女丝毫不敢质疑沈妙言的命令,立即机敏地去办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坐在大殿中,托腮凝望殿外的清寒月色。

    徐蓉蓉是有野心的女人,听见小宫女的传话,必然以为那所谓的好处,是在皇上面前为她美言之类的。

    徐政德已经送了一个女儿进宫,不会再送她进宫的。

    她若想爬上君天澜的龙床,必然要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定会过来。

    可惜啊可惜,这个女人,注定要沦为这场权斗的牺牲者。
小说推荐